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442章 被当盾使3更
  【本书今天四更,继续一次性发布,求订阅、打赏和各种票票,谢谢!!】

  第442章被当盾使

  张铁根就这样胡吹海吹了大半个小时,嘴巴都说干了,不知不觉之中,就把自己成功给塑造成了一个人民英雄。

  王天海那边一看张铁根这样,心说:得,这个小子的口才原来还真是不错,都不用拿稿子,哗啦啦地就说了半个小时,比我这个当领导的可强多了。不过,也说的差不多了,记者们的素材也取得差不多,该撤退的时候了。

  于是,王天海便让那些警察和女警们上前,将那些记者们挡开,他则是连忙上前,拉着张铁根就走。

  那个美女记者看着张铁根那远去的背影,心里一动,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弧度,心说:张铁根啊张铁根,你以为我会满足于这点素材吗?你可等着我!

  王天海这才拉着张铁根出了记者圈子,这才放开张铁根的手臂,笑道:“走吧,上我办公室去聊一会儿。”

  张铁根这时候口干舌燥的,正想要找个地方喝杯茶呢!

  而且,说实话,他现在对于今天这场莫名其妙的“记者会”,当真是感觉莫名其妙,现在正一肚子的疑惑,想要王天海来给他解答。

  所以,他当然要去王天海的办公室,便点点头,道:“好的,走吧。”

  于是,这二人便一起快步走到电梯间门口,身后一直还不断有照相机的闪光点在闪烁。

  当领导果然就是爽,特别是当一把手。

  因此此时电梯间那边,已经有人一直在给按着按钮,电梯的门就一直那么开着,等着领导过来,完全不用理会急着用电梯的人的死活。

  二人搭乘电梯上到楼层,进入王天海的办公室,各自在高级沙发上面坐下,立刻有人送来喝的饮料,真是服务得无微不至。

  张铁根这时候真渴得厉害,毫不客气地接过饮料就喝了一大口,“啊……爽!”这才终于感觉舒服多了。

  “铁根,今天辛苦你了啊!来,先抽根烟,这烟顶顶不错的。”王天海拿出一包限量版黄鹤楼,抽出一根分给张铁根。

  张铁根一看,哟,这什么烟啊,他还真没见过。

  国内的好烟,比如神马小熊猫、中华烟之类的,他倒是经常见。不过,王天海这种身份和级别的官员,抽的肯定都是稀罕的东西。

  他忍不住问道:“王局,这啥烟啊?我以前咋没见过呢?”

  王天海微微一笑,带着几分得意道:“你没见过这种烟,那也很正常。这是别人送的,一条将近九千块钱,我平时也舍不得抽呢!”

  “一条多少钱?九千块!额滴妈呀!这抽的不是烟,这抽的是银子吧!”张铁根拿着手里那根烟,忍不住上下翻看起来,然后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味道。

  说道:“这不是就是一股烟味儿,跟一般的香烟其实也没啥区别,咋就这么贵呢?两包烟都顶的上普通人一个月工资了。”

  “这个你就不懂了吧,人家走的是高大上的路线。”王天海得瑟地说道。

  然后,王天海开始给张铁根这个农民,普及知识了。

  这所以的限量版黄鹤楼的没一包烟,均为手工制作:烟叶一片片经专业技师手工筛选后再进行生产,关键的制丝、加香、加料环节是由国家级技术中心的工程师们手工操作,整个的包装过程全部由熟练技师手工完成。烟叶的选出率为200公斤精选出1公斤。

  “我草,怪不得这么贵!二百比一,比考公务员还要难呢!”张铁根笑道。“行,那我今天也来享受享受这种大华夏最贵的香烟!”

  说着,掏出自己的一块钱一个的打火机,先点燃自己的,又帮王天海点燃,二人一起开始吞云吐雾。

  还真别说,这烟贵的还是比较有道理,不像中华烟那么贵的坑爹,味道还真不错,很是适合张铁根的胃口。

  抽了半支烟后,张铁根开始进入正题,道:“王局,今天这事你可得给我说道说道,那些记者和我那个啥见义勇为的奖状,都怎么回事儿呢?”

  “这个说起来其实也蛮简单的。”王天海说道,“那些妇女和儿童也都被救出来好几天了,对他们的调查取证不都做了吗?人家就开始纷纷嚷着要回家,孩子的父母也要及时通知吧?所以,这事肯定是压不住了。这不,媒体便杀过来了。”

  “所以呢?”张铁根问道。

  “所以,我这边总要找个由头转移媒体的注意力啊!你知道的,这件事情背后不是那么简单的,是涉及到了国际杀手组织和恐怖分子的。加上,你昨晚在仓库那边,杀了那么多扶桑国的杀手!这种消息一旦被记者追查到,给你爆料出去的话,那还不得引起全民的恐慌啊?所以,我们就决定把你推出去当一个典型。”

  张铁根点点头,道:“所以,到时候媒体的主意就都会集中到我的身上,自然就不会再去注意到扶桑国杀手的存在了?”

  “对,正是这个道理。”王天海呵呵笑道,“铁根,你的脑子转的还真快嘛!有前途!”

  “切,有前途个毛啊!”张铁根郁闷道,“我这都被你们给当成了挡箭牌了!这样一来,我的身份不就都被曝光了吗?对我没有任何的好处嘛!说不定还会因此惹来一身骚!”

  “诶……别这样说嘛!”王天海呵呵笑道,“见义勇为是一种荣誉呢!以后对你会有好处的,挂在办公室里面不挺好的吗?”

  “呃……就这个好处啊!”张铁根顿时郁闷了。

  然后,王天海突然压低声音,对张铁根说道:“不过铁根,我跟你说,你今天这么帮我,更多的好处还在以后呢!”

  “咋回事儿啊?”张铁根问道。

  “我跟你说,老印那边刚刚给我透露了个口风,说鉴于这次我在天南市防恐极为给力,在这次换届当中我只怕会被调进省厅了。”王天海说道,声音都充满了激动和颤抖,连忙用力深吸一口烟,情绪才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