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394章 残忍警告2更
  【今天继续四更一次性发布,求订阅、打赏和各种票票!谢谢!!】

  第394章残忍警告

  而在张铁根踏入里面的第一脚的时候,他便已经发现情况不对劲。

  他的手腕一翻,楔形飞刀瞬间入手,嗖的一声,又瞬间射出。

  “呃……”

  右手边的一个阴影当中,澳门赌博网站:扑通一声,倒下一具持枪的尸体。对方极为狡猾,在此布置了暗哨,刚才真是凶险!

  还好张铁根警觉,抢先一步动手,否则早已经被对方干掉!

  而且更妙的是,张铁根的出手并没有产生什么动静,也就没有惊动里面的其他歹徒。

  张铁根从尸体上面拔下他的飞刀后,立刻继续向里面前进

  突然,张铁根停下脚步,绝佳的直觉让他感应到,前方有一丝隐藏的杀机。

  所以,张铁根立刻拿出夜视仪戴上,在黑暗之中缓缓地扫过,果然发现前方的一个隐秘地点,又潜伏着一个枪手!

  张铁根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能够重新干回杀人的本业,让他心里莫名地生出一种极度兴奋地感觉!

  这一刻,人命在他的面前,似乎如同蝼蚁。

  何况,他现在是在为了救人而杀人,他更是要杀的毫不手软。那些歹徒,真的该死!

  于是,张铁根快速迂回到那个潜伏歹徒后方的一个平台上,猛然跳了下去,扑倒了那个歹徒,然后一拳轰下。

  咔嚓一声,歹徒的喉骨爆碎,稍微挣扎一番后死翘翘了。

  然后,张铁根继续在周边搜索,力图消灭掉所有的暗哨。但是奇怪的是,他自从进来仓库位置,居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明岗?

  一通细致地搜索之下,张铁根愣是再也没有发现任何的歹徒了。

  而此时,外面原本极为密集的枪声,这时候也开始变得稀廖了下去,,似乎在武警部队的围剿之下,那些突围的歹徒已经被消灭地差不多了。

  张铁根立刻通过无线电跟仓库外面,正在给他进行警戒的黄海波进行了通话:“黄队,外面的枪声少了很多,你的人的围剿快成功了吗?完毕!”

  “是的。虽然歹徒的火力很猛,但是我的人的火力更猛,而且我们更加专业!现在已经击毙了大部分歹徒,只剩下二三个还在负隅顽抗而已。完毕!”黄海波得意地说道。

  “很好!”张铁根也忍不住赞叹道,“我这里面的歹徒也已经全部清理完毕。你现在可以进来了。完毕。”

  “好的。完毕!”黄海波说道。

  同时,黄海波的心里也感觉很是不可思议。

  黄海波虽然不知道仓库里面,究竟会隐藏有多少的歹徒,但是张铁根一一个人的力量进去,在没有人掩护的情况下,居然能够做到悄无声息的干掉所有歹徒,而且还没有开过一枪的程度,简直就是神了!

  所以,黄海波立刻闪身进入仓库里面,迫切地想要确认一下张铁根的战果。

  这一进去之后,黄海波进过一番仔细地搜索后,顿时对张铁根是惊叹不已。这仓库里面没有布置任何的明岗,有的只有暗哨!

  对于这样的布置,他黄海波要是没有队友的互相支援的话,是几乎难以及时发现歹徒的藏身之处的。

  而且,那时候必然要爆发枪战,几乎不可能如那个张铁根那样,直接将暗哨们给抹杀掉。

  而一旦爆发枪战,那么就非常可能造成一个可怕的后果:惊动看守孩子和妇女的歹徒。

  那么哪些孩子和妇女们的命,可就很危险了。

  所以,深知这些的黄海波,此时此刻对张铁根的个人战斗实力,顿时是钦佩不已。

  同时,他也非常惊奇,这个张铁根他究竟神马来头,实力居然连他这样的出声国内最优秀特种部队的人都望尘莫及呢?

  带着这样的一个疑问,黄海波迅速向着仓库里面搜索前进,很快就发现了张铁根。

  而此时的张铁根,只是呆呆的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的。

  黄海波感觉非常奇怪,立刻收起枪,快步走到了张铁根的身边,笑道:“你怎么干站着不动啊……”

  然后,黄海波的声音便戛然而止了,脸上跟着便如同张铁根一样,露出了悲伤与愤怒并存的复杂的神色。

  因为张铁根的面前是一个被打开的地窖,里面的情况简直是惨不忍睹!

  三具被破开肚子的女尸,被摆成了一个圆形。

  这三个被残杀的女人,显然就是被仓鼠拐卖给小犬晋三的妇女。她们个个非常年轻貌美,身上各处都是被虐过的痕迹,鲜血流了一地,生前必然遭受了残酷的虐待。

  与此同时,三具女尸的中间,则是摆着一具童尸。这必然也是一个被拐卖的儿童。

  这四具尸体似乎是刻意被摆放成这样的,如果看到这样的景象,人脑在震撼与绝望之际,还残存有一点想象力的话,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似乎还可以构成一个图像。

  三具女尸构成一个外圆,中间的儿童则是一个原点。

  黄海波显然被惊呆了,脑子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口中只有一句话在回荡:“太灭绝人性了,太残酷了,居然连妇女和儿童都不放过!”

  但是,张铁根则悲愤之余,倒是还带着几分的冷静。毕竟,他连阿富汗和索马里的部族大屠杀都见过,这里的惨烈景象,还吓不倒他!

  说着,黄海波立刻要跳下去检查情况,却是立刻被张铁根叫住了。

  只听得张铁根冷冷地说道:“别动,你不懂、”

  “我不懂?”黄海波错愕道。

  “在一些古老的黑帮中,他们奉行古老的戒律,往往借由杀人来传递出某种讯息给看得懂的人。国内的所谓刑侦砖家根本没人懂这个。”张铁根冷冷地说道,面容狰狞可怖,“这四具尸体形成一个奇特的形状。”

  黄海波顿时听得一愣,这种事情他干武警这么多年,确实是第一次听到。

  “妇女被破腹,这是暗喻生育;儿童居中,暗示新生;圆形,暗喻太阳。整个图形却是以死亡构造。这跟传说中的扶桑国血日暗杀团的图腾相吻合。对方是在向我们提出警告和示威!”张铁根咬牙切齿道,“原来,我孙子安倍是来自于那个神秘的组织!我孙子安倍你太狂妄而凶残了!我张铁根发誓,这辈子不亲手杀掉你,我誓不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