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280章 又好上了2更
  【本书今天四更,继续一次性发布,求订阅、打赏和各种票票,谢谢!!】

  第280章又好上了

  张铁根的一通揶揄之下,讨论的气氛变得更热烈,就是常常跑题,反正说啥的都有。

  但是,张铁根没啥意见,反正今天是来庆祝的,大家怎么高兴就怎么说。

  混江湖的人,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肆臭屁,也就这点乐趣了,不是吗?

  何况,张铁根也没指望这些家伙们,真能想得出一个好名字。

  所以,张铁根就一边喝酒,一边跟大家调侃。小小的玉堂春里面,时时爆发出爽朗的笑声。

  店外逐渐变得暗淡,天边出现一抹红色流云,天已要黑了。

  老板娘苏玉堂坐在柜台上面,托着下腮帮子看着他们聊天打屁,大声地喧哗着。

  这让她感觉,店里面充满人气,一双美目,不由自主地放在张铁根的身上。

  看着他跟一干人豪爽地喝酒干杯,幽默地调侃每一个人,一副指点江山的豪情,大熟女不由得看得痴了。

  苏玉堂就那样痴痴地看着,脉脉含情的,直到天黑下来,都没有发觉。

  “老板娘,看啥呢?是不是我们大根哥长得太帅,你都看呆了?”赵伟喝了不少酒,现在谁都敢拿出来开涮,“快把灯开一下,这样你才好看得更清楚啊!”

  苏玉堂俏脸大红,道:“开啥灯,敢拿老娘开涮,待会儿我把你大肚子拿来点天灯,我还省电!”

  这个苏玉堂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一张嘴巴也有不饶人的时候,谁让赵伟嘴巴贱呢?

  引得大家一阵哄堂大笑。不过,苏玉堂还是将店里面的灯打开了。

  张铁根轻轻地扇了一下赵伟的大脑壳,笑道:“你小子真特么就该拿去点天灯,否则浪费你一身肥膘。王冲,去厨房拿把杀猪刀来!”

  “好滴大根哥,我立刻就去!”王冲很是配合地扬声说道。

  “老板娘,救命啊!”赵伟“很是害怕”地向苏玉堂求饶道,“我错了还不行吗?你赶快跟大根哥帮我求求情啊!”

  苏玉堂被逗乐了,抿着嘴,道:“你向我求饶干啥?我这玉堂春是卖饭的地方,又不是杀猪卖肉的地方,上哪里找杀你这头猪的刀去?”

  “哈哈哈哈……”连同苏玉堂和赵伟一起,所有人又是一阵爆笑。

  笑过之后,苏玉堂心里犹豫一番,走到张铁根面前,红着脸,柔声道:“铁根,你跟我过去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好。”张铁根笑着站起来,跟苏玉堂走向上楼的楼梯。

  张铁根想不到,苏玉堂要带他上楼去,那里可是苏玉堂一个女人家住的地方。

  当然了,他也不是没有上去过,而且还是第一次上去,就把苏玉堂给睡了……

  但是,毕竟现在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嘛!

  于是,上楼的时候,张铁根不免就心里感觉有些异样。特别是从下往上看着苏玉堂那美妙的身材,酒也喝了不少,心里不免产生一丝的心猿意马来。

  赵伟他们看到张铁根跟苏玉堂上楼,回想刚才苏玉堂刚才对张铁根一副痴迷的样子,都很会来事地都露出了一个“你懂的了”的猥琐的微笑。

  心里大大滴羡慕张铁根:大根哥这个当老大的,真是魅力无法挡!山上有个名品大美女柳如烟,这里的老板娘也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也跟他对上眼了!真是美女通杀!

  张铁根和苏玉堂上楼之后,开了灯。

  苏玉堂的俏脸,在白炽灯下,成熟娇艳得如同一颗熟透的水蜜桃,真是娇媚极了!

  张铁根不由得看的痴了

  “铁根你坐。”苏玉堂搬了把椅子道。

  “好。”张铁根这才回过神来。

  二人落座,苏玉堂道:“刚刚你们说的事情,我都听到了。柳总知道你现在做的事情吗?”带着一丝担心。

  “还没有。”张铁根说道,“我打算过些日子再跟她说。”

  “柳总要是知道你带着一帮人混道上,她一定会很担心的。”苏玉堂幽幽的说道,“听姐的话,不要跟那些人混一起了,好吗?那种事情,是没有前途的。”

  她的心里,又浮现起那个男人的身影来。真是天意弄人,为什么男人,都是喜欢好勇斗狠呢?

  “三姐,你不懂的。”张铁根苦笑道,“其实,我本来一心想窝在凤凰村当个老实农民。可是这世道不允许啊!加上,还有个柳如烟,人家是超级白富美,你说我要是不混出点名堂来……”

  “铁根。”苏玉堂一双美目水汪汪地看着张铁根,伸手轻轻地握住张铁根的大手,满含深情道,“你听我说,这些都不应该是你混黑道的借口。我相信柳总不是个嫌贫爱富的人。你不应该这样堕落了。”

  张铁根心里暖暖的,苦笑道:“我又何尝不知道,混黑道不是一条正路呢?可是,我这个人除了种地,就会打架,又没学历,你说我不混黑道,我能在哪个行当干出名堂?三姐,其实我也不想的……”

  说到这里,张铁根的心里酸溜溜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铁根,你这是何苦……”苏玉堂第一次听到张铁根的心里话,绝对想不到原来他的心里也在挣扎。

  他并不是因为好吃懒做,喜欢到处惹是生非才去混黑道。

  做人,咋就这么难呢?

  苏三心里一酸,二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

  “三姐,你咋哭了呢?”张铁根伸手,温柔地抹去苏玉堂脸颊的泪水。

  肌肤接触之下,二人顿时感觉身上一股电流流过,身子都是一颤。

  二目相对,对方的眼眸里面如同深渊一般,将他们都吸过去了。

  “三姐……”

  “铁根……”

  鬼使神差的,二人的头同时探过去,双唇紧紧地贴在一起,就是一通激烈的又咬又吸的,好半晌才气喘吁吁地分开。

  但是,**已被点燃,现在谁都把持不住了。

  何况,张铁根今天还喝酒了,酒后乱那个啥,男人一般都挡不住的。

  “我们进屋好吗?”张铁根看着美目完全迷离的苏玉堂,柔声道。

  “嗯。”苏玉堂娇羞地点点头,身子不住地颤抖。

  她这些天,无时无刻不想念张铁根,如今哪里还忍得住?早忘记带张铁根上楼,是要劝他好好做人的,更加忘记了,张铁根其实是有柳如烟的……

  孤男寡女呐,独处一室,出事是必然滴!

  于是,张铁根立刻抱起苏玉堂,迫不及待地冲入卧室。

  啪的一声,门关上。

  然后,脱衣、扑倒,翻滚,压住,上马,二人动作行云流水,水到渠成!

  白天的最后一丝光亮照在卧室的窗帘,投下灰色的光影,充满异样的情调。配合着屋内春光一片,响起苏玉堂那快乐之极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