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373章 请君入瓮4更
  【今天是本书爆发的日子,耀阳祖师运气不好,票票没求到,人还发烧,脑袋跟灌了铅一样,好在前面还有四章存稿,原本预定要爆发的三章就先欠着,本周内一定补上。抱歉!!】

  第373章请君入瓮

  “雀姐,我老李可是一直都在等着你的这句话呢!我说,待会儿张铁根一出现,你们谁都不许跟我抢,我要第一个上去对付他!”李大嘴瓮声瓮气地说道。“我一定要跟他报上次的一掌之仇!”

  “对,还有我仇也一定要在这次讨回来。对了,还有雀姐的仇呢!”老鼠用着尖细的声音,也在一旁鼓噪道。

  这四个人之中,倒是只剩下第一次现身的面条,跟张铁根还没有结仇而已。

  孔雀点点头,说道:“你们大家说话都给我小声一点,被人给听了去,我找你们算账!还有,我们可不能够直接就去跟张铁根硬撼。我们都亲眼见识过他的实力,正面对抗的话,即使最终可以击败他,我们只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雀姐,那你说怎么办?”老鼠连忙问道。

  孔雀为难地说道:“这个……我暂时没想出来。”

  “呃……”老鼠和李大嘴一起无语了,这个雀姐,有说不等于没说吗?还弄得一惊一乍,真是的!

  沉默了一小会儿后,面条说道:“我看不如这样。既然那个张铁根的武功那么厉害,雀姐不愿意正面与他对抗,那么我们只有采取偷袭之类的计策了。”

  “面条你快说清楚,究竟怎么偷袭?”孔雀连忙说道。

  “我是这样想的,张铁根既然带苏玉堂出去玩,若是今晚不会来便罢了,要是回来的话,一定会送苏玉堂到饭馆里面。那时候,一定是他防备最为松懈的时候。我们就埋伏在玉堂春里面,乘他不备用拿下他!”面条说道。

  “这个办法好!雀姐,你觉得呢?”李大嘴又是第一个开口说话的。

  孔雀点点头,其实她也想不出比面条更好的办法了,道:“好,我们就照面条说的办。走,我们先潜入玉堂春里面去!”

  说着,孔雀一马当先,四道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街上,来到玉堂春门口,在地上和墙上,拉出四条长短不一的淡淡黑影。

  饭馆的玻璃门被锁链锁住,里面只开了一盏灯,地上排放的整整齐齐的桌椅。

  “门是锁住的,怎么办?”李大嘴问道。

  孔雀说道:“老鼠,澳门赌博网站:你爬上二楼的窗户,那里是苏玉堂的卧室,找找看有木有绳子。”

  “雀姐,这里的墙壁光溜溜的,根本没有任何的着力点可以让我攀爬的啊!”老鼠为难地说道。

  孔雀闻言,突然看向身材最为健硕的李大嘴,脑海里面灵光一闪,说道:“大嘴,这里你的身材最高,力气也是最大的,老鼠的身材最矮小,你把老鼠扔上去!”

  “雀姐,这样不好吧?我要是没有抓住窗沿的话,很危险的。”老鼠哭丧着脸道。

  “你这只死老鼠,你要是不听雀姐的话,我立刻一只手捏死你!”李大嘴立刻恶狠狠地威胁道。

  老鼠虽然是个精明的人,但是就怕李大嘴这个莽夫,知道他是说得到就做得到。

  郁闷地道:“好啦,好啦,我干还不行吗?李大嘴,你可一定要给我扔的准一点,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知道了!”李大嘴不以为然地说道。

  然后,李大嘴就将老鼠举了起来,瞄准苏玉堂卧室的窗户,嗖的一声,老鼠就如同飞人一般飞了出去。

  当的一声,老鼠的双手稳稳地扒住窗沿,顿时让老鼠松了一口气。

  “我没事!”老鼠得意地向着下面的三人说道。

  然后,老鼠伸手推开窗户,跳进苏玉堂的卧室,鼻子里面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这就是女人闺房的味道。

  老鼠显然对这味道不感兴趣,揉揉鼻子,连忙在二楼四处寻找。

  他终于在大厅找到一截绳子,一头栓在床脚,一头扔到了街上。

  面条身子比较轻,第一个爬上去,然后是孔雀,最后一个才是李大嘴。

  李大嘴身体太笨重,孔雀三人是费了老大的劲儿才将他拉上去的。

  然后,孔雀就将绳子收回去,四人才一起下到饭馆,将里面的那盏灯关掉。

  整个玉堂春里面陷入一片黑暗中,如同调入墨池中。

  四人屏息静气地隐藏着,就等着张铁根自己来自投罗网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玉堂春里面依然如同死一般的寂静。

  突然,呼呼呼呼……声音回荡在饭馆里头。

  “谁的声音?”孔雀立刻紧张的问道。

  “雀姐,李大嘴睡着了,正打呼噜呢!”老鼠那尖细的声音响起来。

  “你母亲的李大嘴,现在这么要命的时候,你还睡得着觉!老鼠,赶快给我叫醒他!”孔雀严厉的说道。

  “好的。”老鼠说道。

  然后,“哎呀,好痒,好痒……老鼠,你特么又挠我痒痒!”黑暗中响起李大嘴愤怒的声音。

  “嘿嘿嘿嘿……”老鼠得意地笑道,“你一身的铜皮铁骨我就奈何不了你了吗?我挠死你!”

  “你个混蛋,看我不拍死你!”李大嘴怒道。

  “全都给我闭嘴!”孔雀怒道。“李大嘴,你给我保持清醒一点,不准再睡觉。你知不知道你的呼噜打得有多大声!老鼠,你也不准再给我废话!大家都保持安静!”

  “哦!”

  “哦!”

  然后,玉堂春饭馆里面,一时间又恢复了安静,只有空气中飘着一丝淡淡的油烟的气味。

  这时候,玉堂春外头的街上开过来一辆黑色的进口车,雪白的车前灯的光,射出了数十米之外,如二道光剑刺穿无边的黑暗。

  车子稳稳地停在玉堂春门外街边,张铁根和苏玉堂下车,走到玉堂春的门口。

  苏玉堂向着饭馆里面看了看,不由得咦了一声。

  “怎么了三姐?”张铁根问道。

  “店内的灯怎么是不亮的?我记得每晚都是开着的。”苏玉堂道。

  “可是我们出去的时候,天都还没黑,你可能没开吧?”张铁根说道。

  “不,我肯定是开了的。”苏玉堂自信地说道。

  “那是不是突然坏掉了?”张铁根道。

  “灯泡是一个礼拜前刚刚换的呢!”苏玉堂道。

  苏玉堂这样一说,张铁根便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三姐,先不要开门。”张铁根说道,蹲到地上仔细查看起来。

  苏玉堂带着一丝好奇看着张铁根,她好像无法理解,张铁根究竟是在地上看啥。

  其实地上很干净,连一只蚂蚁都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