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32.第332章 不是要哄我么
  房车里的气氛瞬时就冰冷到了极点,景佳人觉得空气都刺肌肤……

  房车经过繁华市区,她提醒他停下,他却冷冷的仿佛没有听见。

  “我要下车。”她重申。

  西门龙霆拿着一份财金报纸在看,不理会。

  过了一会,眼见着房车就要开进郊区——

  景佳人一把抽走他的报纸:“你答应过我让我玩一整天,怎么又出尔反尔?”

  “我高兴。”他冷冷地扫了她一眼。

  “你真是神经,喜怒无常!”

  大掌充满怒气地钳住她的下颌,他阴冷说:“你让我高兴我便高兴,你让我不高兴,我便不高兴了。”

  他的喜怒不是一直在她手上么?

  “我想我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景佳人嗤笑一声,“那我现在想让你高兴,你高不高兴?”

  “哄我。”

  “……一个大男人,还要女人哄,你好意思吗?”

  西门龙霆又拿起报纸,一脸威严地看报。

  景佳人咬咬唇,车已经开进郊区了,再不倒回去,恐怕回到庄园恶魔就没那么好说话。

  她放软了声音:“刚刚是我说错话了,好不好?”

  西门龙霆扬起一边眉头:“说说看你哪里错了。”

  “我不该让你去找别的女人。”景佳人心里在鄙夷,明明私生活放荡,以前那么喜欢****处~女,现在装什么纯洁。

  不过,说实话自从她在他身边,倒真没见他玩过别的女人。景家三姐妹固然讨厌,但也是稚嫩的美女,放做一般的男人见她们投怀送抱,早笑纳了。

  是西门龙霆眼界太高,看不上?

  “你呢,”西门龙霆终于放下报纸,擒住她的下颌,“还敢找别的男人?”

  “我都说过了,我只有你一个男人,跟任何男人都没关系,不是做过精子抗原检测吗!”

  “带套或不射~精,无法检测。”

  景佳人一愣,愤怒地盯着他,该死的男人!

  别过脸去看着车窗外,不说话了。

  西门龙霆阴郁的嗓音响在身后:“不是要哄我么?”

  景佳人将他搭在肩上的手抚开:“别碰我。”

  “生气了?”

  “你上辈子一定是曹操,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百!”她攥了拳,“我每天被你看得那么紧,有没有别的男人,你会不清楚?”

  “还跟曹操一样随叫随到。”他戏谑地说,“你每天被我看得这么紧,都能吃避孕药。”

  “我再说一次,我就你一个男人,我发誓,如果我有被别的男人碰过,我永世不得超生。你信吗?”

  “信你一次。”

  西门龙霆板起她的肩膀,让她看着他,炙热地盯着她的眼睛。

  “你不超生,我去哪里找你?”

  “……”

  “下辈子,你是我的,永生永世都是我的。”

  说完,又热切地吻住她。这个吻里带着一抹压抑的狂喜——

  唔,这个该死的混蛋纠缠了她这辈子不算,还有她下辈子,下下辈子?

  她瞪着眼,用力地拿拳头打他的肩膀,想要推开他。

  可是他的吻紧紧地吸附住她,怎么也不肯松开……房车里的气氛瞬时就冰冷到了极点,景佳人觉得空气都刺肌肤……

  房车经过繁华市区,她提醒他停下,他却冷冷的仿佛没有听见。

  “我要下车。”她重申。

  西门龙霆拿着一份财金报纸在看,不理会。

  过了一会,眼见着房车就要开进郊区——

  景佳人一把抽走他的报纸:“你答应过我让我玩一整天,怎么又出尔反尔?”

  “我高兴。”他冷冷地扫了她一眼。

  “你真是神经,喜怒无常!”

  大掌充满怒气地钳住她的下颌,他阴冷说:“你让我高兴我便高兴,你让我不高兴,我便不高兴了。”

  他的喜怒不是一直在她手上么?

  “我想我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景佳人嗤笑一声,“那我现在想让你高兴,你高不高兴?”

  “哄我。”

  “……一个大男人,还要女人哄,你好意思吗?”

  西门龙霆又拿起报纸,一脸威严地看报。

  景佳人咬咬唇,车已经开进郊区了,再不倒回去,恐怕回到庄园恶魔就没那么好说话。

  她放软了声音:“刚刚是我说错话了,好不好?”

  西门龙霆扬起一边眉头:“说说看你哪里错了。”

  “我不该让你去找别的女人。”景佳人心里在鄙夷,明明私生活放荡,以前那么喜欢****处~女,现在装什么纯洁。

  不过,说实话自从她在他身边,倒真没见他玩过别的女人。景家三姐妹固然讨厌,但也是稚嫩的美女,放做一般的男人见她们投怀送抱,早笑纳了。

  是西门龙霆眼界太高,看不上?

  “你呢,”西门龙霆终于放下报纸,擒住她的下颌,“还敢找别的男人?”

  “我都说过了,我只有你一个男人,跟任何男人都没关系,不是做过精子抗原检测吗!”

  “带套或不射~精,无法检测。”

  景佳人一愣,愤怒地盯着他,该死的男人!

  别过脸去看着车窗外,不说话了。

  西门龙霆阴郁的嗓音响在身后:“不是要哄我么?”

  景佳人将他搭在肩上的手抚开:“别碰我。”

  “生气了?”

  “你上辈子一定是曹操,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百!”她攥了拳,“我每天被你看得那么紧,有没有别的男人,你会不清楚?”

  “还跟曹操一样随叫随到。”他戏谑地说,“你每天被我看得这么紧,都能吃避孕药。”

  “我再说一次,我就你一个男人,我发誓,如果我有被别的男人碰过,我永世不得超生。你信吗?”

  “信你一次。”

  西门龙霆板起她的肩膀,让她看着他,炙热地盯着她的眼睛。

  “你不超生,我去哪里找你?”

  “……”

  “下辈子,你是我的,永生永世都是我的。”

  说完,又热切地吻住她。这个吻里带着一抹压抑的狂喜——

  唔,这个该死的混蛋纠缠了她这辈子不算,还有她下辈子,下下辈子?

  她瞪着眼,用力地拿拳头打他的肩膀,想要推开他。

  可是他的吻紧紧地吸附住她,怎么也不肯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