|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45.第345章 就是得罪我了
  景佳人也拿起一个茶壶,更用力惯碎在地,气势一点不比她弱:“那你要祈祷你能活到有机会报复我的那一天。”

  “你什么意思?你想杀我?”

  “杀人的事我不干,不过我会把你发配到最远的地方,只要我活着,你就别想再回景家。”景佳人笑得风姿绰约,“更谈不上见到你心爱的西少爷了。”

  景美琳捏了拳头,冲动的个性就要让她冲上去打景佳人。

  景佳人猛地伸出一只脚,踩到她的腹部:“小心点,我现在是有身孕的人,流掉了宝宝可都是你的责任。”

  景美琳狠狠一跺脚,气得要杀人:“你到底让不让我去服侍西少爷。”

  “不让。”

  “你就忍心让西少爷备受煎熬?”

  “呵,也不想想让他受煎熬的人是谁。”景佳人放下脚,“你们故意买的这种药,就是吃准了我的身体承受不起,就算他碰了我,我流产了,他还是释放不了,所以你们再接着上么?”

  景美琳矢口否认:“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催情药都这样。”

  “屁话。”

  “以前说你口口声声说不会爱上他,想要逃,结果你还是留下来,怀了他的孩子。你又说会打掉孩子,绝不会让西少爷发现,结果呢?”景美琳生气地说,“你跟我的约定都是放屁,你不帮我,我当然就自己动手了。你鄙视着我们爱着西少爷,你自己呢?一边说着冠冕堂皇的话一边霸占着西少爷,爱都不敢说出,比起我们你更可耻。”

  “谁说我爱他了?”

  “你不爱他就应该照着我们原定的计划——”景美琳嘲讽说,“让我怀上孩子,你流掉孩子,西少爷对你失望,把你赶出去。”

  景佳人冷哼:“我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是你出尔反尔,不守信用。爱了就是爱了,像我一样大方承认,何必每天在那儿作!”

  景佳人沉了口气:“再说一遍,我不爱!”

  “不爱为什么要阻止我的计划?我是对西少爷下药,又不是你!事已至此……正是最好的时机。你能到达目的,我也达到我的目的,从此以后,再不相干。”

  “因为你们的所作所为太恶心了,我不看不下去。”景佳人懒得再废话,“你若有本事爬上西少爷的床,我绝不阻拦,不过别想着借用我的手爬上去。”

  “……”

  “你让我送去下药的饼干就是得罪我了。你现在来找我,想让我参与这件事,好成为你们的共谋,又是得罪我了。”

  “……”

  “趁我发火以前,从我的视线里滚出去,否则——”景佳人拿起一个茶杯在手里垫了垫,“我再扔出去,可就是对着你的脸。”

  景美琳用食指笔着她:“很好,你有种。”

  听着门愤然关,景佳人脑袋隐隐作痛,揉着太阳穴想:

  不管景美琳做了多龌蹉的事,她方才有一点说对了——

  那就是景佳人所有的初衷都在改变,她的计划变了,思想也变了。景佳人也拿起一个茶壶,更用力惯碎在地,气势一点不比她弱:“那你要祈祷你能活到有机会报复我的那一天。”

  “你什么意思?你想杀我?”

  “杀人的事我不干,不过我会把你发配到最远的地方,只要我活着,你就别想再回景家。”景佳人笑得风姿绰约,“更谈不上见到你心爱的西少爷了。”

  景美琳捏了拳头,冲动的个性就要让她冲上去打景佳人。

  景佳人猛地伸出一只脚,踩到她的腹部:“小心点,我现在是有身孕的人,流掉了宝宝可都是你的责任。”

  景美琳狠狠一跺脚,气得要杀人:“你到底让不让我去服侍西少爷。”

  “不让。”

  “你就忍心让西少爷备受煎熬?”

  “呵,也不想想让他受煎熬的人是谁。”景佳人放下脚,“你们故意买的这种药,就是吃准了我的身体承受不起,就算他碰了我,我流产了,他还是释放不了,所以你们再接着上么?”

  景美琳矢口否认:“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催情药都这样。”

  “屁话。”

  “以前说你口口声声说不会爱上他,想要逃,结果你还是留下来,怀了他的孩子。你又说会打掉孩子,绝不会让西少爷发现,结果呢?”景美琳生气地说,“你跟我的约定都是放屁,你不帮我,我当然就自己动手了。你鄙视着我们爱着西少爷,你自己呢?一边说着冠冕堂皇的话一边霸占着西少爷,爱都不敢说出,比起我们你更可耻。”

  “谁说我爱他了?”

  “你不爱他就应该照着我们原定的计划——”景美琳嘲讽说,“让我怀上孩子,你流掉孩子,西少爷对你失望,把你赶出去。”

  景佳人冷哼:“我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是你出尔反尔,不守信用。爱了就是爱了,像我一样大方承认,何必每天在那儿作!”

  景佳人沉了口气:“再说一遍,我不爱!”

  “不爱为什么要阻止我的计划?我是对西少爷下药,又不是你!事已至此……正是最好的时机。你能到达目的,我也达到我的目的,从此以后,再不相干。”

  “因为你们的所作所为太恶心了,我不看不下去。”景佳人懒得再废话,“你若有本事爬上西少爷的床,我绝不阻拦,不过别想着借用我的手爬上去。”

  “……”

  “你让我送去下药的饼干就是得罪我了。你现在来找我,想让我参与这件事,好成为你们的共谋,又是得罪我了。”

  “……”

  “趁我发火以前,从我的视线里滚出去,否则——”景佳人拿起一个茶杯在手里垫了垫,“我再扔出去,可就是对着你的脸。”

  景美琳用食指笔着她:“很好,你有种。”

  听着门愤然关,景佳人脑袋隐隐作痛,揉着太阳穴想:

  不管景美琳做了多龌蹉的事,她方才有一点说对了——

  那就是景佳人所有的初衷都在改变,她的计划变了,思想也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