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17.第17章 少奶奶出逃17
  双唇覆上她,香醇的酒如数进入她的嘴里……

  景佳人内心抗拒,跟一个陌生男人接吻已经是很恶心的事了,何况还要互喂酒水。

  她含在嘴里不肯吞咽,他有的是办法逼她。

  强势的吻一如他的人,逼得她无处可躲藏。

  他直勾勾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眼里满是促狭的笑意。

  景佳人咽下那口酒,他终于满意,大拇指擦了擦她的嘴角:

  “没有人可以违抗我,你也一样。”

  景佳人突然没有忍住自己。

  一杯酒泼到了他的脸上……

  “抱歉,我手滑。”

  “……”

  所有佣人脸色惊骇,威尔逊也是大跌眼镜。

  只有景佳人云淡风轻,拿了纸巾擦拭着被弄脏的手指头……呼,这口气真的憋得好难受。

  酒水顺着他的头发丝滴落下来。

  男人金栗色的发一碰水就自然微卷……被打湿的衬衫显着酒水印,更添狂野不羁……

  威尔逊及时拿了餐巾按在西门龙霆的衬衣上:“少爷……”

  西门龙霆脸色冷寒:“看来,你是打算陪我一辈子在这里耗着。”

  “……”

  “我不介意慢慢调教你,告诉你什么才是贤良淑德的典范!”

  “你教我?”景佳人刻薄地说,“你很贤良,很淑德么?”

  “……”

  “我只在你身上学会了一样——仗势欺人。”

  “你叫什么名字?”他一定要记住这个在她的生命力如此嚣张跋扈的女人!

  景佳人淡声:“景土土。”

  “土土?”

  “我五行缺土,不行么?”

  “身世背景?”

  “普通人,没有什么身世背景,更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

  西门龙霆拿住她的下巴摩擦着,她的教养和气质都出自名门,怎么可能没有背景。

  “撒谎么,我会核实清楚。”

  “怎么,对我有兴趣了?”景佳人嘲讽一笑,“怎么突然关心起我的事了?”

  的确,以西门龙霆的个性,根本不会在乎别人的生死。

  这次代生妈妈他不但没见过人,连名字都不知道,可见他对任何事漠不关心。

  “你对我抽鞭子,泼酒水,用头撞我……”西门龙霆的眼神捉摸不透,“每一样都是死~刑,你却还活着,你知道为什么?”

  “我如果知道,就和你一样变态了。”

  “……”

  “我又不是变态,怎么会知道变态的心思。”

  西门龙霆瞳孔紧缩,一阵阴冷的气氛刮着。

  正准备倒酒的佣人吓得拿不稳酒瓶,跌到桌上,忙手忙脚乱地擦着。

  “少爷饶命……我不是故意的……”佣人胆战心惊地擦着,腿软得要跪下去了。

  这个女人简直是不要命来的,拜托不要害他们这些下人啊……

  少爷发起火来,可是总所周知的魔鬼。

  “我们谈谈吧,到底要怎样才肯放我走。”景佳人不绕圈子了,问出核心。

  “这么急着走,见情人么?”

  “我失踪了一个多星期,我家人肯定担心我。我有自己的学业,生活。”

  西门龙霆伸手绕住她的长发,圈在手指上,她的发香都令他迷惑。双唇覆上她,香醇的酒如数进入她的嘴里……

  景佳人内心抗拒,跟一个陌生男人接吻已经是很恶心的事了,何况还要互喂酒水。

  她含在嘴里不肯吞咽,他有的是办法逼她。

  强势的吻一如他的人,逼得她无处可躲藏。

  他直勾勾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眼里满是促狭的笑意。

  景佳人咽下那口酒,他终于满意,大拇指擦了擦她的嘴角:

  “没有人可以违抗我,你也一样。”

  景佳人突然没有忍住自己。

  一杯酒泼到了他的脸上……

  “抱歉,我手滑。”

  “……”

  所有佣人脸色惊骇,威尔逊也是大跌眼镜。

  只有景佳人云淡风轻,拿了纸巾擦拭着被弄脏的手指头……呼,这口气真的憋得好难受。

  酒水顺着他的头发丝滴落下来。

  男人金栗色的发一碰水就自然微卷……被打湿的衬衫显着酒水印,更添狂野不羁……

  威尔逊及时拿了餐巾按在西门龙霆的衬衣上:“少爷……”

  西门龙霆脸色冷寒:“看来,你是打算陪我一辈子在这里耗着。”

  “……”

  “我不介意慢慢调教你,告诉你什么才是贤良淑德的典范!”

  “你教我?”景佳人刻薄地说,“你很贤良,很淑德么?”

  “……”

  “我只在你身上学会了一样——仗势欺人。”

  “你叫什么名字?”他一定要记住这个在她的生命力如此嚣张跋扈的女人!

  景佳人淡声:“景土土。”

  “土土?”

  “我五行缺土,不行么?”

  “身世背景?”

  “普通人,没有什么身世背景,更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

  西门龙霆拿住她的下巴摩擦着,她的教养和气质都出自名门,怎么可能没有背景。

  “撒谎么,我会核实清楚。”

  “怎么,对我有兴趣了?”景佳人嘲讽一笑,“怎么突然关心起我的事了?”

  的确,以西门龙霆的个性,根本不会在乎别人的生死。

  这次代生妈妈他不但没见过人,连名字都不知道,可见他对任何事漠不关心。

  “你对我抽鞭子,泼酒水,用头撞我……”西门龙霆的眼神捉摸不透,“每一样都是死~刑,你却还活着,你知道为什么?”

  “我如果知道,就和你一样变态了。”

  “……”

  “我又不是变态,怎么会知道变态的心思。”

  西门龙霆瞳孔紧缩,一阵阴冷的气氛刮着。

  正准备倒酒的佣人吓得拿不稳酒瓶,跌到桌上,忙手忙脚乱地擦着。

  “少爷饶命……我不是故意的……”佣人胆战心惊地擦着,腿软得要跪下去了。

  这个女人简直是不要命来的,拜托不要害他们这些下人啊……

  少爷发起火来,可是总所周知的魔鬼。

  “我们谈谈吧,到底要怎样才肯放我走。”景佳人不绕圈子了,问出核心。

  “这么急着走,见情人么?”

  “我失踪了一个多星期,我家人肯定担心我。我有自己的学业,生活。”

  西门龙霆伸手绕住她的长发,圈在手指上,她的发香都令他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