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33.第333章 我知道你在哪
  等从这个吻里摆脱,已经又回到禁锢的庄园。景佳人气馁,跟着魔鬼就要永远被他囚禁!

  下车的时候,西门龙霆将她换下来的衣物鞋子全捡起装进袋子里,令人扔去。

  到庄园里,景佳人做了个尿检,看有没有瞒着他偷吃堕胎药……

  所以,检查她的身体,才是他急着回庄园的最大原因么?

  检验的结果当然是没有。

  西门龙霆放下心,让佣人煲了安胎的汤水让她喝下,抚摸着她的发丝说:“这么好的头发,我舍不得减少。”

  “都说了只是剪发尾!”

  “你若真想剪,庄园里有造型师。”

  “算了!”现在完全没那个心情。

  “或者,我帮你。”

  “你——会?”

  他挑了挑唇,“一切都要从不会开始么。”

  “景小姐,你父亲从医院打来的电话。”佣人拿着听筒过来报备。

  景佳人皱眉,刚刚才从医院回来的——看了西门龙霆一眼,他正在准备剪刀梳子等工具,拿起听筒走到露台上去。

  “喂。”

  “佳人,我知道你在哪。”低沉的嗓音差点让她惊得丢掉电话。

  他知道了?是爸爸告诉他的?

  是啊,她又丢下他离开了,他清醒过来以后,怎么会事罢干休。

  “我会去找你。”尚彦轩淡声说,“等我。”

  “你别乱来!他的势力你不是不知道,你何必白白送死!”景佳人着急地抓紧电话,“算我求你了。”

  那边沉默了一会:“我想你。”

  “等形式明朗,等我想到好的逃跑方案,我们再里应外合。”

  “我等不及了。”他说,“你等我,我会策划好一切,这次不再冲动,不连累景家人。”

  “不行,我……”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景佳人忙沉了嗓音:“那你好好照顾妈妈,有什么事再打电话给我,再见爸爸。”

  景佳人摁下挂断键,回过神的瞬间,看到西门龙霆笼罩在她身上的阴影。

  景佳人觉得他真是无处不在的幽灵!

  西门龙霆随意地捋了下她的头发:“工具都准备好了,剪么?”

  所有洗剪吹的用具都准备好了。

  帮她洗头发,吹头发是发型师的工作,西门龙霆拿着把剪刀,负责帮她修剪发尾。

  景佳人发现他真是极为小心,一点点,一点点地剪,半天了才落一点点地碎发下来。

  镜子里,他英俊的面容专注,理发师在一旁指点,他竟也虚心受教……

  从来没见过他这么认真做事的样子,就算他工作也没有这样小心翼翼过。

  景佳人看着看着,生出困意,迷糊中的梦境跟现实重叠。

  西门龙霆在梦里也在帮她剪头发。

  从身后走出来另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手持短刀,锋利的刃从背后刺穿了西门龙霆的心脏。

  汹涌的鲜血从他胸口滴淌下来!

  他面色苍白,单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极力地追寻着她飞舞的长发……

  【佳人。】

  【佳人,你永生永世都是我的……】

  鲜血滴在地上变成诡异的鲜花。藤蔓缠住她的身体。等从这个吻里摆脱,已经又回到禁锢的庄园。景佳人气馁,跟着魔鬼就要永远被他囚禁!

  下车的时候,西门龙霆将她换下来的衣物鞋子全捡起装进袋子里,令人扔去。

  到庄园里,景佳人做了个尿检,看有没有瞒着他偷吃堕胎药……

  所以,检查她的身体,才是他急着回庄园的最大原因么?

  检验的结果当然是没有。

  西门龙霆放下心,让佣人煲了安胎的汤水让她喝下,抚摸着她的发丝说:“这么好的头发,我舍不得减少。”

  “都说了只是剪发尾!”

  “你若真想剪,庄园里有造型师。”

  “算了!”现在完全没那个心情。

  “或者,我帮你。”

  “你——会?”

  他挑了挑唇,“一切都要从不会开始么。”

  “景小姐,你父亲从医院打来的电话。”佣人拿着听筒过来报备。

  景佳人皱眉,刚刚才从医院回来的——看了西门龙霆一眼,他正在准备剪刀梳子等工具,拿起听筒走到露台上去。

  “喂。”

  “佳人,我知道你在哪。”低沉的嗓音差点让她惊得丢掉电话。

  他知道了?是爸爸告诉他的?

  是啊,她又丢下他离开了,他清醒过来以后,怎么会事罢干休。

  “我会去找你。”尚彦轩淡声说,“等我。”

  “你别乱来!他的势力你不是不知道,你何必白白送死!”景佳人着急地抓紧电话,“算我求你了。”

  那边沉默了一会:“我想你。”

  “等形式明朗,等我想到好的逃跑方案,我们再里应外合。”

  “我等不及了。”他说,“你等我,我会策划好一切,这次不再冲动,不连累景家人。”

  “不行,我……”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景佳人忙沉了嗓音:“那你好好照顾妈妈,有什么事再打电话给我,再见爸爸。”

  景佳人摁下挂断键,回过神的瞬间,看到西门龙霆笼罩在她身上的阴影。

  景佳人觉得他真是无处不在的幽灵!

  西门龙霆随意地捋了下她的头发:“工具都准备好了,剪么?”

  所有洗剪吹的用具都准备好了。

  帮她洗头发,吹头发是发型师的工作,西门龙霆拿着把剪刀,负责帮她修剪发尾。

  景佳人发现他真是极为小心,一点点,一点点地剪,半天了才落一点点地碎发下来。

  镜子里,他英俊的面容专注,理发师在一旁指点,他竟也虚心受教……

  从来没见过他这么认真做事的样子,就算他工作也没有这样小心翼翼过。

  景佳人看着看着,生出困意,迷糊中的梦境跟现实重叠。

  西门龙霆在梦里也在帮她剪头发。

  从身后走出来另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手持短刀,锋利的刃从背后刺穿了西门龙霆的心脏。

  汹涌的鲜血从他胸口滴淌下来!

  他面色苍白,单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极力地追寻着她飞舞的长发……

  【佳人。】

  【佳人,你永生永世都是我的……】

  鲜血滴在地上变成诡异的鲜花。藤蔓缠住她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