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14.第314章 我自己下马
  两人回头,就看到她被从马背甩下,在草地上滚动的情形。

  景佳人挽起唇:“她解脱了,就等你了。”

  景美琳不敢置信地问:“你在等我们掉下马背才放过我们?”

  “不然呢?”

  “你——心肠太歹毒了!”

  “别担心,草皮这么厚,摔不死你们。”景佳人手起鞭落!

  景美琳的个性景佳人太清楚了,不给她一点严厉教训,她吃不到苦头,就不知道事情的利害关系。

  这次是下药,谋划让她流产,下次呢?

  几个佣人将景美惠从草地上扶起来,她虽然只被草划破点了皮肤,可是太大的惊吓已经让她哆哆嗦嗦,站不稳脚了。

  景美琳的凄厉惨叫还在马场里回荡……

  “放我下去!放我下去!”她不想落马,她怕摔伤!

  那凄厉的叫声在庄园上回荡。

  而这边,佣人定时敲开书房门,向西门龙霆报备景佳人的行踪。

  “景小姐半个小时前去了马场。”

  西门龙霆手里的笔一顿,笔芯差点被压断:“马场?”

  “是的,她好像在跟景家两位小姐斗马……方才景家三小姐已经落马。”

  斗马——!

  西门龙霆眼瞳一红,立即如豹子般愤怒崛起。

  景佳人逗景美琳正逗得不亦乐乎:“我今天只是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教训,让你们长个记性。你有没有好好反省自己到底哪里错了?”

  “我错了,我错了……”

  平时强势泼辣的景美琳,今天是真的很低声下气了。

  “那你说说看,你到底哪里做错了?”

  “我们是一家人,我不该对你有坏心思,现在景家都是靠你才能住上这么漂亮的庄园…才能平步青云……”景美琳颤巍巍地说,“放我下去吧。”

  景佳人点头说:“你能明白这一点最好。现在你们跟我是一条船上的人,我好你们好,我差,你们比我更差。别暗中对我做这些手脚,伤害我为了逞一时之快,到头来只会牵连整个景家落难。”

  这件事她不告诉西门龙霆,就是知道他的手段,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是人命关天。

  她自己私下解决就好,省的事情闹大。

  景美琳狂点头:“你说的是,是我个性冲动了……”

  景佳人收起皮鞭,觉得事情就到这里为止了。

  “景小姐,你在做什么,还不快下来!”

  一个别扭的法文腔突然出现。

  景佳人看去,是威尔逊,带着一大群的保镖,自然就少不了他紧跟不舍的主人。

  西门龙霆那脸色比泼了墨水还黑,侧首冷冷地吩咐了什么。

  就见几个保镖往这边跑来——

  景佳人捏住马鞭,该死,他怎么在这时候出现?

  喂马的饲养员一吹哨子,两匹马立即听懂指挥,变得极为温驯平静,放慢脚步朝西门龙霆走过去。

  几个保镖趁机拥来,想要将她扶下马背。

  景佳人高高坐着:“不用你们,我自己下马。”

  “帮帮我,扶我下去……我腿软。”景美琳哭腔着嗓音,全身发软地抱在马背上。两人回头,就看到她被从马背甩下,在草地上滚动的情形。

  景佳人挽起唇:“她解脱了,就等你了。”

  景美琳不敢置信地问:“你在等我们掉下马背才放过我们?”

  “不然呢?”

  “你——心肠太歹毒了!”

  “别担心,草皮这么厚,摔不死你们。”景佳人手起鞭落!

  景美琳的个性景佳人太清楚了,不给她一点严厉教训,她吃不到苦头,就不知道事情的利害关系。

  这次是下药,谋划让她流产,下次呢?

  几个佣人将景美惠从草地上扶起来,她虽然只被草划破点了皮肤,可是太大的惊吓已经让她哆哆嗦嗦,站不稳脚了。

  景美琳的凄厉惨叫还在马场里回荡……

  “放我下去!放我下去!”她不想落马,她怕摔伤!

  那凄厉的叫声在庄园上回荡。

  而这边,佣人定时敲开书房门,向西门龙霆报备景佳人的行踪。

  “景小姐半个小时前去了马场。”

  西门龙霆手里的笔一顿,笔芯差点被压断:“马场?”

  “是的,她好像在跟景家两位小姐斗马……方才景家三小姐已经落马。”

  斗马——!

  西门龙霆眼瞳一红,立即如豹子般愤怒崛起。

  景佳人逗景美琳正逗得不亦乐乎:“我今天只是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教训,让你们长个记性。你有没有好好反省自己到底哪里错了?”

  “我错了,我错了……”

  平时强势泼辣的景美琳,今天是真的很低声下气了。

  “那你说说看,你到底哪里做错了?”

  “我们是一家人,我不该对你有坏心思,现在景家都是靠你才能住上这么漂亮的庄园…才能平步青云……”景美琳颤巍巍地说,“放我下去吧。”

  景佳人点头说:“你能明白这一点最好。现在你们跟我是一条船上的人,我好你们好,我差,你们比我更差。别暗中对我做这些手脚,伤害我为了逞一时之快,到头来只会牵连整个景家落难。”

  这件事她不告诉西门龙霆,就是知道他的手段,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是人命关天。

  她自己私下解决就好,省的事情闹大。

  景美琳狂点头:“你说的是,是我个性冲动了……”

  景佳人收起皮鞭,觉得事情就到这里为止了。

  “景小姐,你在做什么,还不快下来!”

  一个别扭的法文腔突然出现。

  景佳人看去,是威尔逊,带着一大群的保镖,自然就少不了他紧跟不舍的主人。

  西门龙霆那脸色比泼了墨水还黑,侧首冷冷地吩咐了什么。

  就见几个保镖往这边跑来——

  景佳人捏住马鞭,该死,他怎么在这时候出现?

  喂马的饲养员一吹哨子,两匹马立即听懂指挥,变得极为温驯平静,放慢脚步朝西门龙霆走过去。

  几个保镖趁机拥来,想要将她扶下马背。

  景佳人高高坐着:“不用你们,我自己下马。”

  “帮帮我,扶我下去……我腿软。”景美琳哭腔着嗓音,全身发软地抱在马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