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25.第325章 回到我身边
  大掌猛地就握住了她的小手。

  他炙热的手心烫得不同寻常,紧紧地熨帖着她。

  景佳人仿佛心脏被握住了。对他,她总是这么没辙,坚硬的心仿佛被软化,呆呆地跟着他走进卫生间。

  合上门,他摘下口罩,露出刚毅英气的面容。

  深沉的目光就像一团火,带着热切盯着她,像是要把她融进火里。

  这个他想了这么久,每日每夜都在思念的女人,现在就站在她面前。

  “你来这里做什么?”景佳人扬起头,“我说过了,不要来打扰我的父母。”

  尚彦轩轻柔笑了一下:“我每次来探望她都扮作医生,没有刺~激她的病情。”

  “你每天都来?”

  “连续一个星期,每天都来。”

  那为什么景爸爸从来没有跟她提起过?

  “我想我只要一直等,总有一天你会来,”他淡淡一笑,“果然你来了。”

  景佳人的手一直被握在他的手心里,他不肯分开,怕一松开她又会消失不见。

  景佳人喉头哽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不该来的。”

  他的目光落在她颈子上奢华的绿宝石项链上……

  她一进病房,他就看见了。

  他的目光空了一下:“我也知道我不该来,澳门赌博网站:知道就算等到你,我们也回不到从前。可是我还是要来,我别无选择。”

  从她那一次给他下**药,都只是为了摆脱他的纠缠。

  他便知道物是人非,他们回不去了……

  景佳人也知道他注意到了自己的项链,手情不自禁抓住项坠:“你送我的那根项链,是不是叫‘倾城之恋’?”

  尚彦轩微微拢了下眉:“你知道了?”

  “果然……”景佳人惨笑说,“你在拍卖所,花了十亿拍下来的?”

  尚彦轩紧紧盯着她:“你连这个也知道了么?”

  “你不应该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

  他奇异地勾唇笑了:“你颈上的链子,恐怕更贵重百倍。”

  以景佳人的身世,根本买不起,所以必然是别人送的。

  “彦轩我……”景佳人想要解释,可是又解释什么呢,让他误会好了。

  “我不在乎。”他苍白的唇淡漠地吐出这四个字。

  景佳人诧异地盯着他。

  “你是不是有过别的男人,项链是谁送的,你跟谁发生过关系……”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嗓音平静地说,“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心里还有没有我?”

  “……”

  “佳人,回到我身边。”

  景佳人的内心震动,一霎那回想起很多他们幸福在一起的场景。

  可是,一双冷冽的红色瞳孔,就像魔鬼的血腥之眼,出现在她脑海中……

  将那美丽的过往都泼上暴戾的鲜血。

  景佳人别开脸:“何必?你完全可以找到更好的女孩。”

  “不要拒绝我。”他的气息变得粗重,“还记得我对你告白的话么?”

  景佳人怎么会不记得?

  他说:【不要拒绝一个诚心诚意爱你的人,被爱的感觉幸福。爱人的那一个才辛苦。】大掌猛地就握住了她的小手。

  他炙热的手心烫得不同寻常,紧紧地熨帖着她。

  景佳人仿佛心脏被握住了。对他,她总是这么没辙,坚硬的心仿佛被软化,呆呆地跟着他走进卫生间。

  合上门,他摘下口罩,露出刚毅英气的面容。

  深沉的目光就像一团火,带着热切盯着她,像是要把她融进火里。

  这个他想了这么久,每日每夜都在思念的女人,现在就站在她面前。

  “你来这里做什么?”景佳人扬起头,“我说过了,不要来打扰我的父母。”

  尚彦轩轻柔笑了一下:“我每次来探望她都扮作医生,没有刺~激她的病情。”

  “你每天都来?”

  “连续一个星期,每天都来。”

  那为什么景爸爸从来没有跟她提起过?

  “我想我只要一直等,总有一天你会来,”他淡淡一笑,“果然你来了。”

  景佳人的手一直被握在他的手心里,他不肯分开,怕一松开她又会消失不见。

  景佳人喉头哽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不该来的。”

  他的目光落在她颈子上奢华的绿宝石项链上……

  她一进病房,他就看见了。

  他的目光空了一下:“我也知道我不该来,知道就算等到你,我们也回不到从前。可是我还是要来,我别无选择。”

  从她那一次给他下**药,都只是为了摆脱他的纠缠。

  他便知道物是人非,他们回不去了……

  景佳人也知道他注意到了自己的项链,手情不自禁抓住项坠:“你送我的那根项链,是不是叫‘倾城之恋’?”

  尚彦轩微微拢了下眉:“你知道了?”

  “果然……”景佳人惨笑说,“你在拍卖所,花了十亿拍下来的?”

  尚彦轩紧紧盯着她:“你连这个也知道了么?”

  “你不应该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

  他奇异地勾唇笑了:“你颈上的链子,恐怕更贵重百倍。”

  以景佳人的身世,根本买不起,所以必然是别人送的。

  “彦轩我……”景佳人想要解释,可是又解释什么呢,让他误会好了。

  “我不在乎。”他苍白的唇淡漠地吐出这四个字。

  景佳人诧异地盯着他。

  “你是不是有过别的男人,项链是谁送的,你跟谁发生过关系……”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嗓音平静地说,“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心里还有没有我?”

  “……”

  “佳人,回到我身边。”

  景佳人的内心震动,一霎那回想起很多他们幸福在一起的场景。

  可是,一双冷冽的红色瞳孔,就像魔鬼的血腥之眼,出现在她脑海中……

  将那美丽的过往都泼上暴戾的鲜血。

  景佳人别开脸:“何必?你完全可以找到更好的女孩。”

  “不要拒绝我。”他的气息变得粗重,“还记得我对你告白的话么?”

  景佳人怎么会不记得?

  他说:【不要拒绝一个诚心诚意爱你的人,被爱的感觉幸福。爱人的那一个才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