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419章 一起洗吧4更
  【本书今天四更,继续一次性发布,求订阅、打赏和各种票票,谢谢!!】

  第419章一起洗吧

  张铁根今晚过来,主要目的自然就是过来跟秦寿这个新的盟友,继续加深加深彼此之间的关系的。

  至于他们以往的那些恩恩怨怨,早就在共同的利益面前,化作一个东南风了。

  当然,张铁根今晚的结交对象还有那个死胖子周小天。这个老小子一贯的还是那样一脸笑眯眯的样子,看起来显得那么温和善良,可是张铁根现在已经清楚了这个人绝对比秦寿还要狠辣。

  所以,面对着这样的一个狠人,张铁根当然要倾力与之交好。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呢。

  而且皇家礼炮这个地方可是最厉害的烟花之地,大家喝酒的时候,秦寿这个请客请功的正主,自然是叫来无数的中外美女让你点,过程简直比点餐还要精彩。

  于是,大家对着自己点的美女搂搂抱抱,又亲又摸的,啥正事都不再说了,说的其实都是些屁话,真是一派和谐盛世的美好景象。

  玩到大概十点钟左右,张铁根感觉自己玩得也差不多了。

  而且,他心里惦记着柳如烟。刚刚柳晴春才被她又给赶回学校去了,她虽然表面严厉,但是对妹妹那绝对是真的极好的,现在不知道有多伤心呢!

  张铁根对柳如烟,还是一如既往地那么温柔体贴呢!绝对的是好男人之中的典范,上哪里找去!

  于是,张铁根放开怀里的二个美女,附耳在秦寿耳边嘀咕了两句。意思当然是说,时间不早了,他也应该回去了。

  “这可不行啊铁根兄弟。今天这么高兴的日子,你怎么可以提前退场呢?再说了,你点的这二个美女,看向你的目光都多热切啊?人家都等着你带他们上去楼上的宾馆呢!不行,你不能走啊!”秦寿人情之极地笑道。

  “怎么,铁根兄弟要走了啊?”周小天连忙问道。

  “二位领导,皇家礼炮这么好玩的地方,只要是个男人,谁都会想要一辈子都住在这里啊!但是你们应该都知道,我这两天都在忙着那点事情,所以两天都没回家了。我们家那口子的脾气可大得很,今晚不早点回去,估计要跪板砖了啊!”张铁根苦着脸道。

  “铁根兄弟结婚了?”周小天奇道。

  秦寿摆摆手,笑道:“柳总,柳如烟。你上次在天意酒吧不见过的吗?”

  “哦,想起来了,那可是个了不得的女人呐!”周小天呵呵笑道,“铁根兄弟家里有那么一位超级大美女,这外面的这些庸脂俗粉,如何能够入得了他的法眼呢?老同学,我看还是让铁根兄弟先走吧?”

  “这个……好吧。免得让我铁根兄弟被罚跪那可就不好了。呵呵呵呵……”

  大家顿时都笑了起来。

  “大根哥,我跟你一起走吧,你没有开车过来,我送你回去。”方永强说道。

  “不用,你留下来多跟秦局他们亲近亲近,我去外头打个的回去就行。”张铁根摆手说道。

  “对,小强你要留下来跟我喝酒的。”秦寿说道,“小黄,你跟我铁根兄弟一起出去,吩咐我的司机送铁根兄弟回去。”

  秘书小黄立刻放开怀里的二个大洋马,推了推脸上的无边框的眼睛,站起来对张铁根笑道:“张先生,请跟我走。”

  张铁根点点头,对秦寿笑道:“秦局,那就多谢你了。”

  “大家兄弟,谢个啥啊!对了,下次我请客,还叫你,你可不准再早退了啊!”秦寿很是豪迈地说道。

  “那是必须滴!”张铁根很是便宜地随口应承道。

  然后,张铁根和黄秘书才一起转身出了包厢。

  周小天看着张铁根走了,房间里面此时也就剩下方永强和秦寿以及一群的陪酒的小姐了,对秦寿说道:“老同学啊,这个张铁根可是不得了呢!日后的前途只怕不可限量啊!”

  对于周小天的看人眼光,秦寿一向都是深信不疑的,立刻点头说道:“是啊。这个人现在就是一条蛰伏的龙,日后一定会有腾飞之日的吧!”

  方永强在旁边听得一怔,绝对想不到秦寿和这个检察院的周小天,居然会对张铁根的评价得如此之高,怪不得这二人一晚上都对张铁根是如此之热情。

  回想起以往他们这些人跟张铁根之间的那些恩恩怨怨,如今却是能够坐在一间包厢里面喝酒玩女人说屁话,人生也许真特么也就这么一回事儿而已吧!

  张铁根坐着秦寿的顶级专车,路上给铁蛋打了个电话,说他不回去天意酒吧,那里铁蛋罩着点,然后车子直接开上凤凰山庄。

  张铁根下车时候,时间已十一点多,夜空沉沉,不见半颗星,木板房里面的灯都开着,从窗口透出雪白的光亮。

  他快步开门入屋,电视开着,柳如烟并没在看,只是坐在沙发上面发呆。

  更让张铁根在意的是,她此时依然穿着白天工作的正装,显然都还没有洗澡换衣服。

  这可是很少见的事情。

  张铁根立刻走过去,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道:“媳妇儿,你家老公回来了!”说着,上前给了柳如烟一个大大的拥抱。

  “哦,你回来了。”柳如烟懒懒的说道,并没有因为张铁根的回来,而显得特别兴奋。

  张铁根便在她的身边坐下,问道:“春春回浮云大学,你自己一个人又伤心了呀?”

  “嗯。每次都是这样,那个丫头都要被我骂着赶走,让我总是有种罪恶感。好像我就是个恶毒的姐姐一样。”柳如烟轻轻地靠在张铁根的肩头。

  张铁根一阵苦笑,这个家里有一个比亲妈还要严厉的姐,却有一个成天只知道疯的妹,你说怎么安生得了呢?

  张铁根柔声安慰道:“媳妇儿没事,春春还不太懂事呢!过两年她玩够了,也就知道收心了。她会明白你的苦心的。起来吧。”

  说着,张铁根起来,把手伸给柳如烟。

  “干啥?”柳如烟问道。

  张铁根嘿嘿一笑,道:“我媳妇儿现在都没洗澡,咱们不正好一起洗咩?”

  “你这个人怎么就知道想那种事情哦?”柳如烟俏脸一红。

  “切,跟我媳妇一起洗澡,天经地义的。”张铁根笑道,上前毫不犹豫地一把将柳如烟扛到肩上,“走咯,洗澡去咯……”

  “啊……放人家下来啦,别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