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30.第330章 少爷专程买的
  正好这时景爸爸带着几个护士过来,将倒在地上的尚彦轩扶起。

  景佳人镇定自若地经过他们,朝前走去,走了几步回头见西门龙霆一脸深思地站在那里:“还愣着做什么,不走吗?”

  该死,他不会察觉到什么了吧?

  魔鬼生性多疑……

  西门龙霆大步走来,自然地挽住她的腰:“不是说要玩半天么,现在才几个时辰。”

  这绝对是试探!

  “我妈今天的状态不适合我来探病,反正也看过了,难得出来不如去街上逛逛,”景佳人微笑,“正好我饿了。”

  西门龙霆问:“想去哪里逛?”

  景佳人抚摸着自己的头发说:“好久没修剪头发了,刘海都长长了。”

  恶魔舍不得地捻起他的头发,下巴靠过去一嗅:“长长好。”

  “遮住眼睛。”

  “那就蓄长了,挽起来。”

  “你不会是不想我进理发店吧?”

  “不想你剪头发。”

  景佳人笑了:“你喜欢长发的?别担心,我不会剪短,只是女人都要定期修剪发尾,以免营养不到,头发枯萎分叉。”

  顿了顿,她又问:“你喜欢什么色。”

  他看着她:“黑。”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一直没问过这个问题。

  他的眼神变得深邃了:“你回去好好照照镜子。”

  “我总不会任何一个地方,都那么刚好符合你的口味吧?”

  “你是什么样子,我都刚好喜欢。”

  “……”

  到了楼下,一辆白色的敞篷车没有停放在停车场,而是大喇喇地停在公共场合。

  车上放满了紫色的风信子,在微风中摇摆,引起一堆人的围观。

  “你新买的车?”景佳人看到车还没有上牌,明显是新车。

  西门龙霆扬唇一笑:“你的花篮。”

  “……”景佳人,“该不会是为了装风信子,特别买的车?”

  “不然呢?”

  他的房车没有敞篷,放进去全会压坏。

  景佳人的内心一动,可是很快,她阻止自己内心升起的喜悦。他是一掷千金的有钱人,一部车对他而言,或许真的是买一只花篮那般随意。

  “少爷,这些花要全部送到病房上去吗?”威尔逊问。

  “不必了,”景佳人说,“风信子的花香太浓郁,如果放太多在房间,会让人产生头晕目眩的症状。”

  “那怎么处理,总不会扔掉吧?”这可是少爷专程买的。

  “带回去好了……庄园那么大,这些花分散摆放。”

  西门龙霆没有异议:“你说了算。”

  大总裁亲自为她拉开车门,让她上车,随后坐上来后摁了一个按钮,房车的帘幕自动拉上,而原本与驾驶座相通的也升起隔板。

  景佳人微怔,身体被他拉过去,抱坐在腿上,一只手已经开始拉开她的衣服链子。

  “你做什么?”景佳人摁住他的手,“我现在在怀孕!”

  “帮你换衣服。”

  “我的衣服又没有脏——”

  西门龙霆不由分说,拿开她的手,将裙子脱下来。

  手指灵活一动,她的内衣纽扣也弹开了。正好这时景爸爸带着几个护士过来,将倒在地上的尚彦轩扶起。

  景佳人镇定自若地经过他们,朝前走去,走了几步回头见西门龙霆一脸深思地站在那里:“还愣着做什么,不走吗?”

  该死,他不会察觉到什么了吧?

  魔鬼生性多疑……

  西门龙霆大步走来,自然地挽住她的腰:“不是说要玩半天么,现在才几个时辰。”

  这绝对是试探!

  “我妈今天的状态不适合我来探病,反正也看过了,难得出来不如去街上逛逛,”景佳人微笑,“正好我饿了。”

  西门龙霆问:“想去哪里逛?”

  景佳人抚摸着自己的头发说:“好久没修剪头发了,刘海都长长了。”

  恶魔舍不得地捻起他的头发,下巴靠过去一嗅:“长长好。”

  “遮住眼睛。”

  “那就蓄长了,挽起来。”

  “你不会是不想我进理发店吧?”

  “不想你剪头发。”

  景佳人笑了:“你喜欢长发的?别担心,我不会剪短,只是女人都要定期修剪发尾,以免营养不到,头发枯萎分叉。”

  顿了顿,她又问:“你喜欢什么色。”

  他看着她:“黑。”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一直没问过这个问题。

  他的眼神变得深邃了:“你回去好好照照镜子。”

  “我总不会任何一个地方,都那么刚好符合你的口味吧?”

  “你是什么样子,我都刚好喜欢。”

  “……”

  到了楼下,一辆白色的敞篷车没有停放在停车场,而是大喇喇地停在公共场合。

  车上放满了紫色的风信子,澳门赌博网站:在微风中摇摆,引起一堆人的围观。

  “你新买的车?”景佳人看到车还没有上牌,明显是新车。

  西门龙霆扬唇一笑:“你的花篮。”

  “……”景佳人,“该不会是为了装风信子,特别买的车?”

  “不然呢?”

  他的房车没有敞篷,放进去全会压坏。

  景佳人的内心一动,可是很快,她阻止自己内心升起的喜悦。他是一掷千金的有钱人,一部车对他而言,或许真的是买一只花篮那般随意。

  “少爷,这些花要全部送到病房上去吗?”威尔逊问。

  “不必了,”景佳人说,“风信子的花香太浓郁,如果放太多在房间,会让人产生头晕目眩的症状。”

  “那怎么处理,总不会扔掉吧?”这可是少爷专程买的。

  “带回去好了……庄园那么大,这些花分散摆放。”

  西门龙霆没有异议:“你说了算。”

  大总裁亲自为她拉开车门,让她上车,随后坐上来后摁了一个按钮,房车的帘幕自动拉上,而原本与驾驶座相通的也升起隔板。

  景佳人微怔,身体被他拉过去,抱坐在腿上,一只手已经开始拉开她的衣服链子。

  “你做什么?”景佳人摁住他的手,“我现在在怀孕!”

  “帮你换衣服。”

  “我的衣服又没有脏——”

  西门龙霆不由分说,拿开她的手,将裙子脱下来。

  手指灵活一动,她的内衣纽扣也弹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