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288.第288章 是因为思念他
  ##########################

  夜晚,天空如泼墨画的浓稠,星光闪烁。

  天鹅湖边的喷泉开始洒水,美丽的喷柱融进湖泊里,映在湖面上的城堡轻轻颤抖,仿佛有另一个虚幻的世界。

  酒足饭饱后,景佳人被恶魔揪出来吹夜风。

  星空无垠,她看着看着,生出困意。

  “……女人,我在问你话。”

  西门龙霆说话竟无人应答,侧首的瞬间发现这小女人睡着了。

  他忍不住挽起一股笑意,就要凑过去,忍不住吻她粉嫩欲滴的唇——

  “不……别过来……”

  她突然皱紧眉,梦魇地摇头。

  做噩梦了?

  西门龙霆正欲把她唤醒,紧接着,从她的唇里吐出四个字:“西门龙霆……”

  梦里有他?西门龙霆的动作停住,一股喜悦在心间炸开。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会梦见他,一定是因为思念他。

  “你再过来,我杀了你!”

  下一句话,又把西门总裁的喜悦丢进谷底。

  景佳人的双手突然挥动了一下,就仿佛手里抓着匕首,身体发着颤,又低低地说了什么。

  突然她开始哀求:“放过我吧……”

  在梦里她的刺杀显然失败了。

  西门龙霆的胸前一窒,可是那瞬间,空气中虚无的匕首仿佛真的直直刺进了他的心口。

  梦里的刺杀失败,现实里却是很成功的一刀!

  “放过我…否则我死……”

  死这个字,在夜风的吹荡中格外凄凉。

  西门龙霆脸色犹如冰霜,双手猛地掐住她的肩膀,想要将她摇醒。

  为什么只有噩梦里才会有他!她竟是这么恨他,恨到梦里都要杀他?

  杀不死他,所以她要自杀么?她敢!没有他的允许,她不准死!

  西门龙霆的双手犹如钳子,眼瞳红得要滴出血来。景佳人疼痛地呻~吟了一声,慢慢醒转过来。

  迎面对上的就是他犹如冰霜的脸。

  “你做什么?放手,痛……”

  “你做噩梦了?”

  “好像是。”

  “梦见了什么?”

  “不记得了。”景佳人是真的不记得了,只知道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噩梦。

  西门龙霆正要逼问下去,这时威尔逊脸色焦急,匆匆而来:“少爷。”

  “什么事?”

  威尔逊转用法语说了什么,西门龙霆脸色一沉,霍然起来。

  高大的身影朝前走了几步,猛地回头,冷冰冰地盯着景佳人:“我不在的时候,你最好乖乖呆在庄园里,别打任何花招。”

  景佳人问:“你要走很久?”

  “也许明天回来,也许要几天时间——怎么,你希望我走很久么?”

  “……”

  “是不是希望我这一走,永远都别回来?”

  景佳人当然是这么希望。

  “死了这条心,这愿望永不会实现!”抛下冰冷的话,西门龙霆大步向前,私人直升飞机已经停在庄园前等待。

  景佳人看这一主一仆边走边撂法文,西门龙霆的侧脸说不出的阴郁凝重,应该是非常严重的事,否则他不会在她生日这天晚上离开。##########################

  夜晚,天空如泼墨画的浓稠,星光闪烁。

  天鹅湖边的喷泉开始洒水,美丽的喷柱融进湖泊里,映在湖面上的城堡轻轻颤抖,仿佛有另一个虚幻的世界。

  酒足饭饱后,景佳人被恶魔揪出来吹夜风。

  星空无垠,她看着看着,生出困意。

  “……女人,我在问你话。”

  西门龙霆说话竟无人应答,侧首的瞬间发现这小女人睡着了。

  他忍不住挽起一股笑意,就要凑过去,忍不住吻她粉嫩欲滴的唇——

  “不……别过来……”

  她突然皱紧眉,梦魇地摇头。

  做噩梦了?

  西门龙霆正欲把她唤醒,紧接着,从她的唇里吐出四个字:“西门龙霆……”

  梦里有他?西门龙霆的动作停住,澳门赌博网站:一股喜悦在心间炸开。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会梦见他,一定是因为思念他。

  “你再过来,我杀了你!”

  下一句话,又把西门总裁的喜悦丢进谷底。

  景佳人的双手突然挥动了一下,就仿佛手里抓着匕首,身体发着颤,又低低地说了什么。

  突然她开始哀求:“放过我吧……”

  在梦里她的刺杀显然失败了。

  西门龙霆的胸前一窒,可是那瞬间,空气中虚无的匕首仿佛真的直直刺进了他的心口。

  梦里的刺杀失败,现实里却是很成功的一刀!

  “放过我…否则我死……”

  死这个字,在夜风的吹荡中格外凄凉。

  西门龙霆脸色犹如冰霜,双手猛地掐住她的肩膀,想要将她摇醒。

  为什么只有噩梦里才会有他!她竟是这么恨他,恨到梦里都要杀他?

  杀不死他,所以她要自杀么?她敢!没有他的允许,她不准死!

  西门龙霆的双手犹如钳子,眼瞳红得要滴出血来。景佳人疼痛地呻~吟了一声,慢慢醒转过来。

  迎面对上的就是他犹如冰霜的脸。

  “你做什么?放手,痛……”

  “你做噩梦了?”

  “好像是。”

  “梦见了什么?”

  “不记得了。”景佳人是真的不记得了,只知道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噩梦。

  西门龙霆正要逼问下去,这时威尔逊脸色焦急,匆匆而来:“少爷。”

  “什么事?”

  威尔逊转用法语说了什么,西门龙霆脸色一沉,霍然起来。

  高大的身影朝前走了几步,猛地回头,冷冰冰地盯着景佳人:“我不在的时候,你最好乖乖呆在庄园里,别打任何花招。”

  景佳人问:“你要走很久?”

  “也许明天回来,也许要几天时间——怎么,你希望我走很久么?”

  “……”

  “是不是希望我这一走,永远都别回来?”

  景佳人当然是这么希望。

  “死了这条心,这愿望永不会实现!”抛下冰冷的话,西门龙霆大步向前,私人直升飞机已经停在庄园前等待。

  景佳人看这一主一仆边走边撂法文,西门龙霆的侧脸说不出的阴郁凝重,应该是非常严重的事,否则他不会在她生日这天晚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