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425章 折腾野猪2更
  【本书今天四更,继续一次性发布,求订阅、打赏和各种票票,谢谢!!】

  第425章折腾野猪

  张铁根将车子停在天意酒吧后门处,这里就一条破小街,这个时候根本无人在走动的。

  这时候,天意酒吧的后门从里面被推开,铁蛋带着方勇和孔雀等人一起走了出来。

  他们早就已经接到张铁根的电话,要他们出来后门将野猪次郎带进酒吧的地下室去。

  张铁根一招手,道:“过来二个人给我搭把手!”

  说着,过去推开三塔那的后备箱,里面装着的,便是依然昏迷不醒的野猪次郎那猪一般肥的人体。

  张铁根手下,现在最孔武有力的,自然是方勇和李大嘴二人。

  二人立马一起上前要给张铁根帮忙,然后一看对方也上去了,心里顿时有些不爽。

  “干啥呀?我先来的,当然是我帮大根哥了。”方勇撇撇嘴道。

  说实话,同样身为人高马大的类型,甚至于看起来李大嘴还更加孔武有力,身高也高出小半个头。

  这让方勇对李大嘴有些看不顺眼,这两天二人私下里时有在互相别苗头。

  “闪开吧你!”李大嘴那是绝对的霸道的一个人,立马用肩头撞了方勇一下,然后抢先来到张铁根的面前,笑道,“老大,不就是个人吗?虽然胖了点,但是我一个人一只手都扛得起来,您不用费神,交给我就成。”

  “我草泥马的李大嘴!你敢撞我!”方勇立刻怒道,就要上前跟李大嘴理论。

  “都给我闭嘴。你母亲的,现在是吵架的时候吗?李大嘴,先把人给我弄进去再说!”张铁根不满地骂道。

  “是,老大!”李大嘴瓮声瓮气地笑道,向着方勇挑衅地撇撇嘴,露出了一口的大白眼。

  然后,李大嘴立刻上前,张开很长的手臂就把野猪次郎那么肥硕的身体从后备箱里面给抱出来,穿过人群带进天意酒吧的地下室去了。

  张铁根正想要也跟着进去,开始对野猪次郎展开审问的时候,却是被铁蛋给叫住了。

  “啥事?”张铁根只好停下来问道。

  “赵大海和黄益辉这两天一直在找你,可是你这两天整天不见人影的,他们一直找不到你的人。所以,他们今天索性一直都在酒吧里面等你回来呢!”铁蛋说道。

  赵大海和黄益辉不是别人,其实就是天意酒吧所在的这条黄石街上做生意的,富康洗脚城的老板和雅乐娱乐天地的老板。

  这二个人已经被选作那些黄石街被查封的店铺老板们的代表,现在他们的店铺一直还处于被查封状态,倒是只有天意酒吧已经重新开业好些天了,难怪他们这么着急着要见张铁根呢!

  张铁根一想,最近太忙了,还真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

  他便叫过来孔雀,让她带着人去地下室看着点野猪次郎。毕竟,那头肥猪别看傻乎乎的,人不仅不傻不说,武功还非常厉害,一般人还真镇不住他。

  孔雀这女人似乎天生喜欢折腾人,一听李家成交代的这个任务,立刻满口答应下来,笑嘻嘻地带着老鼠就先走了。

  张铁根这才和铁蛋一起来到酒吧的大堂,开始跟赵大海和黄益辉聊了起来。

  这些人的生意其实做得并不是很大,做的行业其实也不是很正当,但是不做生意靠啥营生呢?

  所以,张铁根还是很同情他们的遭遇的。

  一番交谈之下,张铁根便当着他们的面,给秦寿打了个电话,让他跟乌龙县警察方面先打个招呼,说一说黄石街店铺解封的事情。

  然后,张铁根又亲自联系了乌龙县警察局认识的人,约好今晚吃饭的时间。

  赵大海和黄益辉二人见张铁根这个年轻人办事如此爽快,心里对他充满感激。这二人这才千恩万谢走了,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再过来跟张铁根回合。

  然后,铁蛋又跟张铁根说起,天地盟准备在黄石街开几个娱乐设施的事情。他那边已经跟三个老板谈好了转让店铺的价钱,合同也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张铁根过去签约。

  张铁根感觉很惊奇,这铁蛋的行动速度够快的啊!

  笑道:“铁蛋,老实交代,你咋搞定他们的?”

  “这挺容易的呀!现在黄石街一片萧条景象,店铺大多数都被查封,很多原本开门做生意的老板,都开始打退堂鼓了。我现在跟他们一说,他们都挺乐意把店铺转让给我们,价格也挺合适的。”铁蛋乐呵呵地说道。

  “干的好!”张铁根拍拍铁蛋的肩头笑道,“那你叫他们过来签合同吧!其余的店铺转让的事情,我就继续都交给你负责去谈下来了。交给你我放心。”

  “放心吧,没问题!”铁蛋笑道。

  一个小时之后,张铁根陆续签订完三分转让合同。同时跟三个原本的业主表示,他们明天就可以过来拿钱,那些人才欢欢喜喜地走了。

  张铁根就给苏玉堂那边发了一条短信,让她先准备好十五万,明天他会派人过去她那里拿钱。

  然后,张铁根心里挂念野猪次郎那边的情况,便带着铁蛋径直来到地窖的门口。

  “大根哥、蛋哥,你们来了!”守在门口的两个天道盟小弟,恭敬地道。

  张铁根点点头,问道:“人在里面没事吧?”

  小弟摇头笑道:“放心吧,有雀姐他们几个在看着,他还能有个好吗?大根哥,这扶桑人杀掉才解恨,我就讨厌扶桑人,留着干啥呢?”

  “这个你不懂,今天没时间,以后有时间我再跟你解释。”张铁根说着,推开门,顺着台阶走了下去。

  地窖温度比较低,昏黄的灯光整天整日地开着,灯泡上带着一层灰。

  野猪次郎已经醒了,被孔雀他们给绑得紧紧地,绳子在他那突起的大肚皮上,深深地陷了进去。

  更加好玩的是,也不知道谁想出来的馊主意,居然将野猪次郎平放在地上,让他如同一只大青蛙一样肚皮朝上,然后很无聊地在他的肚皮上面压了一箱子空酒瓶。

  你想啊,野猪次郎的肚子本来就大,就软,一下子空酒瓶虽然一只手就可以提起来,但是放肚皮上也扛不住啊!

  于是,可怜的野猪次郎已经被压的满脸通红,嘴里开始哼哼唧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