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295.第295章 我绝不会爱上你
  “恶魔和奴仆,金主和情~妇,再不然嫖客和娼妓。”她轻笑说,“什么苟且的关系都可以,但就是与爱无关。”

  她澄净清明的眼睛仿佛在嘲讽:请不要污染纯洁的爱情!

  西门龙霆眼色一沉:“如果我非得爱你?”

  “那你就惨了……”

  “……”

  “别告诉我,你真的爱上我了。”景佳人问。

  西门龙霆咧起薄唇,笑得邪肆而冷清:“在我眼里,你永远只是一个玩物。”

  景佳人嘴角的笑容敛去。

  “别担心,我不会爱你。”

  她连做梦都恨不得他死,他的爱对她来说不过是枷锁,是被她肆意伤害和践踏他的筹码。既然她把他们看做这样的关系,他如她所愿——

  “也对,”景佳人冷漠说,“西门大少爷怎么会爱人?像你这种人,一辈子都不会爱人。”

  “……”

  “当然,你也别妄想在我这里得到征服的快乐,我也不会爱你!”

  西门龙霆的情绪再也hlod不住,大力一掀,景佳人就从他的怀里跌到了沙发上。

  他冷冷地站起来,全身犹如发寒的冰窖。

  朝前走了几步,又阴郁地折回来,如一头焦虑的野兽,猛地掐住她的下颌,那猩红的眼也在瞬间凑到眼前。

  就仿佛被野兽抓住,近在咫尺的獠牙朝她撕嚎。

  景佳人绕是见多了他愤怒的样子,还是被吓得一怔。

  “你想做什么?!”

  西门龙霆差一点就要把这女人掀到墙壁上去。

  如果不是他及时收住了力气和脾气,他或许会忍不住掐死她。

  心被狠狠撕裂的感觉,痛得他无处发泄,他猛地放开她,只单手就掀翻了厚重的玻璃茶几。

  景佳人惊得把双腿缩到沙发上:“你疯了!”

  “我不爱你。”

  他一字一顿,目光猩红。

  “女人,我绝不会爱上你**!”

  不爱么?为什么她只是用言语就可以化作利剑刺伤他。一个小小的眼神和动作,就仿佛可以要去他半条命。

  起居室的门轰然一声关上,家具都仿佛在震动。

  景佳人诧异地窝在那里,她知道自己刚刚挑衅了西门龙霆的权威——她就是忍不住,看到他得意高傲的样子,总是会情不自禁想要踩他一脚,不让他那样嚣张。

  但是这头暴怒的狮子,只是拔他一根毫毛而已,有必要暴躁成这样么?

  景佳人心里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有些惆怅起来。

  情不自禁拿起那本书,看着上面刚刚他指过的字。

  就在这时,门又霍然打开了!

  景佳人皱起眉,忙把书放回原位,眼睛不看他,不自然地抚摸着自己的头发。

  西门龙霆几个大步走来,身形如风,气息也如风在她面前一扫。

  大掌拿走《汉语基础学习》。

  然后,这男人就走到隔壁的书房里去了。

  冷冷地坐在旋转皮椅上,他用力扯开束缚的领结,如挫败的雄狮。她不爱他又如何,他的心已经交给她了,任何事都没办法阻止他的情感,他决心要走进她内心世界的脚步!“恶魔和奴仆,金主和情~妇,再不然嫖客和娼妓。”她轻笑说,“什么苟且的关系都可以,但就是与爱无关。”

  她澄净清明的眼睛仿佛在嘲讽:请不要污染纯洁的爱情!

  西门龙霆眼色一沉:“如果我非得爱你?”

  “那你就惨了……”

  “……”

  “别告诉我,澳门赌博网站:你真的爱上我了。”景佳人问。

  西门龙霆咧起薄唇,笑得邪肆而冷清:“在我眼里,你永远只是一个玩物。”

  景佳人嘴角的笑容敛去。

  “别担心,我不会爱你。”

  她连做梦都恨不得他死,他的爱对她来说不过是枷锁,是被她肆意伤害和践踏他的筹码。既然她把他们看做这样的关系,他如她所愿——

  “也对,”景佳人冷漠说,“西门大少爷怎么会爱人?像你这种人,一辈子都不会爱人。”

  “……”

  “当然,你也别妄想在我这里得到征服的快乐,我也不会爱你!”

  西门龙霆的情绪再也hlod不住,大力一掀,景佳人就从他的怀里跌到了沙发上。

  他冷冷地站起来,全身犹如发寒的冰窖。

  朝前走了几步,又阴郁地折回来,如一头焦虑的野兽,猛地掐住她的下颌,那猩红的眼也在瞬间凑到眼前。

  就仿佛被野兽抓住,近在咫尺的獠牙朝她撕嚎。

  景佳人绕是见多了他愤怒的样子,还是被吓得一怔。

  “你想做什么?!”

  西门龙霆差一点就要把这女人掀到墙壁上去。

  如果不是他及时收住了力气和脾气,他或许会忍不住掐死她。

  心被狠狠撕裂的感觉,痛得他无处发泄,他猛地放开她,只单手就掀翻了厚重的玻璃茶几。

  景佳人惊得把双腿缩到沙发上:“你疯了!”

  “我不爱你。”

  他一字一顿,目光猩红。

  “女人,我绝不会爱上你**!”

  不爱么?为什么她只是用言语就可以化作利剑刺伤他。一个小小的眼神和动作,就仿佛可以要去他半条命。

  起居室的门轰然一声关上,家具都仿佛在震动。

  景佳人诧异地窝在那里,她知道自己刚刚挑衅了西门龙霆的权威——她就是忍不住,看到他得意高傲的样子,总是会情不自禁想要踩他一脚,不让他那样嚣张。

  但是这头暴怒的狮子,只是拔他一根毫毛而已,有必要暴躁成这样么?

  景佳人心里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有些惆怅起来。

  情不自禁拿起那本书,看着上面刚刚他指过的字。

  就在这时,门又霍然打开了!

  景佳人皱起眉,忙把书放回原位,眼睛不看他,不自然地抚摸着自己的头发。

  西门龙霆几个大步走来,身形如风,气息也如风在她面前一扫。

  大掌拿走《汉语基础学习》。

  然后,这男人就走到隔壁的书房里去了。

  冷冷地坐在旋转皮椅上,他用力扯开束缚的领结,如挫败的雄狮。她不爱他又如何,他的心已经交给她了,任何事都没办法阻止他的情感,他决心要走进她内心世界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