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03.第303章 是个不平夜
  景佳人目光转了一下:“如果我告诉你,这根项链跟我妈的过去有关,我非要它是为了圆我妈妈的梦,你信吗?”

  西门龙霆的表情显然不信。

  景佳人此时把景妈妈拉进来,明显是知道景妈妈的病情很好地成为阻碍西门龙霆调查的屏障。

  至于景爸爸,就算对这根项链毫不知情,也属正常。

  她就是让西门龙霆无从下手调查。

  “我不得不佩服,你到现在这个时候了,还在耍你的小聪明。”西门龙霆深红的瞳孔仿佛可以看透她,“你越保护冷麟天,越证明你们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你真是幻想狂……你可以问整个景家,我是否有跟冷家少爷有过接触?我的初恋情人只有一个,商炎宣,现在已经生死不明……”

  “……”

  “再者,在岛屿里是我的第一次,我从始至终只有过你一个男人。”

  西门龙霆一定是嫉妒得失去了理智。

  残忍地说道:“第一次你的确是处,后来呢,你在接受那笔六千万的恩惠时,以及这根有价无市的项链……谁知道你有没有爬上他的床?”

  “我没有。”

  “女人,你总是让我这么惊讶。”西门龙霆手指抽紧,“该不会你肚里的孩子也是哪个男人的野种。你瞒着我打掉他,就是怕我知道么?”

  景佳人浑身一僵,受到极大的侮辱,终于因这句话忍到极限。

  漆黑分明的眼狠狠地瞪着他,充满了无言的控诉:“你要这样想,我也无话可说。”

  西门龙霆的胸口在震痛。

  “对啊,孩子不是你的,”她恼火地说,“现在就带我去打掉!”

  “……”

  “你敢让我生下来你就是孬种!”

  看来今晚注定是个不平夜了。

  此时,在起居室里到处搜查的佣人,已经从马桶的水箱里找到了打胎药。

  他们连垃圾桶都没有放过,所以看到卫生棉居然卷得那么好,还被纸包着,就打开看到了测孕棒。

  当这些罪证都被捧上来——

  西门龙霆没想到,搜查的是避孕药,查出的竟是打胎药。

  好强大的惊喜!

  她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吃着避孕药,用着测孕棒,并且随时准备打掉孩子。

  大手一挥,东西狠狠摔在地上,药丸洒了一地。

  “谁给你的?”

  “……”

  “这些东西是谁帮你送进来,我让他血债血偿!”

  景佳人别开脸,已经连说谎的力气都没有了。忽然有一种玉石俱焚的冲动。

  死了算了,还逃什么,带着宝宝一起离开这个世界,才是逃离恶魔最快的办法!

  “最近跟她接触的人都有谁?!”

  “最密切的是景中天景先生。”威尔逊答。这是整个庄园有目共睹的事。

  “景佳人,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西门龙霆最残暴的一面被挑出来。

  景佳人身形晃了一下,面色苍白:“你敢动我的家人,我就弄死你的孩子!”

  “孩子怎么又是我的了?”

  “好,”景佳人点头,表情诡异,“很好。”景佳人目光转了一下:“如果我告诉你,这根项链跟我妈的过去有关,我非要它是为了圆我妈妈的梦,你信吗?”

  西门龙霆的表情显然不信。

  景佳人此时把景妈妈拉进来,明显是知道景妈妈的病情很好地成为阻碍西门龙霆调查的屏障。

  至于景爸爸,就算对这根项链毫不知情,也属正常。

  她就是让西门龙霆无从下手调查。

  “我不得不佩服,你到现在这个时候了,还在耍你的小聪明。”西门龙霆深红的瞳孔仿佛可以看透她,“你越保护冷麟天,越证明你们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你真是幻想狂……你可以问整个景家,我是否有跟冷家少爷有过接触?我的初恋情人只有一个,商炎宣,现在已经生死不明……”

  “……”

  “再者,在岛屿里是我的第一次,我从始至终只有过你一个男人。”

  西门龙霆一定是嫉妒得失去了理智。

  残忍地说道:“第一次你的确是处,后来呢,你在接受那笔六千万的恩惠时,以及这根有价无市的项链……谁知道你有没有爬上他的床?”

  “我没有。”

  “女人,你总是让我这么惊讶。”西门龙霆手指抽紧,“该不会你肚里的孩子也是哪个男人的野种。你瞒着我打掉他,就是怕我知道么?”

  景佳人浑身一僵,受到极大的侮辱,终于因这句话忍到极限。

  漆黑分明的眼狠狠地瞪着他,充满了无言的控诉:“你要这样想,我也无话可说。”

  西门龙霆的胸口在震痛。

  “对啊,孩子不是你的,”她恼火地说,“现在就带我去打掉!”

  “……”

  “你敢让我生下来你就是孬种!”

  看来今晚注定是个不平夜了。

  此时,在起居室里到处搜查的佣人,已经从马桶的水箱里找到了打胎药。

  他们连垃圾桶都没有放过,所以看到卫生棉居然卷得那么好,还被纸包着,就打开看到了测孕棒。

  当这些罪证都被捧上来——

  西门龙霆没想到,搜查的是避孕药,查出的竟是打胎药。

  好强大的惊喜!

  她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吃着避孕药,用着测孕棒,并且随时准备打掉孩子。

  大手一挥,东西狠狠摔在地上,药丸洒了一地。

  “谁给你的?”

  “……”

  “这些东西是谁帮你送进来,我让他血债血偿!”

  景佳人别开脸,已经连说谎的力气都没有了。忽然有一种玉石俱焚的冲动。

  死了算了,还逃什么,带着宝宝一起离开这个世界,才是逃离恶魔最快的办法!

  “最近跟她接触的人都有谁?!”

  “最密切的是景中天景先生。”威尔逊答。这是整个庄园有目共睹的事。

  “景佳人,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西门龙霆最残暴的一面被挑出来。

  景佳人身形晃了一下,面色苍白:“你敢动我的家人,我就弄死你的孩子!”

  “孩子怎么又是我的了?”

  “好,”景佳人点头,表情诡异,“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