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401章 可怕美女1更
  【预告下:本周三,本书会安排一次七章爆发,敬请期待。而今天继续四更一次性发布,求订阅、打赏和各种票票!谢谢!!】

  第401章可怕美女

  “晨晨,我真是替你难过。”黄小书一脸惋惜地安慰魏新晨道。

  魏新晨的恼怒和心酸自不用说。

  她在黯然神伤之下,根本无心理会黄小书的所谓的“安慰”,只是说道:“谢谢你陪我下来天南市,你辛苦了。”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黄小书想不到魏新晨居然这么善解人意,顿时乐开花了,高兴地说道。

  夜幕低沉,天南市内及时再繁华喧闹,此时也已经选择了沉寂。

  几辆警车在空旷无人的大街上,呼啸着向天南市警局而去。

  到达天南市警察局之后,张铁根的心里一阵好笑。

  因为他发现,现在跟这天南市的警察局是越来越有缘分了。就说今天吧,已经来这里三次了。逛这里,就跟逛自己家一样……

  审讯室内,张铁根被手铐铐在一把铁椅子上。

  这里张铁根最近也常来,还是老样子,前面是一张桌子,一张椅子,没有任何的窗户,气氛显得相当地压抑。

  魏新晨正在独自审讯张铁根,而且还命人把监控摄像头关掉。

  当然了,大家都认为,这样一来,即使魏新晨对张铁根用点刑啥的,也不会留下什么图像证据的。

  黄小书则是美滋滋地站在外面的过道等候魏新晨,因为他估摸着,魏新晨这次见到张铁根的所作所为后,一定已经彻底对那个农民死心了,所以才会将他抓起来泄愤的。

  越想是越美,更是想到以后魏新晨嫁给他,然后他的老丈人魏大虎不断栽培他,他以后立马就平步青云的美好景象,忍不住嘿嘿地大笑起来。

  魏新晨一脸冷漠看着张铁根,说道,“姓名。”

  “晨晨,不要这么严肃嘛!咱们都神马关系,你还不知道我姓名吗?”张铁根苦着脸说道。

  “问你话就老老实实的回答,姓名!”魏新晨臭着脸说道。

  “好吧,我怕了你了,张铁根。”张铁根只好说道。

  然后老规矩,年龄和性别。

  “知道你犯了什么事吗?”魏新晨冷冷地问道。

  “这个……晨晨啊,我真的错了,你别再整我了,行不?”张铁根苦笑道。

  魏新晨却立刻激动地叫道:“你说你错了,那你告诉我,你错在哪里了?你这样做对得起谁!”眼眶红了,泪水在打着转儿。

  张铁根想不到魏新晨会突然变得这样激动,心知糟了,连忙道,“晨晨,男人逢场作戏,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左拥右抱的,那还叫做逢场作戏?!”魏新晨质问着,开始抽泣起来。

  “晨晨,我真的错了,你不要哭嘛!我最怕女人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了。我会很受伤的!”张铁根手上一抖,喀拉拉的几下,手铐就自动脱落了。

  张铁根站起来,想要过去安抚下魏新晨。

  “你干嘛?想要越狱啊?还不快给我坐下!”魏新晨立刻过去,一把掐住张铁根的耳朵,用力地将他压在椅子上。

  “哎哟哟……疼,疼死我了晨晨,你这是要我老命啊!轻点啊……”张铁根吃痛地求饶道。

  “说,你晚上到底有没有和那些女人乱搞!”魏新晨这才放开手,问道。

  “没有,坚决没有!我们可是很纯洁的关系,我什么都没做的!”张铁根连忙说道。

  “哼!男人要是管的住自己的下半身,那这个世界就天下太平了!”魏新晨背过身去,嘟着嘴道。

  “晨晨,这绝对是真的。你说,我哪有那个胆子骗你啊?对吧?”张铁根腻歪地说道,眼珠子一转,立刻起身,从后面轻轻地环腰抱住魏新晨。

  一股淡淡的体香扑入鼻腔,感觉那叫一个舒坦。

  虽然刚才的俄罗斯美女确实够魔鬼身材,技术确实够一流,但是毕竟是出来做的,没有人家魏新晨警花的美丽脱俗啊!

  “晨晨,你身上的味道好香!抱着好舒服,要是能够一直这样抱着你,该多好!”张铁根迷醉地说道。

  魏新晨的脸色微微泛红,而且能够被张铁根这样抱着,其实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不由得她也陷进去了,都有些找不着北了都。

  柔声说道:“你,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子啦!人家现在还在审问你,你不要那么色啦!”

  “我这样怎么就色了呢?晨晨,你被你老爹禁足的这几天,我都联系不了你,我真的很想你的。”张铁根开始打深情牌了,肉麻的程度,说明一定看过琼瑶奶奶的小说!

  “真的么?”魏新晨绝对想不到,张铁根竟然会这样深情告白,脑海里面顿时就有些空白了,感觉晕乎乎的,找不着北了。

  “当然是真的,我发誓!”张铁根说道。

  听张铁根这么一说,魏新晨心花怒放了,别提心里有多美。以前都是她在跟张铁根表白,想不到今天张铁根终于也对她表白了!

  “其实,其实人家在浮云市,一直也都很想你的。否则的话,也不会一听到你去抓那些恐怖分子的消息后,立刻就赶过来。”魏新晨娇滴滴地说道。

  “晨晨,你对我真好!你相信哥,哥可是很纯情的人的!”张铁根呵呵笑道,警花的腰可真是软。

  “哼!就你这种沾花惹草的人,我信你才是见鬼了呢!老实交代,跟那些小姐乱搞过了没有?身上都是她们的味道!”魏新晨冷哼道。

  张铁根心里暗恨,这女人的鼻子怎么都跟狗鼻子似的,都那么灵呢?

  “你不相信我啊?我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呢?”张铁根打死不认账地说道。

  “后面可还有半句:你随便起来,就不是人!”魏新晨白了张铁根一眼,立刻想要挣脱张铁根的怀抱。

  “别啊!我真没干过的事情,你要我怎么承认呢?”张铁根郁闷道,“那最后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魏新晨好奇地问道。

  张铁根凑近魏新晨的耳边,低声道:“咱们干脆现在直奔酒店,开个房间,二人把衣服一脱,你亲身来检验检验我枪支的弹药,不就知道了咩?”

  “你个坏蛋,你讨厌死了你,心里尽是在想些龌蹉的事情!”魏新晨脸色变得极为羞红,娇羞地道。“你真的没跟她们乱搞?”

  “真的,我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你还要以死谢罪咩?”张铁根郁闷道。

  “嗯……那好吧,我就暂且相信你这个坏蛋一次。下次要是再让我抓到的话,我一定把你下面给咔嚓掉!”魏新晨恶狠狠地说道。

  张铁根闻言,顿时感觉自己的那里凉飕飕的,心说:这女人也太可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