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28.第28章 少奶奶出逃28
  西门龙霆满满嘲讽地说:“这是我的私人岛屿,除了我,任何人没有权利到访这里。”

  “……”

  “说话。”他捏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他,发现她的眼睛肿得相当厉害。

  “没有,我说过了要留下来生孩子,不会逃走的。”

  “可是你脸上写满了失望……以及,伤心欲绝?”他审视她,带着强烈的戏谑。

  景佳人说不出话。伤心欲绝?她真的有这么伤心吗?

  她冷冷地压抑住自己的情感,这一次的失望让她的幻想破灭!

  她狠狠鄙视这样的自己,如果见到了尚彦轩,她绝不能再失态!

  “小姐,你的鞋。”佣人提着鞋,在一旁弱弱的提醒。

  西门龙霆扬眉:“急得连鞋都忘了穿?”

  “……”

  “你真这么想要逃跑?”

  景佳人拿开他的手:“我说过了,我没有要逃跑!”

  “别告诉我,你急匆匆地跑出来看风景。”

  景佳人没说话,接过佣人的鞋穿在脚上,转身要回别墅。

  忽然胳膊被一股大力攥住。

  西门龙霆眼神邪肆,冷冷盯着她——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无视他。

  景佳人皱眉不解:“你做什么?”

  “既然这么想逃,为什么不打求救电话?”

  景佳人反问:“你怎么知道我就没有打求救电话?你监控了我的手机,是不是?”

  果然,她就知道手机不安全,知道手机有调出通话的一个功能。

  她一直不打电话,也是怕她的举动被西门龙霆知道。

  “原来你不打不是不想逃,是怕被我知道?”西门龙霆看破她的心思,“你果然想着逃?”

  “我没有!我都说过了我没有!我从来没见过游艇,出来看看游艇不行吗?”

  “从来没见过游艇?”

  “这世界上很多人没有见过游艇,我们生活的世界不同!”

  西门龙霆深沉的目光盯着她,不知道他是否相信了这个理由,但是,他没有再继续逼问下去。

  因为他不管再问也不会有结果。

  他没有证据确凿抓到她要逃跑,他不过是猜想,所以景佳人可以理直气壮。

  “说说看,你哭是为什么?”他转了话题。

  “想家了。”

  “即便如此,为何不向家里报平安?”

  “……”

  “怕我追踪到你家里的电话,知道你是什么人,”他说出她的顾虑,“怕我查出你的身世。”

  景佳人说不出话。

  “景土土这个名字也是假的。”

  他已经调查过了,这次角逐赛中的获胜者果然不是景佳人。

  她根本是凭空冒出来,被迷昏了放进西门庄园的接待室,被错当成代生妈妈送来这个岛屿。

  西门庄园护卫重重,平时连苍蝇飞进去都要受到严格排查,更何况是多出来一个人。

  可是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多出来的,又恰好能赶在正牌代生妈妈送去西门庄园之前……

  明显有人在操作这一切,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又是处于什么目的,西门龙霆还在调查中。

  “你以为你提防得过我么?”西门龙霆森冷地盯着她,“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事可以瞒得住我。”西门龙霆满满嘲讽地说:“这是我的私人岛屿,除了我,任何人没有权利到访这里。”

  “……”

  “说话。”他捏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他,发现她的眼睛肿得相当厉害。

  “没有,我说过了要留下来生孩子,不会逃走的。”

  “可是你脸上写满了失望……以及,伤心欲绝?”他审视她,带着强烈的戏谑。

  景佳人说不出话。伤心欲绝?她真的有这么伤心吗?

  她冷冷地压抑住自己的情感,这一次的失望让她的幻想破灭!

  她狠狠鄙视这样的自己,如果见到了尚彦轩,她绝不能再失态!

  “小姐,你的鞋。”佣人提着鞋,在一旁弱弱的提醒。

  西门龙霆扬眉:“急得连鞋都忘了穿?”

  “……”

  “你真这么想要逃跑?”

  景佳人拿开他的手:“我说过了,我没有要逃跑!”

  “别告诉我,你急匆匆地跑出来看风景。”

  景佳人没说话,接过佣人的鞋穿在脚上,转身要回别墅。

  忽然胳膊被一股大力攥住。

  西门龙霆眼神邪肆,冷冷盯着她——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无视他。

  景佳人皱眉不解:“你做什么?”

  “既然这么想逃,为什么不打求救电话?”

  景佳人反问:“你怎么知道我就没有打求救电话?你监控了我的手机,澳门赌博网站:是不是?”

  果然,她就知道手机不安全,知道手机有调出通话的一个功能。

  她一直不打电话,也是怕她的举动被西门龙霆知道。

  “原来你不打不是不想逃,是怕被我知道?”西门龙霆看破她的心思,“你果然想着逃?”

  “我没有!我都说过了我没有!我从来没见过游艇,出来看看游艇不行吗?”

  “从来没见过游艇?”

  “这世界上很多人没有见过游艇,我们生活的世界不同!”

  西门龙霆深沉的目光盯着她,不知道他是否相信了这个理由,但是,他没有再继续逼问下去。

  因为他不管再问也不会有结果。

  他没有证据确凿抓到她要逃跑,他不过是猜想,所以景佳人可以理直气壮。

  “说说看,你哭是为什么?”他转了话题。

  “想家了。”

  “即便如此,为何不向家里报平安?”

  “……”

  “怕我追踪到你家里的电话,知道你是什么人,”他说出她的顾虑,“怕我查出你的身世。”

  景佳人说不出话。

  “景土土这个名字也是假的。”

  他已经调查过了,这次角逐赛中的获胜者果然不是景佳人。

  她根本是凭空冒出来,被迷昏了放进西门庄园的接待室,被错当成代生妈妈送来这个岛屿。

  西门庄园护卫重重,平时连苍蝇飞进去都要受到严格排查,更何况是多出来一个人。

  可是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多出来的,又恰好能赶在正牌代生妈妈送去西门庄园之前……

  明显有人在操作这一切,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又是处于什么目的,西门龙霆还在调查中。

  “你以为你提防得过我么?”西门龙霆森冷地盯着她,“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事可以瞒得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