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329章 有些门道4更
  【本书今天继续爆发,6更一次性献上,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第329章有些门道

  “干啥啊?”张铁根停步转身,淡淡地问道。

  但是,张铁根那一脸得瑟的样子,早就已经出卖了他的心思了,顿时看得毛鑫宇是直牙痒痒啊!

  但是,毛鑫宇纵横商场好多年,那也不是个吃素的,心态是要比张铁根深沉的。

  所以,他连忙呵呵笑道:“老弟你先别急嘛,有话咱们好好说,快先坐下,咱们好好谈谈!”

  对待张铁根的态度,立马来了个转体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奸商果然就是奸商,变脸比翻书可快多了。

  张铁根则是很**地走回去,站着不动,还似模似样地抖着一条腿,一副我是流氓的调调,道:“坐就不必了,满足我刚才说的条件,不然就没得谈!我现在给你五分钟考虑的时间,到时候后果自负!”

  “别啊,我的铁根兄弟,咱们有话好好说嘛!你这样不是逼着我去死吗?”毛鑫宇哭丧着脸求道。

  就这样的一坨肉,想必生活一定过得特别有滋有味的,他会愿意去自杀?骗鬼的呢!

  所以,张铁根对这个声泪俱下的毛鑫宇,心里是一点都不可能同情他的。

  淡然地说道:“我这人最讨厌讨价还价,现在减去一分钟,我只给你四分钟的考虑时间了!开始计时!”

  说着,张铁根转过毛鑫宇的笔记本,本想看看时间,却没想到屏幕上的画面让他更加愤怒。

  仓库肯定是装了监控设备的,里里外外都有,主要是用来防贼的。而刚才王冲他们打人砸东西的画面,正好有一部分就被摄像头给录下来!

  至于目的,当然是在警察过来的时候,提交给他们作为指控用的了。

  张铁根立刻用着极其冷厉的目光盯着毛鑫宇,顿时让他汗毛倒竖起来,冷笑道:“老毛啊,你可真是不简单呐!原来我刚才还是小看你了呢!”

  “铁根兄弟,你听我说!这是误会,这绝对是一场误会,你听我解释……”毛鑫宇头上冷汗直冒。

  “解释个毛啊解释!”张铁根怒道。“你现在还有啥好跟我解释的?草!我看你今天是准备跟老子死斗到底了!”

  “老弟你别动怒啊,这就就把录像删掉,还不行吗?”毛鑫宇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连忙讨好地说道。

  “删除个毛!”张铁根怒道。

  他突然一把抓起那个苹果的笔记本电脑,啪的一下,一把就在地上给摔了个粉碎。

  好吧,这可是苹果的笔记本,它不是春哥广告的神州笔记本,人家可是贼贵的,有木有!

  看着地上苹果笔记本分崩离析的尸体的死状,毛鑫宇此时此刻,心里是疼的撕心裂肺的,这可是昨天刚买的最新款啊,现在又打水漂了……

  心疼归心疼,现在还是先把张铁根稳住了再说,连忙笑道:“视频已经没了铁根兄弟,那我们现在可以坐下来谈了吧?”

  “现在五分钟已经快要到了,你已经想好了吗?”张铁根自顾自地说道,完全不理会毛鑫宇说的话。

  毛鑫宇这辈子不知道遇到过多少不讲理的人,但是却从未遇到过像张铁根这样不讲理的!

  毛鑫宇心知跟张铁根这种人讲理,根本就是讲不通的了,一咬牙,狠了狠心后,说道:“好,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还有疑问!”

  张铁根闻言,心里顿时大喜,这样一来,天道盟也算是拿到第一笔保护费,而且应该还不少的样子。

  但是,张铁根这时候并没有让好心情表露出来,只是皱皱眉头,道:“我说不喜欢讨价还价。”

  “你都还没有听我说完,你怎么就知道你不喜欢呢?”毛鑫宇赶紧说道,“你误会了,我是想问你,假如还有人来要保护费怎么办?”

  他似乎以为张铁根拿了他的钱之后,只会拍拍屁股走人。

  张铁根笑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收了你的保护费,这里今后就是我在罩着了。要是谁若是敢来你这里惹事,就是跟我张铁根过不去!到时候,我随叫随到,这个你可以放心!”

  毛鑫宇见张铁根说得痛快,应该不是在骗人,这样的话,他这里以后倒也可以没有地痞流氓过来闹事了。

  点点头道:“好,我相信你。再来我有一个事情要跟你铁根兄弟说一说。大家若是谈成了,也许对你我而言,说不定还是一条财路。”

  一听到“财路”二字,张铁根立马就被吸引过去了,显得兴趣十足的样子,问道:“什么财路?”

  “是这样的。”毛鑫宇俯身从一个柜子里面,拿出二瓶红酒和高脚杯,打开红酒,倒入二个酒杯后,说道,“这是我代理的二款外国进口红酒,你先尝尝看。”

  张铁根也不怕毛鑫宇下药,他可是堂堂的国际杀手之王秃鹫,啥下三滥的手段没见过啊?

  所以,张铁根瞒不住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红酒入口,味道极为苦涩,张立马吐了出来,骂道:“草,这是红酒咩?农药还差不多!假的吧?”

  “呵呵……”毛鑫宇笑道,“铁根兄弟英明,一下子就尝出来了。其实你也许不知道,这国内市场上销售的进口红酒,十有**都是假的。”

  “这么普遍?”张铁根惊道,果然是山寨的国度啊华夏!

  “我还能骗你不成?”毛鑫宇笑道,“其实所谓的外国进口红酒,几乎都是国内商人从外国购入劣质红酒,然后在公海的大船上面勾兑,再运进国内来蒙人的。你看,我这一瓶红酒卖家几十块钱,但是成本只不过三块钱而已,利润至少几十倍啊!”

  “我草,这么高?你们的心,是不是太黑了?”张铁根被震撼了,有木有!

  “呵呵,都是为了赚钱嘛!”毛鑫宇不好意思地笑道,“反正又喝不死人的。”

  “呃……”张铁根无语了,叹道,“说吧,你告诉我这些究竟为了啥?”

  “我想要跟你合作做红酒。”

  “啥?”张铁根又震惊又狐疑道,“你疯了吧?我可没那个本钱,而且我也没有做过酒类的生意,你干嘛找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