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22.第22章 少奶奶出逃22
  景佳人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了他的头发上,一阵恶搞。

  西门龙霆微磕着眼,好整以暇地被她服侍着。

  并不知道他的头发被可怜地变了多少个花样。

  景佳人恨不得把他变成《樱桃小丸子》,《蜡笔小新》,《美少女战士》……

  可惜长度有限,泡泡也不听她的话。

  终于,西门龙霆冷声问:“第一次洗?”

  手法这么差。

  景佳人凉凉地应了声:“你是第一个。”

  西门龙霆满意扬唇:“也将会是最后一个。”

  其实不是第一个,第一个是……

  景佳人的眼前又浮现出那个男人的面容来,黑色的瞳孔深不见底,仿佛深渊一样让人下坠。

  她曾经以为,她所有亲密的第一次都会给他的。

  很好啊,他订婚了,而她也失去了所有的第一次。

  他们注定就不属于彼此。

  景佳人的目光黯淡,指甲啪地断在西门龙霆的头发里面。

  景佳人把手拿出来,指甲断裂的部分出了点鲜血,洗发泡泡溶进去,有些刺痛。

  景佳人在水里洗了洗,忽然手腕被攥住,手指被含进温润的嘴里。

  景佳人浑身一击,诧异抬头——

  西门龙霆将血渍吮~吸掉,捏着她的指头冷冷发难:“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没有我的许可,竟敢受伤?”

  “……”

  “笨手笨脚。”

  长腿跃出浴缸,西门龙霆拿起内线,叫佣人进来给他冲水。

  还有个佣人带来了创可贴。

  景佳人受伤的手指被小心地贴起来……

  “你小心不要再碰水了,这是消炎药……”

  “消炎药?”

  不过就是断了点指甲而已,用得着大惊小怪?

  他如果真的疼惜她,就不会用鞭子打她了!

  “不用这么麻烦。”景佳人淡淡地放下药。

  佣人又拿起来给她:“不行,现在就得吃……你要是伤口感染,传染给少爷就不好了。”

  景佳人脸色一变,原来是怕传染给西门龙霆!

  真的有种把药全塞进他嘴里的冲动……

  浴池上流动着花瓣。

  西门龙霆目光深邃,由佣人跪坐着服侍他洗漱。

  佣人的手在他的胸膛上搓洗流连,同样女人的手,他非但没有感觉,方才热切的**还逐渐冷却下来。

  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她的身世,背景,一切,都是谜。

  西门龙霆暗了眸,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如此好奇。

  他猛地睁开眼,对上佣人羞怯和倾慕望着他的眼神。

  他冷淡不带一丝感情地吩咐了什么……

  景佳人在更衣室里换上干净的衣物,靠在墙上。

  该死,这是一头随时会发作的野~兽!

  她一定要尽快想办法离开这里……

  可是这个岛屿在哪,是什么地方?她要叫谁来救她?

  带着满满的心绪走出更衣室,佣人拿了部手机过来:“小姐,这是少爷让我给你的。”

  景佳人接过来,是男款手机,她划开屏幕就知道这是西门龙霆的随从之一的。

  “没有信号?”

  “暴风雨干扰,暂时没有信号。”

  “那我什么时候才可以打电话?”景佳人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了他的头发上,一阵恶搞。

  西门龙霆微磕着眼,好整以暇地被她服侍着。

  并不知道他的头发被可怜地变了多少个花样。

  景佳人恨不得把他变成《樱桃小丸子》,《蜡笔小新》,《美少女战士》……

  可惜长度有限,泡泡也不听她的话。

  终于,西门龙霆冷声问:“第一次洗?”

  手法这么差。

  景佳人凉凉地应了声:“你是第一个。”

  西门龙霆满意扬唇:“也将会是最后一个。”

  其实不是第一个,第一个是……

  景佳人的眼前又浮现出那个男人的面容来,黑色的瞳孔深不见底,仿佛深渊一样让人下坠。

  她曾经以为,她所有亲密的第一次都会给他的。

  很好啊,他订婚了,而她也失去了所有的第一次。

  他们注定就不属于彼此。

  景佳人的目光黯淡,指甲啪地断在西门龙霆的头发里面。

  景佳人把手拿出来,指甲断裂的部分出了点鲜血,洗发泡泡溶进去,有些刺痛。

  景佳人在水里洗了洗,忽然手腕被攥住,手指被含进温润的嘴里。

  景佳人浑身一击,诧异抬头——

  西门龙霆将血渍吮~吸掉,捏着她的指头冷冷发难:“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没有我的许可,竟敢受伤?”

  “……”

  “笨手笨脚。”

  长腿跃出浴缸,西门龙霆拿起内线,叫佣人进来给他冲水。

  还有个佣人带来了创可贴。

  景佳人受伤的手指被小心地贴起来……

  “你小心不要再碰水了,这是消炎药……”

  “消炎药?”

  不过就是断了点指甲而已,用得着大惊小怪?

  他如果真的疼惜她,就不会用鞭子打她了!

  “不用这么麻烦。”景佳人淡淡地放下药。

  佣人又拿起来给她:“不行,现在就得吃……你要是伤口感染,传染给少爷就不好了。”

  景佳人脸色一变,原来是怕传染给西门龙霆!

  真的有种把药全塞进他嘴里的冲动……

  浴池上流动着花瓣。

  西门龙霆目光深邃,由佣人跪坐着服侍他洗漱。

  佣人的手在他的胸膛上搓洗流连,同样女人的手,他非但没有感觉,方才热切的**还逐渐冷却下来。

  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她的身世,背景,一切,都是谜。

  西门龙霆暗了眸,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如此好奇。

  他猛地睁开眼,对上佣人羞怯和倾慕望着他的眼神。

  他冷淡不带一丝感情地吩咐了什么……

  景佳人在更衣室里换上干净的衣物,靠在墙上。

  该死,这是一头随时会发作的野~兽!

  她一定要尽快想办法离开这里……

  可是这个岛屿在哪,是什么地方?她要叫谁来救她?

  带着满满的心绪走出更衣室,佣人拿了部手机过来:“小姐,这是少爷让我给你的。”

  景佳人接过来,是男款手机,她划开屏幕就知道这是西门龙霆的随从之一的。

  “没有信号?”

  “暴风雨干扰,暂时没有信号。”

  “那我什么时候才可以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