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13.第313章 把玩着马鞭
  而景家三姐妹怕摔怕疼,远远不是景佳人的对手。

  景佳人一拉缰绳,就仿佛掌控着方向盘,要马儿往东就往东。

  景美琳看见景佳人远远骑着白色的大马儿朝她们过来,皱起眉:“那女人怎么也来了?”

  “孕妇还敢骑马……”景美惠目光一亮,“这不是最好的时机么?”

  “你的意思是说?”景美琳如梦初醒。

  景佳人悠闲地骑过来:“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呢?”

  “我们聊什么关你屁事?”景美琳不客气地回。

  景佳人挽起迷人的笑意:“是不是在聊,怎样让我落下马背,流掉腹中的宝宝呢?”

  景美琳脸色大变。

  景美惠慌忙澄清:“佳人,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

  “是吗,我也希望它只是个玩笑。”景佳人举起手里的鞭子,粗重而柔软的鞭子在她纤细的手中缠绕了一圈,“不过据我所知,某人在我的饮料里下了避孕药。”

  景美琳脸色更慌,猛地看向景美惠。

  “阻止我怀孕的计划失败了,她们竟然又打着让我堕胎的主意。啧啧啧,也不看看现在她们所在的是谁的地盘。”

  手中的鞭子展开,景佳人抓着鞭子的另一头,用力蹬了蹬。

  “你,你想做什么?”景美琳意识到不妙。

  “告诉你们,谁才是这个庄园的主人。”

  景佳人挥手一甩,刷,鞭子落到景美琳骏马的屁股上。

  那重重的一鞭下去,马儿痛得嘶鸣一声,立即朝前横冲直撞地乱跑起来。

  景美琳紧紧抓住缰绳:“啊,停下,救命……”

  景美惠也开始变脸色:“佳人,你一定是从哪儿听错了消息,我们怎么会……”

  话音刚落,景佳人又是一鞭子下去。

  “嘶——”

  正好景家这两姐妹骑马都是弱势,平时只敢慢骑,这种随时会把她们甩下马背的颠法已经把她们吓得花容失色。

  景佳人优哉游哉,看到她们谁的马脚步变慢了,就骑上前去,狠狠地补一鞭。

  两匹马就像陀螺,在马场里旋转着乱跑。

  “景佳人,够了!摔下去不是闹着玩的!”

  “大不了就是缺胳膊断腿的,”景佳人笑着眯眼,“没关系,你若残废了,我养你一辈子。”

  “你——”景美琳脸色青白,“我不会放过你。”

  景佳人又是一鞭!

  折腾了十几个来回,景美琳从开始的盛气凌人,到后面吓得面如枯槁,低声哀求:“我真的快支撑不住了,我两条腿都在发抖,我马上就要掉下去……”

  夹马夹得太久,两条腿都要僵掉了。

  景佳人把玩着马鞭问:“避孕药是不是你放的。”

  “是……”她不敢再不承认。

  “你们想,如果我告诉他,你们不但对我下避孕药,还妄图对我的孩子痛下杀手,会是什么下场?”景佳人厉声问,“你应该知道他的个性,想试试他的威信吗?”

  景美琳怕了:“我……只是一时冲动,我下次不敢了……”

  “啊!”景美惠突然发出凄厉的惨叫。而景家三姐妹怕摔怕疼,远远不是景佳人的对手。

  景佳人一拉缰绳,就仿佛掌控着方向盘,要马儿往东就往东。

  景美琳看见景佳人远远骑着白色的大马儿朝她们过来,皱起眉:“那女人怎么也来了?”

  “孕妇还敢骑马……”景美惠目光一亮,“这不是最好的时机么?”

  “你的意思是说?”景美琳如梦初醒。

  景佳人悠闲地骑过来:“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呢?”

  “我们聊什么关你屁事?”景美琳不客气地回。

  景佳人挽起迷人的笑意:“是不是在聊,澳门赌博网站:怎样让我落下马背,流掉腹中的宝宝呢?”

  景美琳脸色大变。

  景美惠慌忙澄清:“佳人,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

  “是吗,我也希望它只是个玩笑。”景佳人举起手里的鞭子,粗重而柔软的鞭子在她纤细的手中缠绕了一圈,“不过据我所知,某人在我的饮料里下了避孕药。”

  景美琳脸色更慌,猛地看向景美惠。

  “阻止我怀孕的计划失败了,她们竟然又打着让我堕胎的主意。啧啧啧,也不看看现在她们所在的是谁的地盘。”

  手中的鞭子展开,景佳人抓着鞭子的另一头,用力蹬了蹬。

  “你,你想做什么?”景美琳意识到不妙。

  “告诉你们,谁才是这个庄园的主人。”

  景佳人挥手一甩,刷,鞭子落到景美琳骏马的屁股上。

  那重重的一鞭下去,马儿痛得嘶鸣一声,立即朝前横冲直撞地乱跑起来。

  景美琳紧紧抓住缰绳:“啊,停下,救命……”

  景美惠也开始变脸色:“佳人,你一定是从哪儿听错了消息,我们怎么会……”

  话音刚落,景佳人又是一鞭子下去。

  “嘶——”

  正好景家这两姐妹骑马都是弱势,平时只敢慢骑,这种随时会把她们甩下马背的颠法已经把她们吓得花容失色。

  景佳人优哉游哉,看到她们谁的马脚步变慢了,就骑上前去,狠狠地补一鞭。

  两匹马就像陀螺,在马场里旋转着乱跑。

  “景佳人,够了!摔下去不是闹着玩的!”

  “大不了就是缺胳膊断腿的,”景佳人笑着眯眼,“没关系,你若残废了,我养你一辈子。”

  “你——”景美琳脸色青白,“我不会放过你。”

  景佳人又是一鞭!

  折腾了十几个来回,景美琳从开始的盛气凌人,到后面吓得面如枯槁,低声哀求:“我真的快支撑不住了,我两条腿都在发抖,我马上就要掉下去……”

  夹马夹得太久,两条腿都要僵掉了。

  景佳人把玩着马鞭问:“避孕药是不是你放的。”

  “是……”她不敢再不承认。

  “你们想,如果我告诉他,你们不但对我下避孕药,还妄图对我的孩子痛下杀手,会是什么下场?”景佳人厉声问,“你应该知道他的个性,想试试他的威信吗?”

  景美琳怕了:“我……只是一时冲动,我下次不敢了……”

  “啊!”景美惠突然发出凄厉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