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05.第305章 天大的误会
  一口饮尽。

  鲜血加酒沾在他猩红的唇上,他咧着唇,红艳艳的,如刚吸食过人血的魔鬼。

  “查,冷麟天x号到x号的行程。”

  威尔逊立即吩咐下去,贯彻主人的命令。

  景佳人的孕期很短,大概一个星期到十天左右,那正是在她逃亡q市的时期。

  也是这个时期,她多了倾城之恋,证明她和冷麟天有私下会面。

  西门龙霆摇晃着酒杯,大口大口的喝酒,辛辣的味道却盖不住心口的抽痛。

  半小时后,威尔逊接到电话,应了几声,目光瞄向西门龙霆……

  冷然的男人不知道灌了多少酒,背影还是野兽般的勃起。

  “查到了?”森冷的嗓音非常清醒。

  “冷少爷的行踪成谜,不管是出境还是过关,都是黑户,所以调查不了他的行踪。不过,在z市的旋转餐厅里我好像看过他——冷先生长相这么醒目,令人过目不忘,加上他当时的出现引起过一阵不小的骚动。我当时未曾多想,也没去证实。”

  长相醒目4个字,立即让西门龙霆龙颜不悦!

  冷麟天的长相无可挑剔,背景,家世也全都跟他匹敌。是个强劲对手。

  他感到一股自己的所属物被窥视的巨大危机。

  威尔逊:“方才我让人调出了那天旋转餐厅里的监控录像……没想到他果然去过。”

  吧台旋转高脚椅缓缓地转过来。

  西门龙霆手持威士忌,脸上的表情阴霾邪魅,可怖至极:“录像?”

  “他们正在剪辑,马上就传过来。”

  ……

  景佳人被关在起居室里,由佣人看守着。

  她绝对不会想到,世界上会有这么巧的事。她在旋转餐厅里走错了包间的一个巧合,会变成她跟冷麟天有苟且罪证的最重要凭据。

  其实对她而言,这个天大的误会是好事。

  冷麟天会成为保护尚彦轩的最好盾牌——

  以西门龙霆的权势只有冷麟天可以一博。他若把精力都放在对付冷麟天上,绝不会去调查冷家二少冷傲风了。

  不过此时的景佳人也并不知道冷麟天和尚彦轩不是同一人。

  ……

  西门龙霆看着监控录像里,景佳人从冷麟天所在的包间走出来……

  由于保护客人**,澳门赌博网站:包间里没有监控器,所以景佳人进去的画面没有拍摄下来。

  景佳人走出包间后不久,冷麟天也出来了,靠在门边,盯着西门龙霆挽着她离开的背影,嘴角弯起的那一抹暧昧不明的笑意。

  录像回倒,回倒,回倒……

  无数次地回倒。

  每回倒一次,西门龙霆的心就宛如割肉。

  他自虐式地盯着荧幕。她竟在他的眼皮底下都敢跟冷麟天偷偷私会。

  画面定格在冷麟天最后那一抹笑意之中,他的脸被无限放大,占满了荧屏——

  仿佛那笑意里写满了对西门龙霆的讽刺!

  西门龙霆脸色漠然,手背青筋暴跳,忽然抓起酒瓶朝电视机上狠狠一摔。

  酒泼在屏幕上,不知道是不是线路进了水,不稳定地出现杂乱的雪花……一口饮尽。

  鲜血加酒沾在他猩红的唇上,他咧着唇,红艳艳的,如刚吸食过人血的魔鬼。

  “查,冷麟天x号到x号的行程。”

  威尔逊立即吩咐下去,贯彻主人的命令。

  景佳人的孕期很短,大概一个星期到十天左右,那正是在她逃亡q市的时期。

  也是这个时期,她多了倾城之恋,证明她和冷麟天有私下会面。

  西门龙霆摇晃着酒杯,大口大口的喝酒,辛辣的味道却盖不住心口的抽痛。

  半小时后,威尔逊接到电话,应了几声,目光瞄向西门龙霆……

  冷然的男人不知道灌了多少酒,背影还是野兽般的勃起。

  “查到了?”森冷的嗓音非常清醒。

  “冷少爷的行踪成谜,不管是出境还是过关,都是黑户,所以调查不了他的行踪。不过,在z市的旋转餐厅里我好像看过他——冷先生长相这么醒目,令人过目不忘,加上他当时的出现引起过一阵不小的骚动。我当时未曾多想,也没去证实。”

  长相醒目4个字,立即让西门龙霆龙颜不悦!

  冷麟天的长相无可挑剔,背景,家世也全都跟他匹敌。是个强劲对手。

  他感到一股自己的所属物被窥视的巨大危机。

  威尔逊:“方才我让人调出了那天旋转餐厅里的监控录像……没想到他果然去过。”

  吧台旋转高脚椅缓缓地转过来。

  西门龙霆手持威士忌,脸上的表情阴霾邪魅,可怖至极:“录像?”

  “他们正在剪辑,马上就传过来。”

  ……

  景佳人被关在起居室里,由佣人看守着。

  她绝对不会想到,世界上会有这么巧的事。她在旋转餐厅里走错了包间的一个巧合,会变成她跟冷麟天有苟且罪证的最重要凭据。

  其实对她而言,这个天大的误会是好事。

  冷麟天会成为保护尚彦轩的最好盾牌——

  以西门龙霆的权势只有冷麟天可以一博。他若把精力都放在对付冷麟天上,绝不会去调查冷家二少冷傲风了。

  不过此时的景佳人也并不知道冷麟天和尚彦轩不是同一人。

  ……

  西门龙霆看着监控录像里,景佳人从冷麟天所在的包间走出来……

  由于保护客人**,包间里没有监控器,所以景佳人进去的画面没有拍摄下来。

  景佳人走出包间后不久,冷麟天也出来了,靠在门边,盯着西门龙霆挽着她离开的背影,嘴角弯起的那一抹暧昧不明的笑意。

  录像回倒,回倒,回倒……

  无数次地回倒。

  每回倒一次,西门龙霆的心就宛如割肉。

  他自虐式地盯着荧幕。她竟在他的眼皮底下都敢跟冷麟天偷偷私会。

  画面定格在冷麟天最后那一抹笑意之中,他的脸被无限放大,占满了荧屏——

  仿佛那笑意里写满了对西门龙霆的讽刺!

  西门龙霆脸色漠然,手背青筋暴跳,忽然抓起酒瓶朝电视机上狠狠一摔。

  酒泼在屏幕上,不知道是不是线路进了水,不稳定地出现杂乱的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