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24.第324章 为什么要躲我
  “你要真有诚意,就亲自去把整个b市的风信子买来。”景佳人冷嘲热讽说,“指挥手下动动口就可以的事,谁做不到?”

  西门龙霆低声笑了,邪气斐然:“你想我去买花,可以直说。”

  “你会去么?”

  “只要你开心。”

  景佳人略有意外。

  他思考了片刻:“不过,你若是趁机逃跑,下次我可要买白菊花祭奠景家。”

  景佳人:“……放心吧,这么多保镖看着,我跑不掉的。”

  西门龙霆倒也没有意见,反正她去见景母,他不能陪同,在外面等也是浪费时间,倒不如做点让她高兴的事。

  车开到医院,西门龙霆亲自下车为她打开车门,抚了抚她的头发:“乖乖呆在医院里别乱走。”

  “嗯……”景佳人不确定地看着他,“你真的亲自去?”

  “如果你舍不得,我可以留下陪你。”

  “你去吧。记得是紫色的。”景佳人抿了下唇,心情突然开阔起来。

  那种情绪是由心而外的,眼角都洋溢出一丝神采来。

  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开心,她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你还不走?”

  “你先进医院吧,澳门赌博网站:”他说,“我看着你进去。”

  “有什么好看的,你走你的。”

  西门龙霆上了车,景佳人转身往医院走,房车却并没有那么快开走,深邃的目光透过车窗看着她的背影,直到进了医院大楼,才发动引擎开走。

  景佳人听到车开走的动静,脚步顿了下,回头,他果然开走了,应该不会骗她中途回来吧。

  b市这么大,绕整个b市一圈就要几小时了,她有充裕的时间。

  “你们都在外面等着吧,不要发出声音了,医院需要安静。”

  十几个保镖齐刷刷地站在病房两边。

  还有几个保镖去了医院后楼——西门龙霆临走前吩咐他们要看着病房窗口,以免她逃脱。

  景佳人悄悄打开门,立即被病房里满簇的紫色风信子迷幻了眼——

  窗台上,床头柜上,茶几上,都是大捧的风信子。

  浓郁的花香味弥漫小小的病房。

  景爸爸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到是景佳人,立即脸色大变:“你怎么来了!”

  景佳人合上门:“来看看她,怎么,有这么惊讶吗?”

  景爸爸的目光扫向床边。

  景佳人这才发现床边坐着个人影。

  清俊的男人穿着白色褂子,戴着口罩,但是一双仿佛泌水的瞳孔却幽静冷清……

  景佳人心脏猛地一跳,身体往后退了几步,就要逃。

  “佳人。”

  威摄的嗓音蕴含了太多情感,就像藤蔓伸过来,缠住了景佳人的双脚。

  他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景爸爸方才的表情那么慌张,如果让西门龙霆知道……

  她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直到那人影走到她身后,低沉的男性嗓音就响在她头顶:“为什么要躲我?”

  景佳人很快恢复镇定,躲不掉,就迎面而对。

  回过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景妈妈:“我们去卫生间谈吧,不要影响她的休息。”“你要真有诚意,就亲自去把整个b市的风信子买来。”景佳人冷嘲热讽说,“指挥手下动动口就可以的事,谁做不到?”

  西门龙霆低声笑了,邪气斐然:“你想我去买花,可以直说。”

  “你会去么?”

  “只要你开心。”

  景佳人略有意外。

  他思考了片刻:“不过,你若是趁机逃跑,下次我可要买白菊花祭奠景家。”

  景佳人:“……放心吧,这么多保镖看着,我跑不掉的。”

  西门龙霆倒也没有意见,反正她去见景母,他不能陪同,在外面等也是浪费时间,倒不如做点让她高兴的事。

  车开到医院,西门龙霆亲自下车为她打开车门,抚了抚她的头发:“乖乖呆在医院里别乱走。”

  “嗯……”景佳人不确定地看着他,“你真的亲自去?”

  “如果你舍不得,我可以留下陪你。”

  “你去吧。记得是紫色的。”景佳人抿了下唇,心情突然开阔起来。

  那种情绪是由心而外的,眼角都洋溢出一丝神采来。

  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开心,她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你还不走?”

  “你先进医院吧,”他说,“我看着你进去。”

  “有什么好看的,你走你的。”

  西门龙霆上了车,景佳人转身往医院走,房车却并没有那么快开走,深邃的目光透过车窗看着她的背影,直到进了医院大楼,才发动引擎开走。

  景佳人听到车开走的动静,脚步顿了下,回头,他果然开走了,应该不会骗她中途回来吧。

  b市这么大,绕整个b市一圈就要几小时了,她有充裕的时间。

  “你们都在外面等着吧,不要发出声音了,医院需要安静。”

  十几个保镖齐刷刷地站在病房两边。

  还有几个保镖去了医院后楼——西门龙霆临走前吩咐他们要看着病房窗口,以免她逃脱。

  景佳人悄悄打开门,立即被病房里满簇的紫色风信子迷幻了眼——

  窗台上,床头柜上,茶几上,都是大捧的风信子。

  浓郁的花香味弥漫小小的病房。

  景爸爸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到是景佳人,立即脸色大变:“你怎么来了!”

  景佳人合上门:“来看看她,怎么,有这么惊讶吗?”

  景爸爸的目光扫向床边。

  景佳人这才发现床边坐着个人影。

  清俊的男人穿着白色褂子,戴着口罩,但是一双仿佛泌水的瞳孔却幽静冷清……

  景佳人心脏猛地一跳,身体往后退了几步,就要逃。

  “佳人。”

  威摄的嗓音蕴含了太多情感,就像藤蔓伸过来,缠住了景佳人的双脚。

  他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景爸爸方才的表情那么慌张,如果让西门龙霆知道……

  她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直到那人影走到她身后,低沉的男性嗓音就响在她头顶:“为什么要躲我?”

  景佳人很快恢复镇定,躲不掉,就迎面而对。

  回过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景妈妈:“我们去卫生间谈吧,不要影响她的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