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19.第319章 巧克力牛奶味的
  景佳人讨厌他那扎人的胡子,下巴被扎得好难受。

  这个吻都把她吻渴了……

  而西门龙霆不仅仅是渴,肚子不断发出的声音在提醒他这三天以来,除了酒他没吃过一点东西。

  又是长长的一声空城计,她强硬地推搡着他的脸,终于将他推开。

  “你的肚子在叫。”

  “我饿了。”

  “饿了就去吃东西!”

  西门龙霆抱着她,舍不得放手的样子:“陪我。”

  “你又不是三岁小孩,吃东西还要人陪!”

  “我陪你。”

  “我又不饿,喂,你做什么……”

  这个混蛋男人动不动就喜欢把她抱起来的坏毛病又犯了吗?

  他直接将她打横抄起,踢开卧室门,走进电梯。

  一路下到一楼餐厅,他忽然想起什么,抱着她走进点心房,拉开玻璃置物柜。

  将她放到地上,他从里面拿出一盘点心。

  揭开盖子,看到盘子里那烤得黑乎乎的手工曲奇饼干,景佳人怔了:“这不是我做的吗?怎么在这里?”

  前几天哪里都不准外出,闲在庄园里没事做,她看到杂志上说饼干很容易做,突然其想想要试试。

  结果试试证明她果然没有厨艺这方面的天赋,成果好糟糕,她啃了几口硬是觉得像木块。

  不但品相差,味道也不行——

  于是垂头丧气地让佣人收拾扔了的。

  “既然是你做的,怎么能扔?”

  她的一举一动既然都在西门龙霆的监视下,她做了饼干,他自然是知道。

  所以饼干被留下来,放进了有保鲜功能的置物柜里。

  “为什么学做饼干。”他忽然问。

  “什么为什么?想做就做了。”还需要原因吗?

  西门龙霆迷惑地一笑,有少许期待:“因为我么?”他曾经让她学做厨艺。

  景佳人无情地破灭他的幻想:“你想多了,我就是无聊试试手而已。”

  “无妨,我就当做你是为我做的。”他拿起一块,准备要吃了。

  “等等,这个很硬,根本不能吃……”这是她的失败品!

  西门龙霆勾唇一笑:“别担心,我的咀嚼功能很好。”

  “……”景佳人,“我才不会担心你,吃坏肚子了别赖我身上就行。”

  反正是他的身体,他要吃关她屁事。

  西门龙霆将饼干放进嘴里,一口咬下,眉头皱了皱,艰难地咀嚼起来。

  景佳人嘲笑问:“怎么样,是不是崩咔脆?”

  “……”

  西门龙霆明显是有些困难地把那一块吃下去:“这是什么味道?”

  “原本应该是巧克力牛奶味的,不过我做出来的味道就……我都是照着食谱上放的材料,加工的顺序也没错……”

  西门龙霆又拿起一块:“每块的味道都不一样。”

  “这块更难吃?”

  “更好吃。”

  景佳人不相信会好吃……只是看着就会让人很没有食欲。

  西门龙霆黑眸闪闪:“就像你的味道……每一口都不同,独一无二。”

  景佳人不能赞同说:“谢谢,我的口味可没那么难吃!”

  “再难吃也是你做的。”景佳人讨厌他那扎人的胡子,下巴被扎得好难受。

  这个吻都把她吻渴了……

  而西门龙霆不仅仅是渴,肚子不断发出的声音在提醒他这三天以来,除了酒他没吃过一点东西。

  又是长长的一声空城计,她强硬地推搡着他的脸,终于将他推开。

  “你的肚子在叫。”

  “我饿了。”

  “饿了就去吃东西!”

  西门龙霆抱着她,舍不得放手的样子:“陪我。”

  “你又不是三岁小孩,吃东西还要人陪!”

  “我陪你。”

  “我又不饿,喂,你做什么……”

  这个混蛋男人动不动就喜欢把她抱起来的坏毛病又犯了吗?

  他直接将她打横抄起,踢开卧室门,走进电梯。

  一路下到一楼餐厅,他忽然想起什么,抱着她走进点心房,拉开玻璃置物柜。

  将她放到地上,他从里面拿出一盘点心。

  揭开盖子,看到盘子里那烤得黑乎乎的手工曲奇饼干,景佳人怔了:“这不是我做的吗?怎么在这里?”

  前几天哪里都不准外出,闲在庄园里没事做,她看到杂志上说饼干很容易做,突然其想想要试试。

  结果试试证明她果然没有厨艺这方面的天赋,成果好糟糕,她啃了几口硬是觉得像木块。

  不但品相差,味道也不行——

  于是垂头丧气地让佣人收拾扔了的。

  “既然是你做的,怎么能扔?”

  她的一举一动既然都在西门龙霆的监视下,她做了饼干,他自然是知道。

  所以饼干被留下来,放进了有保鲜功能的置物柜里。

  “为什么学做饼干。”他忽然问。

  “什么为什么?想做就做了。”还需要原因吗?

  西门龙霆迷惑地一笑,有少许期待:“因为我么?”他曾经让她学做厨艺。

  景佳人无情地破灭他的幻想:“你想多了,我就是无聊试试手而已。”

  “无妨,我就当做你是为我做的。”他拿起一块,准备要吃了。

  “等等,这个很硬,根本不能吃……”这是她的失败品!

  西门龙霆勾唇一笑:“别担心,我的咀嚼功能很好。”

  “……”景佳人,“我才不会担心你,吃坏肚子了别赖我身上就行。”

  反正是他的身体,他要吃关她屁事。

  西门龙霆将饼干放进嘴里,一口咬下,眉头皱了皱,艰难地咀嚼起来。

  景佳人嘲笑问:“怎么样,是不是崩咔脆?”

  “……”

  西门龙霆明显是有些困难地把那一块吃下去:“这是什么味道?”

  “原本应该是巧克力牛奶味的,不过我做出来的味道就……我都是照着食谱上放的材料,加工的顺序也没错……”

  西门龙霆又拿起一块:“每块的味道都不一样。”

  “这块更难吃?”

  “更好吃。”

  景佳人不相信会好吃……只是看着就会让人很没有食欲。

  西门龙霆黑眸闪闪:“就像你的味道……每一口都不同,独一无二。”

  景佳人不能赞同说:“谢谢,我的口味可没那么难吃!”

  “再难吃也是你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