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27.第327章 这才是我的名字
  “冷傲风。”靠着她的肩膀说,“这才是我的名字。”

  “那冷麟天是谁?”

  “冷家大少爷。”

  景佳人微怔,搞了半天,西门龙霆闹了个大乌龙,认错成冷麟天了。

  她一直担忧的心终于释怀……可是以西门龙霆的能力,查不到么?怎么会出这么大的错误?

  “你的身体很热,你发烧多久了?”景佳人担忧地说,“为什么不好好看病。”

  “别走。”

  “我不走,这里就是医院,你去看病吧。”景佳人挣脱不了他的怀抱,“就你病成这样,还假扮成医生?”

  “你还没有答应我,别离开我。”

  “我都说我怀了宝宝了……你为什么连这么重要的事都不在意?”那天他只是听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就震怒到嘶吼,砸碎了一屋的东西。

  而今天,他为什么会这么平静?

  尚彦轩笑容奇异:“若是半个月前,我一定会非常介意,甚至可能会因此对你主动提出分手。没有男人会不在意……”

  他对她一向说真话。

  “可是,经历过这么久没有你的日子,同你的存在比起来,其它都无关紧要。”

  爱会让人狱火焚身。

  “如果我告诉你,这个孩子是西门家族的大少爷的呢?”

  尚彦轩高俊的身子猛然一震。

  抱着她的双手放开,脸上出现复杂的神情。

  “西门龙霆?”

  “是。”

  “……”

  “除非你强大到可以和他匹敌,将我从他手里把我抢回来。”景佳人盯着他说,“你知道,他想要的东西,没有人能从他的手里逃脱。”

  “是他强迫你?”

  “这不重要。”

  “是不是他强迫你!”尚彦轩激动地攥着她的肩膀,缩起的瞳孔竟涌现出杀意。

  “尚彦轩,你不要乱来,你想怎么样就是白白送死!”西门龙霆很快会回来,她若一直跟尚彦轩纠缠,只会碰个正着——既然西门龙霆误解是冷麟天,就让他一直这样误解最好,

  可她又没有办法支开尚彦轩。这样的处境,不得不告诉他实情,让他明白他跟西门龙霆实力的悬殊,知难而退。

  “我怕死?”

  “我知道你不怕,但你不该是白白送死的勇夫!”景佳人厉声说道,“你死了我的家人怎么办?现在整个景家都捏在他的手里。”

  尚彦轩霍然明白:“景家的产业都是他拆毁的?”

  景佳人沉默点头:“你放弃吧。”

  尚彦轩的眼里杀意四起,猛地就拉开卫生间的门——

  景佳人快速挡住她,用肩膀顶住他的胸膛将他推进来:“你想做什么?”

  “去找他。”

  “你这么冲动只会陷景家与危难之中——我早知道,就不该告诉你实情。”

  尚彦轩挺拔的身形萦绕着冰与火的交融:“你该告诉我,任何事我们一起面对,我不允许你将我置身事外!”

  “可如果你一意孤行,任何事都不与我商量……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不见你,也不会再透露出我的行踪,我会让你永远都找不到我!”“冷傲风。”靠着她的肩膀说,“这才是我的名字。”

  “那冷麟天是谁?”

  “冷家大少爷。”

  景佳人微怔,搞了半天,西门龙霆闹了个大乌龙,认错成冷麟天了。

  她一直担忧的心终于释怀……可是以西门龙霆的能力,查不到么?怎么会出这么大的错误?

  “你的身体很热,你发烧多久了?”景佳人担忧地说,“为什么不好好看病。”

  “别走。”

  “我不走,这里就是医院,你去看病吧。”景佳人挣脱不了他的怀抱,“就你病成这样,还假扮成医生?”

  “你还没有答应我,别离开我。”

  “我都说我怀了宝宝了……你为什么连这么重要的事都不在意?”那天他只是听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就震怒到嘶吼,砸碎了一屋的东西。

  而今天,他为什么会这么平静?

  尚彦轩笑容奇异:“若是半个月前,我一定会非常介意,甚至可能会因此对你主动提出分手。没有男人会不在意……”

  他对她一向说真话。

  “可是,经历过这么久没有你的日子,同你的存在比起来,其它都无关紧要。”

  爱会让人狱火焚身。

  “如果我告诉你,这个孩子是西门家族的大少爷的呢?”

  尚彦轩高俊的身子猛然一震。

  抱着她的双手放开,脸上出现复杂的神情。

  “西门龙霆?”

  “是。”

  “……”

  “除非你强大到可以和他匹敌,将我从他手里把我抢回来。”景佳人盯着他说,“你知道,他想要的东西,没有人能从他的手里逃脱。”

  “是他强迫你?”

  “这不重要。”

  “是不是他强迫你!”尚彦轩激动地攥着她的肩膀,缩起的瞳孔竟涌现出杀意。

  “尚彦轩,你不要乱来,你想怎么样就是白白送死!”西门龙霆很快会回来,她若一直跟尚彦轩纠缠,只会碰个正着——既然西门龙霆误解是冷麟天,就让他一直这样误解最好,

  可她又没有办法支开尚彦轩。这样的处境,不得不告诉他实情,让他明白他跟西门龙霆实力的悬殊,知难而退。

  “我怕死?”

  “我知道你不怕,但你不该是白白送死的勇夫!”景佳人厉声说道,“你死了我的家人怎么办?现在整个景家都捏在他的手里。”

  尚彦轩霍然明白:“景家的产业都是他拆毁的?”

  景佳人沉默点头:“你放弃吧。”

  尚彦轩的眼里杀意四起,猛地就拉开卫生间的门——

  景佳人快速挡住她,用肩膀顶住他的胸膛将他推进来:“你想做什么?”

  “去找他。”

  “你这么冲动只会陷景家与危难之中——我早知道,就不该告诉你实情。”

  尚彦轩挺拔的身形萦绕着冰与火的交融:“你该告诉我,任何事我们一起面对,我不允许你将我置身事外!”

  “可如果你一意孤行,任何事都不与我商量……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不见你,也不会再透露出我的行踪,澳门赌博网站:我会让你永远都找不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