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44.第344章 西少爷的秘密
  威尔逊从保镖手里接过麻醉手枪,在岸边瞄击——

  景佳人只感觉西门龙霆身体一僵,深红的瞳孔也僵住,里面只映着她。

  他开始抱着她下沉。

  景佳人惊恐地挣扎起来,却还是被他压下了水里。

  威尔逊收起麻醉手枪,命令保镖将两人从水里救上来。

  喝了那么多湖水,景佳人大口咳嗽着,感觉胸腔都被灌满了湖水:“他怎么了?”

  “只是打了麻醉药,陷入暂时昏迷,景小姐不必担心。”

  “哪来的麻醉药?”

  威尔逊拿出麻醉手枪晃了晃,又收起:“没有及时想到还有这个,让景小姐受惊了。把少爷抬回屋里去。”

  景美琳和景美惠匆匆赶来,看到的是被麻醉放倒的西门龙霆,脸上都露出失望的神色。

  保镖给景佳人裹上毯子,扶着她回去。

  据说孕妇是不能碰冷水的,还好现在天气暖和,不是在寒冷天掉进湖里,否则宝宝一定出事。

  医生给景佳人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很虚,需要休息,倒没看出流产的迹象。

  景佳人松口气——

  若西门龙霆真这么在乎这个孩子,生下来,也许他真的会放她自由也不一定。

  可这就意味着,她还要在魔鬼身边陪伴他大半年?

  景佳人心思沉甸甸的,感觉到面前阴影一暗。

  她以为是西门龙霆醒了,立即抬起头——

  来人是景美琳。

  “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景佳人伸出手掌心看了看,“是嫌我方才那一巴掌打得不够重吗?”

  “我来是想告诉你,催情药一旦不释放,会一直淤积在体内,直到释放为止。”

  “……”

  “即便他昏迷了,他醒来的时候也一样……”景美琳提醒说,“如果一直不释放,怕时间久了他的体力耗不上。”

  “所以呢,你告诉我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景佳人等着她说下去。

  “我们何不如趁着西少爷昏迷的时候,就帮他释放了。你也不想他醒来的时候又发威吧?”

  景佳人玩味地笑起来:“你的意思,是让你去伺候西少爷,帮他释放?”

  景美琳眼中出现期待算计的光芒,但努力压制下去:“我当然愿意效劳,为了西少爷,我什么都愿意做的。”

  景佳人勾了勾手指:“我有句话跟你说,耳朵过来。”

  “什么话,你直说就是了,这里就我们2个人。”

  “是关于西少爷的秘密。”

  景美琳把头凑下去。

  景佳人冷声:“再凑过来些。”

  景美琳又凑过去了一些,澳门赌博网站:景佳人一掌过去,景美琳只觉得耳朵都在鸣叫,身体都跌到了地上。

  景佳人揉搓着手掌心:“打你们这种贱人,真是脏了我的手。”

  听她们说话都觉得恶心!

  景美琳捂着肿起来的右脸,目光愤怒,猛地就要冲过来。

  景佳人不躲也不避:“有种你下手打我一个试试看。”

  “……”

  景美琳气得抓起一个茶杯,用力粉碎在景佳人面前:“你别嚣张,总有一天,我会狠狠地报复回来!”威尔逊从保镖手里接过麻醉手枪,在岸边瞄击——

  景佳人只感觉西门龙霆身体一僵,深红的瞳孔也僵住,里面只映着她。

  他开始抱着她下沉。

  景佳人惊恐地挣扎起来,却还是被他压下了水里。

  威尔逊收起麻醉手枪,命令保镖将两人从水里救上来。

  喝了那么多湖水,景佳人大口咳嗽着,感觉胸腔都被灌满了湖水:“他怎么了?”

  “只是打了麻醉药,陷入暂时昏迷,景小姐不必担心。”

  “哪来的麻醉药?”

  威尔逊拿出麻醉手枪晃了晃,又收起:“没有及时想到还有这个,让景小姐受惊了。把少爷抬回屋里去。”

  景美琳和景美惠匆匆赶来,看到的是被麻醉放倒的西门龙霆,脸上都露出失望的神色。

  保镖给景佳人裹上毯子,扶着她回去。

  据说孕妇是不能碰冷水的,还好现在天气暖和,不是在寒冷天掉进湖里,否则宝宝一定出事。

  医生给景佳人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很虚,需要休息,倒没看出流产的迹象。

  景佳人松口气——

  若西门龙霆真这么在乎这个孩子,生下来,也许他真的会放她自由也不一定。

  可这就意味着,她还要在魔鬼身边陪伴他大半年?

  景佳人心思沉甸甸的,感觉到面前阴影一暗。

  她以为是西门龙霆醒了,立即抬起头——

  来人是景美琳。

  “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景佳人伸出手掌心看了看,“是嫌我方才那一巴掌打得不够重吗?”

  “我来是想告诉你,催情药一旦不释放,会一直淤积在体内,直到释放为止。”

  “……”

  “即便他昏迷了,他醒来的时候也一样……”景美琳提醒说,“如果一直不释放,怕时间久了他的体力耗不上。”

  “所以呢,你告诉我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景佳人等着她说下去。

  “我们何不如趁着西少爷昏迷的时候,就帮他释放了。你也不想他醒来的时候又发威吧?”

  景佳人玩味地笑起来:“你的意思,是让你去伺候西少爷,帮他释放?”

  景美琳眼中出现期待算计的光芒,但努力压制下去:“我当然愿意效劳,为了西少爷,我什么都愿意做的。”

  景佳人勾了勾手指:“我有句话跟你说,耳朵过来。”

  “什么话,你直说就是了,这里就我们2个人。”

  “是关于西少爷的秘密。”

  景美琳把头凑下去。

  景佳人冷声:“再凑过来些。”

  景美琳又凑过去了一些,景佳人一掌过去,景美琳只觉得耳朵都在鸣叫,身体都跌到了地上。

  景佳人揉搓着手掌心:“打你们这种贱人,真是脏了我的手。”

  听她们说话都觉得恶心!

  景美琳捂着肿起来的右脸,目光愤怒,猛地就要冲过来。

  景佳人不躲也不避:“有种你下手打我一个试试看。”

  “……”

  景美琳气得抓起一个茶杯,用力粉碎在景佳人面前:“你别嚣张,总有一天,我会狠狠地报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