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40.第340章 录下来了吗
  景佳人听佣人说景美琳在会客厅,带着几个佣人过来。

  景美惠扬了扬眉,低声说:“姐,她来了,看来饼干是吃掉了。”

  景美琳努力吐了口气,内心激动难耐。

  “药是你放的?”景佳人开门见山。

  景美琳早就想好了死不承认!反正饼干里查不出证据!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药?”

  “饼干里的催情药!”她冷冷地叫了几个佣人过来,“抓住她。”

  几个佣人钳制住景美琳的手脚,她挣扎地大叫:“景佳人,你想做什么?”

  景佳人手里多出一个瓶子,揭开盖子:“这一瓶是浓度最高的硫酸。”

  她拿出滴管:“只要一滴,你的脸就毁了。”

  “你敢对我乱来我不放过你!”

  “哦?那我们要不要试试看呢?”景佳人冷冷一笑,“我上次已经给过你很明确的教训,可惜你记性不好啊。一次次打我孩子的主意,想要害我。我今天饶了你我还是景佳人么?”

  她眼里的冷漠像一把利剑。

  景美琳全身颤抖起来。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实话,澳门赌博网站:”景佳人吸了一滴硫酸,试管放到她脸前,“1,2,3——”

  “是我,是我做的。”景美琳全身颤抖起来,“你不要毁我的脸!”

  “为什么在饼干里下药!”

  “我想要接近西少爷,想要他的孩子……”景美琳脸色苍白地说,“他一眼都不肯看我,除了给他下药,没别的办法!”

  吧嗒,一滴硫酸落到景美琳的脸上。

  她“啊”地大声尖叫起来,脸蛋却并没有被腐蚀的痛感。

  景佳人把整瓶硫酸都泼过去……

  景美琳这才发现,这不过是普通的糖水。她上当了!

  景佳人冷冷地看着其中一个佣人:“录下来了吗?”

  佣人拿出录音笔:“录下来了。”

  景佳人拿在手里,手起掌落,凌厉的一巴掌扫到景美琳的脸上,只感觉手掌都传来一阵震痛。

  景美琳脸被打偏,眼中出现羞辱和愤怒的光火。该死,她不但被景佳人耍了,还被打了耳光。从小到大,就连景华天都没有打过她耳光!

  景佳人甩了甩手:“你给他下避孕药,还想陷害我,让他以为饼干是我做的,药是我下的。”

  “……”

  “你既想趁机得到他,又想让他迁怒与我,搞不好他忍不住跟我发生关系,流掉孩子……这件事乍一看,怎么都是你们得利,一箭三雕啊。”景佳人扬了扬手里的录音笔,“可是你们是猪脑子呢?我景佳人也是你们好唬弄的?”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给景美琳和景美惠都来了个措手不及。

  景美惠眼眸转了一下,赔笑说:“我大姐性格冲动,做事不用脑子,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你就原谅她吧。”

  景佳人调转炮火:“我还没说你呢,这件事你也有份。”

  “你别血口喷人,我真的不知情。”

  “上次你有参与,是共谋。”景佳人在沙发上坐下,“这一次肯定也落不下你。”景佳人听佣人说景美琳在会客厅,带着几个佣人过来。

  景美惠扬了扬眉,低声说:“姐,她来了,看来饼干是吃掉了。”

  景美琳努力吐了口气,内心激动难耐。

  “药是你放的?”景佳人开门见山。

  景美琳早就想好了死不承认!反正饼干里查不出证据!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药?”

  “饼干里的催情药!”她冷冷地叫了几个佣人过来,“抓住她。”

  几个佣人钳制住景美琳的手脚,她挣扎地大叫:“景佳人,你想做什么?”

  景佳人手里多出一个瓶子,揭开盖子:“这一瓶是浓度最高的硫酸。”

  她拿出滴管:“只要一滴,你的脸就毁了。”

  “你敢对我乱来我不放过你!”

  “哦?那我们要不要试试看呢?”景佳人冷冷一笑,“我上次已经给过你很明确的教训,可惜你记性不好啊。一次次打我孩子的主意,想要害我。我今天饶了你我还是景佳人么?”

  她眼里的冷漠像一把利剑。

  景美琳全身颤抖起来。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实话,”景佳人吸了一滴硫酸,试管放到她脸前,“1,2,3——”

  “是我,是我做的。”景美琳全身颤抖起来,“你不要毁我的脸!”

  “为什么在饼干里下药!”

  “我想要接近西少爷,想要他的孩子……”景美琳脸色苍白地说,“他一眼都不肯看我,除了给他下药,没别的办法!”

  吧嗒,一滴硫酸落到景美琳的脸上。

  她“啊”地大声尖叫起来,脸蛋却并没有被腐蚀的痛感。

  景佳人把整瓶硫酸都泼过去……

  景美琳这才发现,这不过是普通的糖水。她上当了!

  景佳人冷冷地看着其中一个佣人:“录下来了吗?”

  佣人拿出录音笔:“录下来了。”

  景佳人拿在手里,手起掌落,凌厉的一巴掌扫到景美琳的脸上,只感觉手掌都传来一阵震痛。

  景美琳脸被打偏,眼中出现羞辱和愤怒的光火。该死,她不但被景佳人耍了,还被打了耳光。从小到大,就连景华天都没有打过她耳光!

  景佳人甩了甩手:“你给他下避孕药,还想陷害我,让他以为饼干是我做的,药是我下的。”

  “……”

  “你既想趁机得到他,又想让他迁怒与我,搞不好他忍不住跟我发生关系,流掉孩子……这件事乍一看,怎么都是你们得利,一箭三雕啊。”景佳人扬了扬手里的录音笔,“可是你们是猪脑子呢?我景佳人也是你们好唬弄的?”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给景美琳和景美惠都来了个措手不及。

  景美惠眼眸转了一下,赔笑说:“我大姐性格冲动,做事不用脑子,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你就原谅她吧。”

  景佳人调转炮火:“我还没说你呢,这件事你也有份。”

  “你别血口喷人,我真的不知情。”

  “上次你有参与,是共谋。”景佳人在沙发上坐下,“这一次肯定也落不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