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320章 我很心酸2更
  【本书今天继续爆发,7更献上,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第320章我很心酸

  张铁根打倒了六个凶恶的保安后,这才转身,带着阴寒的冷笑,看向窗口那边的那个肥婆郑小娟。

  看到张铁根那充满凶恶的目光,真的是太可怕了,巨大的大厅里面此时没有半个人影,更是因为张铁根而更是增添了几分阴森恐怖的感觉。

  以至于,郑小娟的心里忍不住抱怨领导:一个小小的县的工商局而已,你们特么用得着把楼盖的这么大,这么高啊?没人的时候,就不怕瘆人啊!

  想着想着,郑小娟的一身肥肉一抖,“啊……”发出一阵如同杀猪一般的尖叫,“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好像他就是个超级大美女,而张铁根是一个即将对她施暴的匪徒一般。

  听着这个肥婆的叫声,张铁根一怔,说实话,声音实在太大,真的是中气十足的,弄得他的耳朵都有些疼了。

  “不准叫。”张铁根立刻厉声喝道,“你特么再敢叫,老子就撕烂你的大嘴!”

  这一个威胁还真是有用,郑小娟果然立刻就闭嘴了。

  但是接下来,让张铁根彻底受不了的是,这个肥婆居然还学人家日漫萝莉,双手护住胸前,轻托着下巴,眼泪汪汪地哀求道:“这位农民大哥,你放过我吧?只要你不伤害我,我会尽快帮你把过户给你办好的……”

  这种姿势,要是让小姨子柳晴春来做,张铁根一定觉得是赏心悦目的。

  但是,他眼前的女人,是一个体重绝对超过二百斤的肥腻腻的肉坨啊!

  我的天啊,还是让我瞎了吧!看一眼,绝对一辈子再也不敢吃肥肉了啊!

  于是,张铁根看得白眼一翻,人差点就站立不稳了,有木有!

  也就在这个时候,郑小娟办公桌上的座机突然响起来了。

  郑小娟怯怯地看了看张铁根,然后畏畏缩缩地接通了电话,便轻轻地抽泣了起来:“郝局长,你快点下来吧,大厅这里死人了……呜呜呜呜……”

  张铁根一听,打电话的人是个局长,那正好,他正想要找这里的领导呢!

  于是,张铁根立刻走过去,一把抢走郑小娟的电话,冷冷地道:“你是工商局的局长吗?”

  “我就是乌龙县工商局的局长郝为民。你又是谁?郑小娟呢?怎么电话换成一个男人了?”郝为民奇怪地问道。

  张铁根一听这个郝为民的名字,差点就气得笑出来。郝为民,好个为人民服务啊!

  “你先别管我是谁。我现在要你立刻给我下到办事大厅这边来,否则我今天要你工商局上上下下一片鸡犬不宁。你不要怀疑我的话,我说到做到。”张铁根霸气十足的说道。

  自从回到国内,他这样跟人说话的机会,真的是少之又少了,如同回到了当年纵横国际杀手界的那种意气风发、颐指气使的美好年代。

  “你,你不要乱来!我们这里可是法治社会。”郝为民连忙说道。

  “是啊,是法治社会,可是却只是你们的法治社会,不是我们平民百姓的,你们说啥就是啥了,对吧?”张铁根嘲讽地冷笑道。

  “你……”郝为民似乎生气了,怒道,“你要是敢胡来的话,我现在立刻就报警。告诉你,县警察局可是距离这里只有一条街而已!”

  “你可以尽管报警,可是后果自负!”张铁根冷冷地说道。“你究竟下不下来?”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郝为民显然被张铁根的红果果的威胁给吓到了,也许以为张铁根是个恐怖分子,又或者被维稳而前来报复的暴民吧!

  郝为民连忙在脑海里面快速地过滤着,以前被他给整过的那些人,但是数量似乎太多,大部分他自己都记不得了。

  张铁根显然也从郝为民的颤抖的声音里面,听出他的心里的恐惧,然后便猜出了郝为民心里的想法。

  他的心里不由得是一阵好笑。

  心说:这个混蛋,平时一定是坏事干得太多,所以现在害怕有人前来找他报仇呢!前年云省有个县的工商局,不就是被人用土制炸弹给炸了吗?不过,老子是谁?老子要炸你这么个小地方,会用那没啥威力的土制炸弹?简直是掉老子的身价,好不好!

  于是,张铁根撇撇嘴,冷声道:“你怕啥?老子不会炸你的地盘的。我就是想要你亲自给我处理下我酒吧过户的事情而已。”

  “酒吧过户?”郝为民的心里不由得是一动,刚刚周小天还亲自给他打电话说,有个人的酒吧过户,到工商局跑了好多次都办不下来,难道这个人就是那个人吗?

  于是,郝为民连忙问道:“你是张铁根?”

  张铁根奇道:“诶……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原来真的是你啊!”郝为民那边突然有些如释重负的样子,说道,“你的事情你放心吧!上面已经有人跟我打过招呼了。那个郑小娟的工作态度实在是太差了,已经不知道被投诉过多少次了。张先生你放心,我保证你明天就可以通过过户手续。我也会严肃批评郑小娟的。现在,请你把电话给郑小娟,好吗?”

  张铁根虽然狐疑,究竟是上面的谁跟这个郝为民打的招呼的,难道是霍晓明?但是,在没有拿到柳如烟的钱之前,张铁根又觉得他不太可能出手帮忙的。

  不过,也只好待会儿再跟霍晓明打电话确认,张铁根就将电话递给了郑小娟。

  然后,张铁根就听到电话里面,微微地传来一阵郝为民对郑小娟的臭骂声,已经郑小娟脸色涨得通红,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冷汗从肥肉里面一颗颗往外冒的样子。

  好一会儿之后,郝为民似乎也骂够了,郑小娟才将电话轻轻地放下,擦掉了脸上眼泪。

  然后,她啥也不说,从一堆东西里面找出张铁根的那些材料,拿起印章啪啪啪啪地往上面盖。

  盖完之后,她将东西递给张铁根,幽怨地说道:“好了,你现在拿着这些东西去去税所办理变更税务就行了。你既然认得上面的领导,你就跟我说清楚嘛!你这样让我被领导批评,我很心酸的。”

  张铁根感觉一阵无语,你特么既然会感觉心酸,你早痛痛快快把那几个章,给我盖了不就结了吗?

  这一刻,张铁根对这个死肥婆一点同情的心都没,我心酸死你!草!

  刷的一下,张铁根一把抓过那些材料,头也不回地走出办事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