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294.第294章 希不希望我爱你
  “……”

  “你再这样盯着我,我就走开了。”景佳人威胁。

  “不舒服别死撑,要第一时间告诉我。”西门龙霆收回目光,把书拿起来,坚硬的下巴靠在她肩头,“教我中文。”

  他的气息弥散过来,是只属于他的雄性气息,容易令人头晕目眩的迷醉。

  景佳人不教,他就又使用“胡茬扎人”的攻击,并且配合挠她的咯吱窝。

  景佳人被他折腾得受不了,在他的怀里颠着:“不要闹了……喂,我教就是了。”

  “这个念什么。”

  恶魔手指最基础的一个字。

  景佳人不假思索:“我。”

  他弯起唇,手指一划:“这个。”

  “爱。”

  手指又划到一个字上。

  这次景佳人没有说那么快,停顿了。

  西门龙霆咬她的耳朵,低迷的嗓音在她耳边诱惑着:“说,这个是什么字。”

  景佳人拢起眉:“你明明认识!”

  “不认识。”

  “你。”她咬牙,“你是猪的‘你’,你变态的‘你’,你有精神病的‘你’。”

  “三个字合起来念。”

  “爱你我。”

  “……顺序不对。”

  “爱我你。”

  西门龙霆抓住她的下巴,红眸危险地眯起了:“再不老实,想要半小时的深吻作为惩罚,还是一小时的双人运动?”

  “……”她怀孕了,可不能做那种事。虽然她的最终目的是流产,可是以这种方式对她来说很伤身,一不小心大流血还会进入生命垂危的状况。总之不到万不得已,不走险棋。

  “不说话,是选一小时的双人运动?”西门龙霆作势就要抱她去床上。

  景佳人及时阻止:“我念就是了。”

  西门龙霆目光深红,盯紧着她:“念。”

  那眼眸里仿佛有魔力的磁石,绞着她,让她无法呼吸。

  为什么她从他眼底里看到了紧张和期待?

  她轻轻一笑:“你爱我。”

  “……”

  “别装了,我知道你爱我,”景佳人故意激他,“你若不爱我,非得逼我说那三个字干什么。明明是假的,说出来有什么意义吗?你这么想听,是不是因为你想对我说呢?”

  西门龙霆竟不说话,不反驳。

  只是那深红的目光,更是紧迫地绞着她。

  仿佛有红色的湖水喷出来,将她卷进漩涡里,就要将她溺毙了……

  景佳人连呼吸都被剥夺,差点迷失在他的眼神里。

  他忽然挽唇一笑,玩味地问:“那么,你希望我爱你么?”

  景佳人喘了一下,回到现实中。

  西门龙霆习惯性地握起她的手,在她的手心手背还有指中的雪花钻戒上,都留下细密的吻:

  “告诉我,你希不希望我爱你?”

  “不希望。”

  三个冷漠的字,却仿佛三把带刺的尖刀,毫不留情地刺进西门龙霆的胸口。

  他冷漠的脸微微一僵,连呼吸都变得刺痛,却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

  景佳人轻佻地抚摸着他的面颊,说:“我们之间不谈爱,不配谈,亵渎了爱。”

  他的嗓音低沉得异常:“不谈爱,我们是什么关系?”“……”

  “你再这样盯着我,我就走开了。”景佳人威胁。

  “不舒服别死撑,要第一时间告诉我。”西门龙霆收回目光,把书拿起来,坚硬的下巴靠在她肩头,“教我中文。”

  他的气息弥散过来,是只属于他的雄性气息,容易令人头晕目眩的迷醉。

  景佳人不教,他就又使用“胡茬扎人”的攻击,并且配合挠她的咯吱窝。

  景佳人被他折腾得受不了,在他的怀里颠着:“不要闹了……喂,我教就是了。”

  “这个念什么。”

  恶魔手指最基础的一个字。

  景佳人不假思索:“我。”

  他弯起唇,手指一划:“这个。”

  “爱。”

  手指又划到一个字上。

  这次景佳人没有说那么快,停顿了。

  西门龙霆咬她的耳朵,低迷的嗓音在她耳边诱惑着:“说,这个是什么字。”

  景佳人拢起眉:“你明明认识!”

  “不认识。”

  “你。”她咬牙,“你是猪的‘你’,你变态的‘你’,你有精神病的‘你’。”

  “三个字合起来念。”

  “爱你我。”

  “……顺序不对。”

  “爱我你。”

  西门龙霆抓住她的下巴,红眸危险地眯起了:“再不老实,想要半小时的深吻作为惩罚,还是一小时的双人运动?”

  “……”她怀孕了,可不能做那种事。虽然她的最终目的是流产,可是以这种方式对她来说很伤身,一不小心大流血还会进入生命垂危的状况。总之不到万不得已,不走险棋。

  “不说话,是选一小时的双人运动?”西门龙霆作势就要抱她去床上。

  景佳人及时阻止:“我念就是了。”

  西门龙霆目光深红,盯紧着她:“念。”

  那眼眸里仿佛有魔力的磁石,绞着她,让她无法呼吸。

  为什么她从他眼底里看到了紧张和期待?

  她轻轻一笑:“你爱我。”

  “……”

  “别装了,我知道你爱我,”景佳人故意激他,“你若不爱我,非得逼我说那三个字干什么。明明是假的,说出来有什么意义吗?你这么想听,是不是因为你想对我说呢?”

  西门龙霆竟不说话,不反驳。

  只是那深红的目光,更是紧迫地绞着她。

  仿佛有红色的湖水喷出来,将她卷进漩涡里,就要将她溺毙了……

  景佳人连呼吸都被剥夺,差点迷失在他的眼神里。

  他忽然挽唇一笑,玩味地问:“那么,你希望我爱你么?”

  景佳人喘了一下,回到现实中。

  西门龙霆习惯性地握起她的手,在她的手心手背还有指中的雪花钻戒上,都留下细密的吻:

  “告诉我,你希不希望我爱你?”

  “不希望。”

  三个冷漠的字,却仿佛三把带刺的尖刀,毫不留情地刺进西门龙霆的胸口。

  他冷漠的脸微微一僵,连呼吸都变得刺痛,却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

  景佳人轻佻地抚摸着他的面颊,说:“我们之间不谈爱,不配谈,亵渎了爱。”

  他的嗓音低沉得异常:“不谈爱,我们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