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287.第287章 恶魔不肯放她离开
  西门龙霆捋了捋她被风吹乱的发:“这次我非但不怪罪他,还送了另一只羊去成全他,我是不是个大好人?”

  景佳人一时间答不上话。

  不管怎么说,景游对她确实有特殊感情。他是明知道他们不能在一起,所以才退而求其次,选择了一个高级仿品。

  “嗯,说话?”

  该死的又拿胡茬在她的脸上磨蹭。

  只是介于上次把她的脸磨红以后,这次是很轻的磨蹭。

  景佳人硬着头皮:“如果是这样,你算是坏心做了件好事。”

  “应该是好心做了坏事。”他收起相片,“你在心里又给我打负印象分。”

  那也是他自作自受。

  “婚礼他们希望在u省办,女孩也是u省的,”西门龙霆继续说道,“一切我都给他们安排妥帖。”

  也好,在这里办就怕又生事端。

  “这次景先生抱得美人归,你是不是要为我记一个大功?”

  “反正这是你的一面之词,我又没有看到实情——谁知道他是真高兴,还是你骗我的。”

  “你可以问你父亲,他总不会骗你。”

  骏马驮着他们回到庄园大门前,西门龙霆跳下马,将景佳人抱下去。

  景佳人进庄园就让佣人把景爸爸找来,核实了情况,确定了西门龙霆果然没有骗他。

  景爸爸高兴说:“小游这孩子还没毕业就谈婚论嫁确实早了点,不过那女孩子不错。”

  “爸,你都没见过怎么知道那女孩子不错?”

  “他们通过电话,还用手机视频了。”景爸爸说,“更何况,那女孩子是u省省长的女儿,妈妈又是行长,家里历代当官,背景优渥……”

  “爸爸,你不是不希望我们跟豪门沾上关系吗?”

  “那不同——”景爸爸立即变了脸色,“你不同景游,你是女孩,这方面会吃亏。”

  显然妈妈在这方面吃过大亏。

  景佳人机敏试探道:“他给我们景家置办了这么大的庄园,爸,你就一点都不动心?”

  景爸爸严肃说:“他想要回去随时都可以拿走,现在写在景家名下,不过是哄骗你们这些单纯女孩的把戏。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也太轻易失去,佳人,你可不要被这些名利所诱惑。”

  景爸爸这句话说得是痛心疾首,仿佛有无数的苦楚含在里面。

  景佳人全身一怔,更证实心中的想法。

  她沉默了片刻后说:“即便他不是骗我,是真心的也不行?”

  “真心只是当下,不是长久,这世上变得最快的是人心。你能保证他对你真心一辈子,永远不变?”

  “……”她自认自己没有这么大的魅力。

  其实她跟景爸爸的想法出奇的一致。

  男人都是贪图新鲜刺~激的动物,一旦过了那个期限——夫妻都有七年之痒。何况西门龙霆这样呼风唤雨的男人,怎可能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

  “你们门户不配,不登对。佳人,算爸爸求你,赶紧离开他!”

  景佳人有苦说不出,不是她不肯离开,是恶魔不肯放她离开。西门龙霆捋了捋她被风吹乱的发:“这次我非但不怪罪他,还送了另一只羊去成全他,我是不是个大好人?”

  景佳人一时间答不上话。

  不管怎么说,景游对她确实有特殊感情。他是明知道他们不能在一起,所以才退而求其次,选择了一个高级仿品。

  “嗯,说话?”

  该死的又拿胡茬在她的脸上磨蹭。

  只是介于上次把她的脸磨红以后,这次是很轻的磨蹭。

  景佳人硬着头皮:“如果是这样,你算是坏心做了件好事。”

  “应该是好心做了坏事。”他收起相片,“你在心里又给我打负印象分。”

  那也是他自作自受。

  “婚礼他们希望在u省办,女孩也是u省的,”西门龙霆继续说道,“一切我都给他们安排妥帖。”

  也好,在这里办就怕又生事端。

  “这次景先生抱得美人归,你是不是要为我记一个大功?”

  “反正这是你的一面之词,我又没有看到实情——谁知道他是真高兴,还是你骗我的。”

  “你可以问你父亲,他总不会骗你。”

  骏马驮着他们回到庄园大门前,西门龙霆跳下马,将景佳人抱下去。

  景佳人进庄园就让佣人把景爸爸找来,核实了情况,确定了西门龙霆果然没有骗他。

  景爸爸高兴说:“小游这孩子还没毕业就谈婚论嫁确实早了点,不过那女孩子不错。”

  “爸,你都没见过怎么知道那女孩子不错?”

  “他们通过电话,还用手机视频了。”景爸爸说,“更何况,那女孩子是u省省长的女儿,妈妈又是行长,家里历代当官,背景优渥……”

  “爸爸,你不是不希望我们跟豪门沾上关系吗?”

  “那不同——”景爸爸立即变了脸色,“你不同景游,你是女孩,这方面会吃亏。”

  显然妈妈在这方面吃过大亏。

  景佳人机敏试探道:“他给我们景家置办了这么大的庄园,爸,你就一点都不动心?”

  景爸爸严肃说:“他想要回去随时都可以拿走,现在写在景家名下,不过是哄骗你们这些单纯女孩的把戏。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也太轻易失去,佳人,你可不要被这些名利所诱惑。”

  景爸爸这句话说得是痛心疾首,仿佛有无数的苦楚含在里面。

  景佳人全身一怔,更证实心中的想法。

  她沉默了片刻后说:“即便他不是骗我,是真心的也不行?”

  “真心只是当下,不是长久,这世上变得最快的是人心。你能保证他对你真心一辈子,永远不变?”

  “……”她自认自己没有这么大的魅力。

  其实她跟景爸爸的想法出奇的一致。

  男人都是贪图新鲜刺~激的动物,一旦过了那个期限——夫妻都有七年之痒。何况西门龙霆这样呼风唤雨的男人,怎可能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

  “你们门户不配,不登对。佳人,算爸爸求你,赶紧离开他!”

  景佳人有苦说不出,不是她不肯离开,是恶魔不肯放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