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38.第338章 对我这么好
  西门龙霆吃就吃吧,在她耳边吃,咬饼干咔嚓咔嚓的声音。

  景佳人还得不时阻止飘过来的饼干屑。

  “你就不能把我放开?”

  “不能。”

  景佳人拿起一块饼干,想要试试味道,下次自己要做出比这个更好吃的味道。

  谁知道还没放进嘴里,就缺了一边。

  景佳人瞪住他:“你做什么?”

  西门龙霆咬住剩下半边,她只好松了手,看着他吃下去:“这是你专程为我做的。”

  “所以呢?”景佳人扬眉,“连我也不许吃么。”

  “不许。”

  “自私自利,心胸狭窄!”

  西门龙霆不理她,楞是一块没准她吃,一个人很快就把一大盘的曲奇饼消灭了。

  景佳人嘲讽说:“牛的胃口,吃这么多饼干不渴么?”

  “你关心我渴么?”他眼里又是闪亮的笑意。

  “我帮你去倒杯水。”景佳人作势从他怀里起来,这次他没有抱着她不放。

  景佳人给他倒水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脱离他的怀抱。可是在西门龙霆看来——

  她今天很不对劲。

  怕他饿了,给他做饼干;又怕他渴了,给他倒水喝。

  景佳人拍拍身上的碎屑,倒了凉水过来递给他。

  西门龙霆一口饮下:“好喝。”

  “……”

  “我喝过最甘甜的水。”

  “就是普通的白开水,有那么甜?”

  “你倒的都甜,”顿了顿他又说,“我吃过最好吃的饼干。”

  景佳人心里有些不畅快问:“上次的好吃,还是这次?”

  “这次更有水平。”

  “……”景佳人,“你继续工作吧,我不打扰你了。”

  才走了几步,西门龙霆就起身,从她身后拥住她,很温柔的怀抱:“怎么突然不高兴了?”

  “没有不高兴,既然你吃饱了,也喝足了,我也该走了。”

  “你专程过来给我送饼干么。”他滚烫的气息抚在她的耳后根,“没有别的事?”

  “不是专程,顺便。”景佳人说,“心血来潮做的,丢了也是浪费,就给你吃了。”

  “口是心非。”他问,“没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

  “没有。”

  “那倒很稀奇,你难得会主动讨好我。”他的声音从未有过的低沉,像琴音在撩拨,“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给你做饼干,就是对你好吗?”

  “为我做的任何事,只要是你心甘情愿,主动而为,”西门龙霆满足地说,“都是对我好。”

  可惜,这次也不是她心甘情愿,主动而为。

  “我只希望,这次不是你那脑袋瓜又在打什么坏主意。”西门龙霆目光灼灼。

  “我能打什么坏主意!?”

  “通常你行动反常,就是在做坏事……”西门龙霆说着话,嗓音立即变得极其的低哑,魅惑,撩拨。

  一股滚烫的火焰在他的身躯里燃烧。

  他每喷出的气息都变得滚烫,撩人……

  这是饼干里的催情药开始发挥作用了。

  西门龙霆俊眉皱起,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异常:“热。”

  “……”

  焦躁的热气是从血管里喷发而出的。西门龙霆吃就吃吧,在她耳边吃,咬饼干咔嚓咔嚓的声音。

  景佳人还得不时阻止飘过来的饼干屑。

  “你就不能把我放开?”

  “不能。”

  景佳人拿起一块饼干,想要试试味道,下次自己要做出比这个更好吃的味道。

  谁知道还没放进嘴里,就缺了一边。

  景佳人瞪住他:“你做什么?”

  西门龙霆咬住剩下半边,她只好松了手,看着他吃下去:“这是你专程为我做的。”

  “所以呢?”景佳人扬眉,“连我也不许吃么。”

  “不许。”

  “自私自利,心胸狭窄!”

  西门龙霆不理她,楞是一块没准她吃,一个人很快就把一大盘的曲奇饼消灭了。

  景佳人嘲讽说:“牛的胃口,吃这么多饼干不渴么?”

  “你关心我渴么?”他眼里又是闪亮的笑意。

  “我帮你去倒杯水。”景佳人作势从他怀里起来,这次他没有抱着她不放。

  景佳人给他倒水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脱离他的怀抱。可是在西门龙霆看来——

  她今天很不对劲。

  怕他饿了,给他做饼干;又怕他渴了,给他倒水喝。

  景佳人拍拍身上的碎屑,倒了凉水过来递给他。

  西门龙霆一口饮下:“好喝。”

  “……”

  “我喝过最甘甜的水。”

  “就是普通的白开水,有那么甜?”

  “你倒的都甜,”顿了顿他又说,“我吃过最好吃的饼干。”

  景佳人心里有些不畅快问:“上次的好吃,还是这次?”

  “这次更有水平。”

  “……”景佳人,“你继续工作吧,我不打扰你了。”

  才走了几步,西门龙霆就起身,从她身后拥住她,很温柔的怀抱:“怎么突然不高兴了?”

  “没有不高兴,既然你吃饱了,也喝足了,我也该走了。”

  “你专程过来给我送饼干么。”他滚烫的气息抚在她的耳后根,“没有别的事?”

  “不是专程,顺便。”景佳人说,“心血来潮做的,丢了也是浪费,就给你吃了。”

  “口是心非。”他问,“没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

  “没有。”

  “那倒很稀奇,你难得会主动讨好我。”他的声音从未有过的低沉,澳门赌博网站:像琴音在撩拨,“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给你做饼干,就是对你好吗?”

  “为我做的任何事,只要是你心甘情愿,主动而为,”西门龙霆满足地说,“都是对我好。”

  可惜,这次也不是她心甘情愿,主动而为。

  “我只希望,这次不是你那脑袋瓜又在打什么坏主意。”西门龙霆目光灼灼。

  “我能打什么坏主意!?”

  “通常你行动反常,就是在做坏事……”西门龙霆说着话,嗓音立即变得极其的低哑,魅惑,撩拨。

  一股滚烫的火焰在他的身躯里燃烧。

  他每喷出的气息都变得滚烫,撩人……

  这是饼干里的催情药开始发挥作用了。

  西门龙霆俊眉皱起,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异常:“热。”

  “……”

  焦躁的热气是从血管里喷发而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