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19.第19章 少奶奶出逃19
  唯一的共同点都是成双成对,亲密交缠。

  雕刻很逼真,在晚上的灯光中就仿佛是两个真正的天使纠缠在一起。

  景佳人觉得这些雕像和雕画真的很变态!!

  第一次见到西门龙霆,她就是被绑在钢琴的锁链上……

  第二次,又被绑在床上,根本在她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就强行对她……

  所以在她的主观意识里,西门龙霆就是个变态的男人。

  不过她并不觉得奇怪。

  都说有钱人大多内心有疾,怪癖很多。

  温水从圆底盘的口子里流出,温泉里红色锦鲤飘逸。

  在日本,高级锦鲤养殖场都是建在山里面的,用的就是温泉水。

  除了锦鲤,还有一种耐热的鱼,会啃食皮肤,专门吃坏死皮肤组织——那就是温泉疗养,它们吸啄皮肤时,人不会感到丝毫的痛痒,而是一种极为惬意的感觉。

  偌大的水池,西门龙霆已经下了水,靠在池边。

  热气氤氲,他浓密的睫毛,殷红如珊瑚的唇,黑发湿润得滴水。

  整个美男沐浴图……

  “还愣着做什么,下来。”

  景佳人皱皱眉,并不想下水,可是西门龙霆的目光盯着她,对她伸出一只手,发出邀请。

  她咬了下唇,走下水中。

  色彩各异的锦鲤立即在她身边穿梭,激起小浪花。

  被打湿的长发披在肩后,她撩着刘海,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此时的模样有多诱人。

  水声。

  等她抬起头,西门龙霆已经逼到她面前,大手搂住她的腰。

  她这才发现他是半裸下水,不自在地避开身子,他却很快拉回她,固定住她的身形:

  “别动,这些鱼会为你疗伤。”

  疗伤?

  突然景佳人低叫一声,几条鱼簇拥过来,密密麻麻地吸附住了她的下身……

  再抬头看到西门龙霆邪肆无比的笑容——

  他是故意的!

  就知道他不怀好意。

  景佳人抖动了一下双腿,让那些鱼快点从她的身上离开,就要上岸。

  大手扣住了她的身子:“这种疗伤法最安全有效。”

  景佳人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你是不是一天不变态,就浑身不自在?!”

  “我在为你好。”他似乎习惯了她的谩骂。

  “放手,我要上岸!”

  “你以为你有得选择?”

  他扳住她的身子,看她的眼神就像一头饿狼,“早点把伤养好,我们才好继续造人计划。”

  景佳人怨愤地瞪着他——

  紧接着,她又轻声地抽气。

  只要她不动弹,温泉鱼便会很快地游过来,吸附住她的“伤口”。

  “舒服么?”他就像戏弄猎物的大猫。

  景佳人背脊僵住,澳门赌博网站:拼命抑制住全身上下涌来的屈辱:“这样玩弄我,会让你觉得很开心么?”

  “开心……”

  他朗声大笑,他已经多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从来没有遇到敢跟他叫嚣的女人。

  所有人都在他的脚下俯首称臣,女人逆来顺受,下人担惊受怕。他已经过惯了高处不胜寒的孤独。

  景佳人怎么会知道,她越是跟他作对,反而越激起他的独占欲!唯一的共同点都是成双成对,亲密交缠。

  雕刻很逼真,在晚上的灯光中就仿佛是两个真正的天使纠缠在一起。

  景佳人觉得这些雕像和雕画真的很变态!!

  第一次见到西门龙霆,她就是被绑在钢琴的锁链上……

  第二次,又被绑在床上,根本在她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就强行对她……

  所以在她的主观意识里,西门龙霆就是个变态的男人。

  不过她并不觉得奇怪。

  都说有钱人大多内心有疾,怪癖很多。

  温水从圆底盘的口子里流出,温泉里红色锦鲤飘逸。

  在日本,高级锦鲤养殖场都是建在山里面的,用的就是温泉水。

  除了锦鲤,还有一种耐热的鱼,会啃食皮肤,专门吃坏死皮肤组织——那就是温泉疗养,它们吸啄皮肤时,人不会感到丝毫的痛痒,而是一种极为惬意的感觉。

  偌大的水池,西门龙霆已经下了水,靠在池边。

  热气氤氲,他浓密的睫毛,殷红如珊瑚的唇,黑发湿润得滴水。

  整个美男沐浴图……

  “还愣着做什么,下来。”

  景佳人皱皱眉,并不想下水,可是西门龙霆的目光盯着她,对她伸出一只手,发出邀请。

  她咬了下唇,走下水中。

  色彩各异的锦鲤立即在她身边穿梭,激起小浪花。

  被打湿的长发披在肩后,她撩着刘海,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此时的模样有多诱人。

  水声。

  等她抬起头,西门龙霆已经逼到她面前,大手搂住她的腰。

  她这才发现他是半裸下水,不自在地避开身子,他却很快拉回她,固定住她的身形:

  “别动,这些鱼会为你疗伤。”

  疗伤?

  突然景佳人低叫一声,几条鱼簇拥过来,密密麻麻地吸附住了她的下身……

  再抬头看到西门龙霆邪肆无比的笑容——

  他是故意的!

  就知道他不怀好意。

  景佳人抖动了一下双腿,让那些鱼快点从她的身上离开,就要上岸。

  大手扣住了她的身子:“这种疗伤法最安全有效。”

  景佳人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你是不是一天不变态,就浑身不自在?!”

  “我在为你好。”他似乎习惯了她的谩骂。

  “放手,我要上岸!”

  “你以为你有得选择?”

  他扳住她的身子,看她的眼神就像一头饿狼,“早点把伤养好,我们才好继续造人计划。”

  景佳人怨愤地瞪着他——

  紧接着,她又轻声地抽气。

  只要她不动弹,温泉鱼便会很快地游过来,吸附住她的“伤口”。

  “舒服么?”他就像戏弄猎物的大猫。

  景佳人背脊僵住,拼命抑制住全身上下涌来的屈辱:“这样玩弄我,会让你觉得很开心么?”

  “开心……”

  他朗声大笑,他已经多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从来没有遇到敢跟他叫嚣的女人。

  所有人都在他的脚下俯首称臣,女人逆来顺受,下人担惊受怕。他已经过惯了高处不胜寒的孤独。

  景佳人怎么会知道,她越是跟他作对,反而越激起他的独占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