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04.第304章 最后一次机会
  “……”

  “你说不是就不是,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如果你不会后悔的话!”

  后悔两个字,像尖刀刺到西门龙霆胸口。他是一定会后悔的,现在还没有做,就已经后悔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分明是她做错了,她还敢理直气壮地威胁他!

  西门龙霆恨不得掐死,可是看到她苍白的脸色,猛地放开她的下巴,挥手一扫!

  他身边就是个立式的欧式吊钟。

  拳头狠狠地砸到玻璃面板上,闹钟颤抖了一下,玻璃出现裂纹。

  景佳人以为那一拳会朝她砸来的,认命地闭着眼睛。

  却听到恶魔冷然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

  “你最好祈祷这个孩子是我的。”

  “……”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看在孩子的份上。若孩子不是我的,”西门龙霆的眼中出现杀意,“我就让你香销玉沉。”

  既然她不爱他,不要他,他也不会放了她,让她成为别人的女人。

  一旦想到她或许爬上冷麟天的床,被他拥抱爱抚,他就要发狂了!

  “你好好反省,没有我的命令,不得离开这个房间!”

  冷冷地转过身,他大步走到门口,又肃杀命令:“把所有危险的东西收起来。在我查出孩子是谁的以前,你敢伤它半毫,我让整个景家陪葬!”

  他的话凌厉恐怖,绝对不是威胁,笃定的口气告诉她他一定会说到做到。

  威尔逊吩咐几个佣人,24小时轮流看守她,照顾她,然后紧跟着西门龙霆离开。

  景佳人茫然无力地站在那里,他怎么查出孩子是不是他的?在孩子生出来以前,他能用什么办法查?

  可是,孩子分明就是他的——

  景佳人挽起唇,惨然地笑了。

  她固然是有错,可这些错误也是西门龙霆为她制造了囚笼和困境,逼她不得不犯下的。他就没错吗?

  现在东窗事发,他立即变得跟平时判若两人。

  这段时间他对她关怀细致,仿佛他真的爱上了她,那眼里看她满满的柔情差点连她都要被骗了。

  还好,她守住自己的心,每天都在坚定立场。

  今天他不就露出他本来的真面目么。

  如果孩子不是他的,他竟要杀她!

  景佳人眼中的苍然逐渐变得冷漠,他留着她,不过是为了享受征服的快感,外加让她为他生儿育女。

  泄~欲玩偶加代生工具的角色而已,她看了看手中的钻戒,这枚情~人戒指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会客室传来酒瓶磕碰摔碎的声音!

  一整面用木架打起来的置酒墙前,是一个环形的吧台。

  西门龙霆将台上的瓶瓶杯杯全都扫落在地……

  只开着射灯,小簇的灯光打在他身上脸上,他整个人幽静冷然,鲜血从拳头上涌出,顺着手指间滴落。

  威尔逊想要上前,却被少爷冷然可怕的气势震住。

  “冷麟天。”

  薄情的嘴唇弯起可怕的弧度。

  他从酒架里拿出一瓶酒,咬开木塞,倒出的酒混着他几滴鲜血匀开,在酒杯里行成诡异扩散的颜色。“……”

  “你说不是就不是,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如果你不会后悔的话!”

  后悔两个字,像尖刀刺到西门龙霆胸口。他是一定会后悔的,现在还没有做,就已经后悔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分明是她做错了,她还敢理直气壮地威胁他!

  西门龙霆恨不得掐死,可是看到她苍白的脸色,猛地放开她的下巴,挥手一扫!

  他身边就是个立式的欧式吊钟。

  拳头狠狠地砸到玻璃面板上,闹钟颤抖了一下,玻璃出现裂纹。

  景佳人以为那一拳会朝她砸来的,认命地闭着眼睛。

  却听到恶魔冷然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

  “你最好祈祷这个孩子是我的。”

  “……”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看在孩子的份上。若孩子不是我的,”西门龙霆的眼中出现杀意,“我就让你香销玉沉。”

  既然她不爱他,不要他,他也不会放了她,让她成为别人的女人。

  一旦想到她或许爬上冷麟天的床,被他拥抱爱抚,他就要发狂了!

  “你好好反省,没有我的命令,不得离开这个房间!”

  冷冷地转过身,他大步走到门口,又肃杀命令:“把所有危险的东西收起来。在我查出孩子是谁的以前,你敢伤它半毫,我让整个景家陪葬!”

  他的话凌厉恐怖,绝对不是威胁,笃定的口气告诉她他一定会说到做到。

  威尔逊吩咐几个佣人,24小时轮流看守她,照顾她,然后紧跟着西门龙霆离开。

  景佳人茫然无力地站在那里,他怎么查出孩子是不是他的?在孩子生出来以前,他能用什么办法查?

  可是,孩子分明就是他的——

  景佳人挽起唇,惨然地笑了。

  她固然是有错,可这些错误也是西门龙霆为她制造了囚笼和困境,逼她不得不犯下的。他就没错吗?

  现在东窗事发,他立即变得跟平时判若两人。

  这段时间他对她关怀细致,仿佛他真的爱上了她,那眼里看她满满的柔情差点连她都要被骗了。

  还好,她守住自己的心,每天都在坚定立场。

  今天他不就露出他本来的真面目么。

  如果孩子不是他的,他竟要杀她!

  景佳人眼中的苍然逐渐变得冷漠,他留着她,不过是为了享受征服的快感,外加让她为他生儿育女。

  泄~欲玩偶加代生工具的角色而已,她看了看手中的钻戒,这枚情~人戒指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会客室传来酒瓶磕碰摔碎的声音!

  一整面用木架打起来的置酒墙前,是一个环形的吧台。

  西门龙霆将台上的瓶瓶杯杯全都扫落在地……

  只开着射灯,小簇的灯光打在他身上脸上,他整个人幽静冷然,鲜血从拳头上涌出,顺着手指间滴落。

  威尔逊想要上前,却被少爷冷然可怕的气势震住。

  “冷麟天。”

  薄情的嘴唇弯起可怕的弧度。

  他从酒架里拿出一瓶酒,咬开木塞,倒出的酒混着他几滴鲜血匀开,在酒杯里行成诡异扩散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