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407章 奇葩美女3更
  【周三正是本书继续爆发的日子,耀阳祖师7更献上,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第407章奇葩美女

  咖啡桌的木板其实并不厚,所以那些抢手打了几下,子弹就射穿了。

  “啊……”魏新晨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左手臂上面爆出一抹雪花。

  魏新晨受伤了!

  张铁根本来还很冷静。毕竟,目前这种程度的枪林弹雨,跟他在阿富汗、巴基斯坦跟恐怖分子作战时候的程度,简直就没法比的。

  但是,一看到魏新晨飙血了,张铁根立刻就怒了。

  他连忙拉过魏新晨的胳膊一看,手臂上面没有弹孔,只是子弹擦伤而已,这运气真的是太好了吧,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是,居然敢伤害他张铁根的女人?那绝对地就是触碰到了张铁根的逆鳞,今天不杀人,他就不是国际杀手之王秃鹫!

  于是,张铁根的双目之中,顿时寒光闪烁,身上浮现出一股浓烈的杀机。

  这种气势真的是太可怕了,连身边的魏新晨顿时都惊呆了,吓得是身体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了起来。

  “你们,该死!”张铁根怒喝道。

  只见,张铁根的身子就地一滚,人就离开了那张咖啡桌的保护。

  然后,张铁根手里的那枚楔形飞刀,嗖的一声便出手了。

  距离张铁根最近的一个车手,噗地一声,头盔的挡风玻璃赫然被飞刀贯穿,深深地插在了他的印堂之上。

  车手没有发出任何的惨叫,尸体和摩托车同时摔翻在地上。

  张铁根立刻扑过去,伸手抄起掉落地上的一把手枪,啪啪啪三枪,毫不留情地又干掉了一个车手。

  这时候,其他的车手也反应过来了,纷纷举枪就要向张铁根射击。

  张铁根一看,立马飞身而出,赶紧躲起来吧。他只有一支枪,对方可有好几只抢啊!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孔雀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将张铁根瞬间杀掉二个人的精彩表现全都看在了眼内。

  “老大啊老大,接下来可就看我孔雀的了。”孔雀笑道,果断地扣下了xm109狙击步枪。

  噗地一声,xm109的枪声剧烈地后震了一下,子弹呼啸而出。

  噗地一声,子弹在一个车手身上爆出一个巨大的伤口,扬起一片血花。

  人,随即被掀飞了摩托车,啪的一声,飞出数米之外,重重地撞在墙上!

  然后,接下来的景象绝对地属于恐怖惊悚片的内容。

  余下的四个车手,无一例外,全部被孔雀的狙击步枪轰飞,如同是武侠小说中,内家高手在隔空运用劈空掌,将人隔空劈飞出去一般。

  啪的一声,身体便重重地撞击在墙上。

  30mm口径的子弹,在每个人的身上侯红一个碗口大的弹孔!而且是贯穿的弹孔,明晃晃的,把身后的带血的墙壁看得那叫一个清清楚楚!

  啥也不用解释了,中弹的人,肯定是立马挂了。

  清场完毕,张铁根这才终于是彻底松了一口气,对着对面街上的那栋高楼,竖起一根大拇指!

  孔雀透过瞄准器将张铁根的大拇指,看得是轻轻松松,嘴角扬起一个坏坏的冷笑,枪口指向张铁根那边,手指突然又扣下了扳机。

  又一枚子弹呼啸而出,朝着张铁根那边飞去。

  啪的一声,子弹精准地射在张铁根的脚边,地上楼下一个巨大的弹孔,把张铁根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人更是差点没有跌倒在地。

  “我草泥马的孔雀,你特么找死啊,敢这样玩我!看老子不杀了你!”张铁根反应过来后,朝着孔雀那边破口大骂起来。

  看到张铁根那边一副气急败坏的架势,孔雀那边则是得意地咯咯大笑起来:“张铁根啊张铁根,你当时在凤凰山上是怎么羞辱的本姑娘?本姑娘今天不乘机报仇一下,我还叫孔雀咩?咯咯咯……”

  然后,孔雀的手机铃声响了,不用问,肯定是张铁根打过来的。

  孔雀接通了,笑道:“老大,刚才那课子弹的滋味怎么样啊?”

  “我草泥马!”张铁根毫无风度地破口大骂道。

  “我妈早死了,你还是草那个我呗?”孔雀娇滴滴地笑道。

  于是,张铁根那边再度彻底地对这个死孔雀无语,澳门赌博网站:她是调戏张铁根已经调戏出幸福感来了。

  “我说孔雀啊,你好歹是个娘们,你说话能不能矜持一点啊?”张铁根无语问苍天,他怎么会收这么一个女人当手下呢?

  “可是人家现在已经改头换面,走的豪放派路线了呢!”孔雀笑道。

  “呃……好吧,我懒得管你了!你那边那个狙击手怎么样了?”张铁根问道。

  “被我打晕了。要不要我直接干掉他呢?”孔雀问道。

  “姐啊,你今天都杀了五个人了,你还嫌杀人不够多啊?给我留下活口,人和枪都带回天意酒吧!”张铁根下令道。

  “是,老大。”孔雀遵命道。

  张铁根挂断手机,目光扫过一片狼藉的咖啡馆里面,店员和老板早都跑没影了。

  然后,张铁根才想起来魏新晨,连忙冲过去,魏新晨靠在墙上,脸色一片煞白。

  张铁根吓了一跳,这妮子是咋地了,难道除了手臂擦伤之外,别的地方也受伤了?

  急道:“晨晨,你这是咋了?”

  “咳咳,铁,铁根,我,我要死了。”魏新晨虚弱地问道。

  “不会的,你不会死的!”张铁根高声道,立刻在魏新晨身上检查起来。

  可是奇怪的是,除了手臂破皮之外,身上啥伤口都没得。

  “咳咳,我知道我要死了,好冷啊。铁根,你知道吗?我是在开春的早晨出生的,当时特别冷,咳咳,所以我爸就给我取名魏新晨……所以,我总是特别怕冷……”魏新晨虚弱地说道。“铁根,抱紧我……”

  张铁根紧紧地搂住魏新晨,悲伤道:“晨晨,你还有啥遗言赶快说,不然死了就成遗憾了。对了,我问你,你有木有妹妹或者姐姐,放心交给我,我会负责她一辈子的幸福的。”

  “张、铁、根!”魏新晨突然咬牙切齿道,“你可以再无耻一点吗?”

  “切,我无耻?你再给我装死去啊?说的还真是抒情!起来吧我的晨晨!”张铁根呵呵一笑,将魏新晨从地上拉起来。

  心说:今天无论是孔雀还是魏新晨,怎么都这么奇葩啊!都这么危险了,还跟我玩!

  原来,张铁根早就识破魏新晨的演戏。

  “讨厌,你就会耍我!”魏新晨白了张铁根一眼,扑哧一声,自己都忍不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