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34.第334章 你又做噩梦了
  她被越来越紧的藤蔓箍得透不过气,那藤蔓似乎钻进了她的胸口,生出倒刺,她痛得无法呼吸。

  拿着短刀的身影慢慢浮现,是尚彦轩。

  他冷漠异常,手上握着的刀尖还在滴血……

  【佳人,跟我走。】

  【你是我的。】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地抓住她的手腕,西门龙霆鲜血淌得梀人。

  尚彦轩点起一把大火,扔过去,西门龙霆全身都燃起烈火,仿佛是在地狱之火中焚烧的恶魔。

  他的身体一点点被烈火吞噬干净,灰飞烟灭,火焰却突然爆炸成一张尖牙僚唇的魔鬼之口!

  “不要……”

  景佳人猛地睁开眼,清醒过来,迎面对上西门龙霆的红色瞳孔。

  想起那个梦,她用力惊喘,胸口被藤蔓刺穿的感觉,现在还清晰感受,心脏一阵紧过一阵地撕扯着。

  宽大的掌心帮她拭了拭汗水:“你又做噩梦了。”

  “……”

  “这次,梦里有我么?”

  他淡漠俯身,啜去她眼角溢出的一滴泪水。

  “泪水是为谁流的?”

  景佳人一怔,这才发现自己流泪了。可是眼泪到底是为什么而流,她也不知道,只觉得心口还在震痛。

  这个梦还真是诡异,按道理,应该是西门龙霆杀死尚彦轩。

  他这么强大,有谁伤得了他啊!

  西门龙霆紧盯着她:“别告诉我,梦的内容你又忘了。”

  “忘了。”景佳人沙哑着嗓音,“梦就是这样,醒来就一点也不记得了。”

  西门龙霆真想钻进她的脑子里,看看她每次的噩梦都是什么,会令她这么害怕。而这一次,竟会让她怕到流泪!

  景佳人用力吸了口气:“头发剪好了?”

  西门龙霆颔首,帮她摘掉围兜。

  镜子里的她还是那样子,一丝一毫都没有变,单从肉眼上看,根本看不出改变。

  地上只有一些非常短的头发碎屑。

  景佳人无语了片刻:“你该不会是尽挑着分叉的头发剪的吧?”

  “好的部分你也想剪掉?”

  “你何必这么较真,头发而已,剪了也会再长的!”

  他在她头发上亲了一口:“头发也是你身体的一部分。”

  威尔逊拿来单反机:“少爷,相机拿来了。”

  “怎么,要拍照么?”景佳人问。

  “换了个新发型,拍照留念。”

  “我这发型根本一点都没变好么!”

  “不想跟我拍照?”西门龙霆捏了捏她的鼻子。

  “没有,想跟我拍照你可以直说,不必找借口。”景佳人故意嘲笑他。

  西门龙霆深深看着她,大方承认:“我想跟你拍照。”

  “……”景佳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是不喜欢拍照的么?竟会主动想要跟她拍照。

  不知道为什么,一回想起方才的梦,就觉得眼前的魔鬼也不是她想的那么强大,他也是人,血肉之躯,也会生老病死。

  他比她初相识那个时候,好像是瘦了不少。

  她从来没有留心过他,又怎么会注意这些呢?

  “盯着我做什么?”西门龙霆拿起她的下颌,“第一天认识我么?”她被越来越紧的藤蔓箍得透不过气,那藤蔓似乎钻进了她的胸口,生出倒刺,她痛得无法呼吸。

  拿着短刀的身影慢慢浮现,是尚彦轩。

  他冷漠异常,手上握着的刀尖还在滴血……

  【佳人,跟我走。】

  【你是我的。】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地抓住她的手腕,西门龙霆鲜血淌得梀人。

  尚彦轩点起一把大火,扔过去,西门龙霆全身都燃起烈火,仿佛是在地狱之火中焚烧的恶魔。

  他的身体一点点被烈火吞噬干净,灰飞烟灭,火焰却突然爆炸成一张尖牙僚唇的魔鬼之口!

  “不要……”

  景佳人猛地睁开眼,清醒过来,迎面对上西门龙霆的红色瞳孔。

  想起那个梦,她用力惊喘,胸口被藤蔓刺穿的感觉,现在还清晰感受,心脏一阵紧过一阵地撕扯着。

  宽大的掌心帮她拭了拭汗水:“你又做噩梦了。”

  “……”

  “这次,梦里有我么?”

  他淡漠俯身,啜去她眼角溢出的一滴泪水。

  “泪水是为谁流的?”

  景佳人一怔,这才发现自己流泪了。可是眼泪到底是为什么而流,她也不知道,只觉得心口还在震痛。

  这个梦还真是诡异,按道理,应该是西门龙霆杀死尚彦轩。

  他这么强大,有谁伤得了他啊!

  西门龙霆紧盯着她:“别告诉我,梦的内容你又忘了。”

  “忘了。”景佳人沙哑着嗓音,“梦就是这样,醒来就一点也不记得了。”

  西门龙霆真想钻进她的脑子里,看看她每次的噩梦都是什么,会令她这么害怕。而这一次,竟会让她怕到流泪!

  景佳人用力吸了口气:“头发剪好了?”

  西门龙霆颔首,帮她摘掉围兜。

  镜子里的她还是那样子,一丝一毫都没有变,单从肉眼上看,根本看不出改变。

  地上只有一些非常短的头发碎屑。

  景佳人无语了片刻:“你该不会是尽挑着分叉的头发剪的吧?”

  “好的部分你也想剪掉?”

  “你何必这么较真,澳门赌博网站:头发而已,剪了也会再长的!”

  他在她头发上亲了一口:“头发也是你身体的一部分。”

  威尔逊拿来单反机:“少爷,相机拿来了。”

  “怎么,要拍照么?”景佳人问。

  “换了个新发型,拍照留念。”

  “我这发型根本一点都没变好么!”

  “不想跟我拍照?”西门龙霆捏了捏她的鼻子。

  “没有,想跟我拍照你可以直说,不必找借口。”景佳人故意嘲笑他。

  西门龙霆深深看着她,大方承认:“我想跟你拍照。”

  “……”景佳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是不喜欢拍照的么?竟会主动想要跟她拍照。

  不知道为什么,一回想起方才的梦,就觉得眼前的魔鬼也不是她想的那么强大,他也是人,血肉之躯,也会生老病死。

  他比她初相识那个时候,好像是瘦了不少。

  她从来没有留心过他,又怎么会注意这些呢?

  “盯着我做什么?”西门龙霆拿起她的下颌,“第一天认识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