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18.第318章 景佳人的一部分
  他现在对她三百六十度态度大转弯,完全是因为孩子。这个男人真是现实,虚伪!

  不过她早料到他的反应是这样,她也计划好,一旦他知道孩子是他的,她便有了谈判的筹码。

  粗粝的大掌握住她的小手,放到他脸上。

  他已经多日没有刮胡茬,硬硬地扎着她的手。

  她想要抽开手,他却是不让,来回地磨蹭着:“我想你。”

  “……”

  “这几天我比你难熬。”分明就在一个屋檐,却仿佛相隔甚远,她至少吃得下睡得着,而他呢?

  他的脸色看起来很憔悴,这些天身上总是带着一股酒味。

  景佳人皱了下眉,才不信他的甜言蜜语。

  “你有什么难熬的,被折磨的是我,放手!”

  “我何时折磨过你?”

  即便知道她做出这些事,他也没打过她,半点舍不得伤害她。

  景佳人冷冷地说:“你是没有体罚,但是你折磨我的精神。”

  西门龙霆暗寂的目光一亮:“我如何折磨你的精神?”

  “你把我囚禁在这里,不允许我这个那个,还不是折磨我吗?”

  西门龙霆明显很失望,还以为她要说的是他对她态度冷淡的折磨……

  他怎么忘了,对她来说,她厌恶他还来不及,他越冷淡她反而越开心。

  “我是为你好。”

  “是啊,你做什么都是打着为我好的名义。”景佳人讥讽。

  “你想如何?”

  “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我只想要一个正常孕妇的待遇。”

  西门龙霆盯着她:“你直说,你想要做什么。”

  “我想出去逛街,想购物,做美容,吃美食……悠闲快乐地生活,而不是在这个华而不实的庄园里坐牢。”

  西门龙霆沉吟片刻:“等孩子生下来,我答应你。”

  “哈,等到那个时候,我都已经被折磨死了。”

  他的手指压住她的唇,冰冷的眉峰蹩起:“不要老说死不死,把这个晦气的字挂在嘴边。”

  “再这样憋下去,孩子还没生下来,我肯定就要憋死的。”

  “……还说!”

  “我只是陈述一个实情。”景佳人眼睛一转,”再说了,孕妇如果心情不好,也影响胎儿的成长,你总不希望他在监狱里出身吧?”

  她竟把这庄园比喻成监狱!

  西门龙霆寒眸说:“你在吃避孕药的时候,怎么不关心对胎儿的影响?”

  “……”

  “你甚至想打掉他,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他狠狠地说着,突然堵住她的唇,吸取她的柔嫩和芳香。

  这个吻不带任何情~欲,源源不绝倾诉的是这几天他对她压抑在心底的思念。

  如开闸的洪水,大势冲来……

  景佳人被他压倒床上,他的手撑在她身体两边,阻止自己的力量压到孩子。

  “生下来……”

  他在接吻的空隙说话:“是我们的孩子。”

  “……”

  “景佳人,这是你和我的孩子。我们的孩子……”他重复说着,言语里有一种强压下去的不平静。

  这个孩子是景佳人的一部分,而景佳人是他的。他现在对她三百六十度态度大转弯,完全是因为孩子。这个男人真是现实,虚伪!

  不过她早料到他的反应是这样,她也计划好,一旦他知道孩子是他的,她便有了谈判的筹码。

  粗粝的大掌握住她的小手,放到他脸上。

  他已经多日没有刮胡茬,硬硬地扎着她的手。

  她想要抽开手,他却是不让,来回地磨蹭着:“我想你。”

  “……”

  “这几天我比你难熬。”分明就在一个屋檐,澳门赌博网站:却仿佛相隔甚远,她至少吃得下睡得着,而他呢?

  他的脸色看起来很憔悴,这些天身上总是带着一股酒味。

  景佳人皱了下眉,才不信他的甜言蜜语。

  “你有什么难熬的,被折磨的是我,放手!”

  “我何时折磨过你?”

  即便知道她做出这些事,他也没打过她,半点舍不得伤害她。

  景佳人冷冷地说:“你是没有体罚,但是你折磨我的精神。”

  西门龙霆暗寂的目光一亮:“我如何折磨你的精神?”

  “你把我囚禁在这里,不允许我这个那个,还不是折磨我吗?”

  西门龙霆明显很失望,还以为她要说的是他对她态度冷淡的折磨……

  他怎么忘了,对她来说,她厌恶他还来不及,他越冷淡她反而越开心。

  “我是为你好。”

  “是啊,你做什么都是打着为我好的名义。”景佳人讥讽。

  “你想如何?”

  “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我只想要一个正常孕妇的待遇。”

  西门龙霆盯着她:“你直说,你想要做什么。”

  “我想出去逛街,想购物,做美容,吃美食……悠闲快乐地生活,而不是在这个华而不实的庄园里坐牢。”

  西门龙霆沉吟片刻:“等孩子生下来,我答应你。”

  “哈,等到那个时候,我都已经被折磨死了。”

  他的手指压住她的唇,冰冷的眉峰蹩起:“不要老说死不死,把这个晦气的字挂在嘴边。”

  “再这样憋下去,孩子还没生下来,我肯定就要憋死的。”

  “……还说!”

  “我只是陈述一个实情。”景佳人眼睛一转,”再说了,孕妇如果心情不好,也影响胎儿的成长,你总不希望他在监狱里出身吧?”

  她竟把这庄园比喻成监狱!

  西门龙霆寒眸说:“你在吃避孕药的时候,怎么不关心对胎儿的影响?”

  “……”

  “你甚至想打掉他,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他狠狠地说着,突然堵住她的唇,吸取她的柔嫩和芳香。

  这个吻不带任何情~欲,源源不绝倾诉的是这几天他对她压抑在心底的思念。

  如开闸的洪水,大势冲来……

  景佳人被他压倒床上,他的手撑在她身体两边,阻止自己的力量压到孩子。

  “生下来……”

  他在接吻的空隙说话:“是我们的孩子。”

  “……”

  “景佳人,这是你和我的孩子。我们的孩子……”他重复说着,言语里有一种强压下去的不平静。

  这个孩子是景佳人的一部分,而景佳人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