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23.第323章 女人就是麻烦
  店员快速地将花剪枝,包装,打上漂亮的蝴蝶结缎带。

  “先生,这是您的薰衣草……”

  景佳人靠在车上打盹,醒太早了,这一路她都昏昏欲睡。都怪被西门龙霆囚禁后懒散惯了,平时都到上午九十点才醒……

  听到车门打开,她懒懒地撩起眼皮,一束紫色薰衣草跃入眼前。

  西门龙霆随后上车,关上车门。

  “为什么是薰衣草?”景佳人皱眉问。

  “紫色的风信子卖光了。”

  “所以你就用薰衣草取代?”

  “差不多。”

  “只是乍一眼看上去差不多,感觉上的相似,但风信子就是风信子,无可取代!”景佳人简直要被他气死了。

  西门龙霆拢了拢眉,一束花而已,他不放在心上:“那换白色风信子?”

  “不行,只要紫色。”

  “女人就是麻烦。”

  “既然西门少爷嫌麻烦,那就不要送了。”景佳人打开车窗,猛地将刚刚买的那一束花扔了出去。

  西门龙霆面容不悦:“大清早脾气这么火爆?”

  “去医院。”

  西门龙霆扬眉:“离这儿最近的花店?”

  威尔逊答道:“都比较远了,最近的那一家也要半小时车程,眼下是上班高峰期,恐怕会堵车,这一来一回的车程……”

  景佳人厌倦地说:“那就不买了,我们走吧。”

  西门龙霆捏起她的下巴:“孕妇的脾气都这么暴躁么,我没说不买,你赌什么气。”

  “买花不过是表达心意,我心意送到即可——至于你。”景佳人讽刺地笑了笑。他的态度已经决定了他的敷衍——他怎么会对她的妈妈重视。

  中国是比较传统的,女孩如果带男朋友回家,第一次送什么礼就表示出男方对她家庭的重视。

  他对她父母的重视,间接代表了对她的重视……

  可是他根本没有提出过要送礼,连买花都是她说的。

  到头来,还买薰衣草替代风信子!

  是啊,他又不是她真正的男朋友——虽然她现在怀着他的孩子。

  她为什么要对这种男人有所要求,她真是傻瓜。

  从他对景爸爸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他的目中无人。就算她有了孩子,她的地位也没有一分改变。

  西门龙霆冷冷皱着眉,自是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

  首先他是外国人,接受的是外国文化的熏陶;

  其次,他在意的人从来只有景佳人:“为什么必须要紫色的风信子?”

  “我妈喜欢。”

  “别的都不行?”

  “不行。”风信子对景妈妈来说有特别的意义,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去下一个花店。”

  “算了,浪费时间,我追求的不是形式。我们去医院。”景佳人态度很坚决。

  西门龙霆的敷衍已经表现出了他的态度,在她的要求下买来的花也失去意义。

  西门龙霆吩咐保镖去买花,他们则先去医院。

  “这样你总算满意了么?”他略带讨好的口吻,“既不浪费时间,何况,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买下整个b市的风信子。”店员快速地将花剪枝,包装,打上漂亮的蝴蝶结缎带。

  “先生,这是您的薰衣草……”

  景佳人靠在车上打盹,醒太早了,这一路她都昏昏欲睡。都怪被西门龙霆囚禁后懒散惯了,平时都到上午九十点才醒……

  听到车门打开,她懒懒地撩起眼皮,一束紫色薰衣草跃入眼前。

  西门龙霆随后上车,关上车门。

  “为什么是薰衣草?”景佳人皱眉问。

  “紫色的风信子卖光了。”

  “所以你就用薰衣草取代?”

  “差不多。”

  “只是乍一眼看上去差不多,感觉上的相似,但风信子就是风信子,无可取代!”景佳人简直要被他气死了。

  西门龙霆拢了拢眉,一束花而已,他不放在心上:“那换白色风信子?”

  “不行,只要紫色。”

  “女人就是麻烦。”

  “既然西门少爷嫌麻烦,那就不要送了。”景佳人打开车窗,猛地将刚刚买的那一束花扔了出去。

  西门龙霆面容不悦:“大清早脾气这么火爆?”

  “去医院。”

  西门龙霆扬眉:“离这儿最近的花店?”

  威尔逊答道:“都比较远了,最近的那一家也要半小时车程,眼下是上班高峰期,恐怕会堵车,这一来一回的车程……”

  景佳人厌倦地说:“那就不买了,我们走吧。”

  西门龙霆捏起她的下巴:“孕妇的脾气都这么暴躁么,我没说不买,你赌什么气。”

  “买花不过是表达心意,我心意送到即可——至于你。”景佳人讽刺地笑了笑。他的态度已经决定了他的敷衍——他怎么会对她的妈妈重视。

  中国是比较传统的,女孩如果带男朋友回家,第一次送什么礼就表示出男方对她家庭的重视。

  他对她父母的重视,间接代表了对她的重视……

  可是他根本没有提出过要送礼,连买花都是她说的。

  到头来,还买薰衣草替代风信子!

  是啊,他又不是她真正的男朋友——虽然她现在怀着他的孩子。

  她为什么要对这种男人有所要求,澳门赌博网站:她真是傻瓜。

  从他对景爸爸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他的目中无人。就算她有了孩子,她的地位也没有一分改变。

  西门龙霆冷冷皱着眉,自是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

  首先他是外国人,接受的是外国文化的熏陶;

  其次,他在意的人从来只有景佳人:“为什么必须要紫色的风信子?”

  “我妈喜欢。”

  “别的都不行?”

  “不行。”风信子对景妈妈来说有特别的意义,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去下一个花店。”

  “算了,浪费时间,我追求的不是形式。我们去医院。”景佳人态度很坚决。

  西门龙霆的敷衍已经表现出了他的态度,在她的要求下买来的花也失去意义。

  西门龙霆吩咐保镖去买花,他们则先去医院。

  “这样你总算满意了么?”他略带讨好的口吻,“既不浪费时间,何况,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买下整个b市的风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