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20.第20章 少奶奶出逃20
  景佳人扬起手,就是一巴掌甩过去。

  在半道就被西门龙霆扼住了手腕,他眼里的寒光嗜血:“这就是你的表现?”

  “……”

  “看来你不想要跟家人联系了?”

  “我不想任由摆布!”

  西门龙霆勾起她的下巴:“在温泉里好好待足一个小时上岸,我会按照约定让你跟家人联系。”

  “你如果又反悔?”

  西门龙霆不屑翘唇:“我有反悔的必要么?”

  “我根本不相信你!”

  “选择相信是你现在唯一能做的。”

  西门龙霆终于放开手,起身上岸,带起温热的水流。

  随手拿过一条毛巾围在下腹,他走到一旁的茶桌前坐下,很快便令佣人泡来香气萦绕的花茶。

  夜晚,蔷薇花包围着这座温馨的别墅。

  传说中,蔷薇遇到爱情会疯了似的长,它们带刺的花茎会缠到在场所有人身上,直至它们窒息,爱情的气息消失不见。

  蔷薇是一种脆弱的花,只要有人说它们不美丽,它们便瞬间凋零。

  它们最美丽的时刻,是怒放到第七夜时,但是,第七夜,将是一个危险的夜晚……

  西门龙霆坐在摇椅上,看着窗外大片怒放的花。

  这个带刺的女人,美如夜色下的花海。

  景佳人呆在水中,几次想上岸……

  可是又强行地忍了下来。

  该死,心里已经咒骂了这个魔鬼一千一万次!

  西门龙霆品茗着茶,手里握着秒表。

  惬意的目光盯着水中的景佳人,看她又是皱眉又是摇头又是忍耐又是愤怒,短短时间表情多多,忍不住勾唇而笑。

  景佳人讨厌那两道嘲讽盯着她的目光。

  她在心里暗暗发誓,有朝一日逃出去,一定会把受到的屈辱还给他!

  一个小时后……

  西门龙霆合上表盖,懒散起身,走下水。

  景佳人像石膏人一样一动不动站在那里,难得乖乖的样子。

  西门龙霆走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颌,发现她脸颊红红的,就像苹果忍不住让人想咬一口。

  “还舒服么?”他无耻地问。

  景佳人咬唇,第一次没有针锋相对:“时间到了吗?我累了。”

  “累?”

  “站了这么久,我当然累!”

  “吼得这么中气十足,不像是累坏了。”

  “我真的累了!”

  一股强大的怨气喷来,惹得西门龙霆又是一阵肆笑。

  景佳人隐忍地瞪着他,他到底在笑什么?仿佛她全身是个笑话,他只要看到她就笑?

  她带刀的目光恨不得凌迟他绞杀他。

  “每天温泉疗1小时,不出三天,你会非常健康。”

  景佳人才不信被鱼儿吻吻就能很快痊愈,这不过是西门龙霆侮辱耍戏她的一种新方法……

  西门龙霆将她带出温泉,放到温泉池边的一个按摩浴缸里。

  整个浴缸是一条金色的鲤鱼形状。

  鳞片雕得栩栩如生,在灯光下放着璀璨奢华的光芒,仿佛是用金子铸就。

  修长的手指勾开她的拉链,脱下她的睡裙……

  薄如禅翼的裙子飘到水面上。

  最后一条内裤也被轻易除去。景佳人扬起手,就是一巴掌甩过去。

  在半道就被西门龙霆扼住了手腕,他眼里的寒光嗜血:“这就是你的表现?”

  “……”

  “看来你不想要跟家人联系了?”

  “我不想任由摆布!”

  西门龙霆勾起她的下巴:“在温泉里好好待足一个小时上岸,我会按照约定让你跟家人联系。”

  “你如果又反悔?”

  西门龙霆不屑翘唇:“我有反悔的必要么?”

  “我根本不相信你!”

  “选择相信是你现在唯一能做的。”

  西门龙霆终于放开手,起身上岸,带起温热的水流。

  随手拿过一条毛巾围在下腹,他走到一旁的茶桌前坐下,澳门赌博网站:很快便令佣人泡来香气萦绕的花茶。

  夜晚,蔷薇花包围着这座温馨的别墅。

  传说中,蔷薇遇到爱情会疯了似的长,它们带刺的花茎会缠到在场所有人身上,直至它们窒息,爱情的气息消失不见。

  蔷薇是一种脆弱的花,只要有人说它们不美丽,它们便瞬间凋零。

  它们最美丽的时刻,是怒放到第七夜时,但是,第七夜,将是一个危险的夜晚……

  西门龙霆坐在摇椅上,看着窗外大片怒放的花。

  这个带刺的女人,美如夜色下的花海。

  景佳人呆在水中,几次想上岸……

  可是又强行地忍了下来。

  该死,心里已经咒骂了这个魔鬼一千一万次!

  西门龙霆品茗着茶,手里握着秒表。

  惬意的目光盯着水中的景佳人,看她又是皱眉又是摇头又是忍耐又是愤怒,短短时间表情多多,忍不住勾唇而笑。

  景佳人讨厌那两道嘲讽盯着她的目光。

  她在心里暗暗发誓,有朝一日逃出去,一定会把受到的屈辱还给他!

  一个小时后……

  西门龙霆合上表盖,懒散起身,走下水。

  景佳人像石膏人一样一动不动站在那里,难得乖乖的样子。

  西门龙霆走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颌,发现她脸颊红红的,就像苹果忍不住让人想咬一口。

  “还舒服么?”他无耻地问。

  景佳人咬唇,第一次没有针锋相对:“时间到了吗?我累了。”

  “累?”

  “站了这么久,我当然累!”

  “吼得这么中气十足,不像是累坏了。”

  “我真的累了!”

  一股强大的怨气喷来,惹得西门龙霆又是一阵肆笑。

  景佳人隐忍地瞪着他,他到底在笑什么?仿佛她全身是个笑话,他只要看到她就笑?

  她带刀的目光恨不得凌迟他绞杀他。

  “每天温泉疗1小时,不出三天,你会非常健康。”

  景佳人才不信被鱼儿吻吻就能很快痊愈,这不过是西门龙霆侮辱耍戏她的一种新方法……

  西门龙霆将她带出温泉,放到温泉池边的一个按摩浴缸里。

  整个浴缸是一条金色的鲤鱼形状。

  鳞片雕得栩栩如生,在灯光下放着璀璨奢华的光芒,仿佛是用金子铸就。

  修长的手指勾开她的拉链,脱下她的睡裙……

  薄如禅翼的裙子飘到水面上。

  最后一条内裤也被轻易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