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307章 还是心软7更
  【耀阳祖师是有信用的人,大家很支持本书,那么今天本书就继续十更爆发!继续求订阅、打赏和票票,谢谢!】

  第307章还是心软

  张铁根来到育民酒店大堂,冷冷清清,没有人迹,淡绿色大理石地板上,印着一个个杂乱脚印,外面的雨一定很大。

  张铁根不愿意出去,他可没带雨伞。走到大堂的柜台,跟接待员询问酒店里面哪里可以坐一坐。

  接待员很热情地告诉张铁根,育民酒店一楼有一个咖啡馆,三楼到五楼则是各种娱乐设施,想唱歌喝酒可以去。

  张铁根想了想,唱歌喝酒肯定是那种叫酒店公主的服务。这种事情,他在外面早就见得多了。

  开始的时候,他通常会找几个公主玩一下,觉得很有意思。

  不得不承认,能够出来做公主的女人,必然都是有姿色有身材的美女,而且还要能够喝酒,能够挑逗得了客人。

  所以,左拥右抱一番,来了兴趣的时候,手还可以不老实地在人家的身上乱来一番。甚至于说好了价钱之后,还可以带出去酒店,立马就幸福了,确实是极其的爽歪歪。

  但是这种事情玩多后,就慢慢地就觉得其实没啥意思。那些公主其实都是千篇一律的,玩的都是那样的一套而已。

  所以,张铁根早就已经不去了。

  当即决定,还是去咖啡馆喝点东西。

  何况,他刚刚才在酒店的房间里面,跟苏玉堂那样的大美女大战数百回合,暂时对美女不是那么感兴趣,还是去咖啡馆坐一坐,恢复恢复体力吧!

  于是,张铁根跟那个接待员道谢之后,转身到一楼的咖啡馆去了。

  这种下雨的天气,加上是中午时分,咖啡馆里也空空如也。本就不大的咖啡馆里面,一排一排的,全是空位。

  张铁根一如既往地选择靠窗位置坐下,要了一杯浓缩的黑咖啡。

  窗外的雨异常大,雨打得绿化树摇摇晃晃,地上掉落无数绿叶,飘在浑浊的积水上。

  黑咖啡送上,张铁根端起来抿了一口,一股浓浓的苦味勾动口腔四周最敏感的味蕾。

  他忍不住张开嘴巴,无声地啊了一下。真是够苦涩的。不过,确实是够提神。

  张铁根一个人静静地喝着苦涩之极的黑咖啡,一边静静地看着外面的风雨飘摇,心里一片平静。

  二十多分钟后,肥猪朱守的电话打过来了。

  “大根哥,你现在在哪里?我现在人在育民酒店的大堂。”张铁根的手机里面,传来肥猪朱守那熟悉的声音。

  “我在育民酒店一楼的咖啡馆。你不知道的话,跟大堂的人问一下。”张铁根说道。

  “好的。”肥猪朱守说道。

  很快地,肥猪朱守那又矮又肥的身姿,就出现在咖啡馆的门口。咖啡馆的门口本来就不大,几乎就被肥猪朱守的身子填满。

  朱守要是再肥一点的话,张铁根真的很怀疑,他到底进不进得来这个咖啡馆了。

  张铁根举起右手,示意肥猪朱守过去。

  其实,这里的客人现在就只有张铁根一个人而已,不用举手的话,朱守也是一眼就看到他的存在。

  肥猪朱守快步走过来,身上的那些肥膘伴随着他的每一个脚步,都在不由自主地震颤着。

  这样的一个人,真是不愧肥猪的称号。

  张铁根便看到,肥猪朱守的皮鞋和裤脚是湿的,就知道停车场里面也积水了,不然朱守的鞋子和裤脚不会是湿的。

  “大根哥,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吧?”肥猪朱守在张铁根的面前站定,说道。

  “没啥,坐吧。你要喝啥?”张铁根问道。

  “跟你一样的就行。”肥猪朱守随口说道。

  他却哪里知道,张铁根喝的可是浓缩的黑咖啡,这种咖啡的种类的极其地苦涩,一般人是受不了的。

  张铁根笑道:“行啊,你试试看吧,喝不了可别怪我。”

  于是,张铁根叫来侍者,也给肥猪朱守要了一杯浓缩的黑咖啡。

  肥猪朱守看着端上来的一小小杯的黑色咖啡,心里至犯嘀咕:就这样一小杯就是咖啡了?跟我喝白酒时候用的被子也差不多吧!真是小气啊,还不够我喝一口的呢!

  于是,朱守便似模似样地学着张铁根的样子,端起杯子轻轻地喝了一口。

  咖啡入口,肥猪朱守立刻法诀,他刚刚喝下去的不是饮料,而是熬了三天三夜的中药还差不多!真的是太苦了。

  “咳咳……”肥猪朱守立刻受不了,心里忍不住破口大骂:那个混蛋会和这种破东西啊?找自虐呢吧!

  张铁根一看,呵呵笑了起来,抽出几张面巾纸递过去,笑道:“怎么样,受不了吧?”

  肥猪朱守连忙接过去面巾纸,一口就给吐在上面,但是嘴里还是充满浓浓的中药味啊!

  他连忙叫了一杯果汁,漱漱口之后,终于感觉好多了。

  肥猪朱守苦笑道:“大根哥,你怎么喝这种东西?我真是喝不了。”

  “这种东西往装逼了说,就叫做品位人生的味道;不装逼,说实话的话,确实挺难喝的,除了提神之外,真没啥好喝的。”

  张铁根这样一说,顿时把肥猪朱守给逗乐了。

  二人笑过之后,张铁根看得出,朱守有些强颜欢笑的味道。

  毕竟,他苦苦经营的地盘,轻易地被张铁根抢走,他还被秦寿出卖,现在的心情,估计就跟外头的风雨飘摇也差不多了。

  张铁根不由得对这个大胖子生出一丝恻隐之心。

  他便将脚边的那个背包提起来放到桌上,态度比较温和地说道:“老猪,这里面有三十万,你拿去吧。”

  肥猪朱守迟疑一下,接过去打开看了一下,里面堆着一大堆的百元大钞,便立刻将之合上了。

  “你不数一下?”张铁根问道。

  “不用了,我信得过大根哥。”肥猪朱守叹了口气道,“那,那我就先走了。”

  张铁根点头后,朱守起身,提着背包就走,澳门赌博网站:背影显得颇为萧索。

  看得心里有些不忍的张铁根,心里暗自责怪自己,心说:如今这世道谁还会同情弱者?不乘机落井下石就不错了。张铁根,你一定不能同情朱守。

  “老猪。”但是,张铁根还是忍不住叫住朱守。

  “大根哥,还有啥吩咐?”朱守转身问道。

  “哎,我跟你说,你也别恨我。你以后要是真在黑龙哪里混不下去了,你可以来找我。”张铁根叹了口气说道,很没有节操地心软了……

  “大根哥,你……”肥猪朱守心里突然对张铁根这个仇人,生出了一丝感动。

  张铁根甩甩手,说道:“乘现在路上积水还不深,赶快走吧。你只要知道我的意思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