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15.第315章 要为你受罚
  景佳人就要下马,冷冽的嗓音传来:“别动。”

  西门龙霆寒着脸而来,保镖为他分开路。

  他站在马前,伸手欲抱她下马。

  景佳人微微一怔:“不必劳烦你的大驾了,我知道怎么下马。”

  “你试试看。”

  “……”

  景佳人只好把双手交给他,就同以前一样——

  她微微往下跳的时候落进他宽大的怀里。

  他身上邪迷的气息佛来,几天没有亲密而已,突然抱在一起,她居然有些迷荡。

  西门龙霆待她站稳,就放了手。

  这边,景美琳在保镖的帮助下,也下到地上,两条腿酸软得立即坐在地上。

  西门龙霆犀利的目光一扫:“没有我的命令,谁允许你们斗马?”

  “斗马,谁说的?我们不过是雅兴地骑骑罢了。”

  “雅兴?”西门龙霆看向景美琳,她显然很不雅兴。

  “她做了一些惹我不高兴的事,”景佳人举起手里的马鞭,“我就教训教训罢了。”

  深沉的目光明显在追究,什么不高兴的事?

  “她们在我的甜点里加盐巴,咖啡里加辣椒酱。”

  “……”

  “不过是小事而已,我已经给过教训了。”

  西门龙霆冷然说:“没有我的命令,你再敢骑马——你所骑乘的马将受到50棍的杖刑。”

  景佳人:“……”

  几个保镖牵起景佳人那匹马,准备去受刑。

  “等等!”景佳人猛地拉住缰绳的这一端,“马什么也不懂,马何其无辜,为什么要责罚它呢?”

  “你是它的主人,它当是要为你受罚。”

  “我做什么事自有分寸!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没有伤到胎儿半分吗?”景佳人觉得他真是不可理喻,“我下次注意就是了。”

  “不给一点惩罚,你不会长记性。”西门龙霆冷淡地说。

  “别担心,我记性好得很!我说过了只有这一次,就绝没有下一次!”

  该死,她给景美琳她们“长记性”,西门龙霆给她“长记性”。

  作为一个爱骑马的人,绝对是极为爱马的。

  “放过它,50棍,它不死也残疾了。”

  西门龙霆嗤了声:“不过是一只畜生,你也这么紧张在意?”

  “畜生也是一条生命。”

  “是么,”他冷声回问,“你肚子里的孩子就不是命?”

  “……”

  “或者说,它还不如一头畜生更值得你的怜惜?”

  说吃避孕药就吃避孕药,说打胎就打胎,她谎话扯得眼皮都不眨一下的,在他牢牢的监控之下,还想瞒天过海,为所欲为……

  西门龙霆越想心口就越痛,冷然说:“你现在能好好站在这里,别忘了是托谁的福。”

  景佳人面色苍白:“我没忘,是孩子!”

  “若伤了孩子半分,下次棍刑的就是你。”

  景佳人嘲讽一笑:“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记住的。”

  景美琳皱着眉,看到西门龙霆对景佳人截然不同的态度,非常惊讶。听到他说的残酷无情的话,更是心惊。

  难道他已经对景佳人腻了?现在留着她只是为了孩子?景佳人就要下马,冷冽的嗓音传来:“别动。”

  西门龙霆寒着脸而来,保镖为他分开路。

  他站在马前,伸手欲抱她下马。

  景佳人微微一怔:“不必劳烦你的大驾了,我知道怎么下马。”

  “你试试看。”

  “……”

  景佳人只好把双手交给他,就同以前一样——

  她微微往下跳的时候落进他宽大的怀里。

  他身上邪迷的气息佛来,几天没有亲密而已,突然抱在一起,她居然有些迷荡。

  西门龙霆待她站稳,就放了手。

  这边,景美琳在保镖的帮助下,也下到地上,两条腿酸软得立即坐在地上。

  西门龙霆犀利的目光一扫:“没有我的命令,谁允许你们斗马?”

  “斗马,谁说的?我们不过是雅兴地骑骑罢了。”

  “雅兴?”西门龙霆看向景美琳,她显然很不雅兴。

  “她做了一些惹我不高兴的事,”景佳人举起手里的马鞭,“我就教训教训罢了。”

  深沉的目光明显在追究,什么不高兴的事?

  “她们在我的甜点里加盐巴,咖啡里加辣椒酱。”

  “……”

  “不过是小事而已,我已经给过教训了。”

  西门龙霆冷然说:“没有我的命令,你再敢骑马——你所骑乘的马将受到50棍的杖刑。”

  景佳人:“……”

  几个保镖牵起景佳人那匹马,准备去受刑。

  “等等!”景佳人猛地拉住缰绳的这一端,“马什么也不懂,马何其无辜,为什么要责罚它呢?”

  “你是它的主人,它当是要为你受罚。”

  “我做什么事自有分寸!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没有伤到胎儿半分吗?”景佳人觉得他真是不可理喻,“我下次注意就是了。”

  “不给一点惩罚,你不会长记性。”西门龙霆冷淡地说。

  “别担心,我记性好得很!我说过了只有这一次,就绝没有下一次!”

  该死,她给景美琳她们“长记性”,西门龙霆给她“长记性”。

  作为一个爱骑马的人,绝对是极为爱马的。

  “放过它,50棍,它不死也残疾了。”

  西门龙霆嗤了声:“不过是一只畜生,你也这么紧张在意?”

  “畜生也是一条生命。”

  “是么,”他冷声回问,“你肚子里的孩子就不是命?”

  “……”

  “或者说,它还不如一头畜生更值得你的怜惜?”

  说吃避孕药就吃避孕药,说打胎就打胎,她谎话扯得眼皮都不眨一下的,在他牢牢的监控之下,还想瞒天过海,为所欲为……

  西门龙霆越想心口就越痛,冷然说:“你现在能好好站在这里,别忘了是托谁的福。”

  景佳人面色苍白:“我没忘,澳门赌博网站:是孩子!”

  “若伤了孩子半分,下次棍刑的就是你。”

  景佳人嘲讽一笑:“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记住的。”

  景美琳皱着眉,看到西门龙霆对景佳人截然不同的态度,非常惊讶。听到他说的残酷无情的话,更是心惊。

  难道他已经对景佳人腻了?现在留着她只是为了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