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249章 谁征服谁1更
  【本书今天四更,继续一次性发布,求订阅、打赏和各种票票,谢谢!!】

  第249章谁征服谁

  “三姐,耽误你不少时间,我们也该走了。”柳如烟很客气地说道,伸手从包包里面拿出钱包,掏出一叠钱,“三姐,钱不多,你收下。”

  “不,不……”苏玉堂连连摆手不收,心说:这钱我收下了,刚刚跟铁根那样,我都成啥了?“这钱我坚决不能收!”

  “是啊媳妇儿,三姐帮我又不是为了钱。”张铁根也在旁边帮腔道。

  魏新晨闻言,立刻又瞪张铁根一眼,心说:你个坏蛋,你知道个啥,用钱摆平才没后患。再敢乱说话,小心本姑娘家法伺候!

  张铁根现在对魏新晨心怀歉疚,只好对她讪讪地一笑,不敢再说啥了。

  你看看,你看看,这男人的脸都被张铁根这货给丢光了,男人咋就变得这么没地位了呢?

  夫纲不振啊!

  柳如烟见苏玉堂一直坚持不肯收下钱,知道自己再坚持,人家也不会收的,只好说道:“那好吧,三姐以后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魏新晨对柳如烟比较了解,闻言,不由得是抿嘴一笑。

  心说:如烟姐果然就是如烟姐,说话就是讲究艺术。她就不说请苏玉堂上凤凰山庄去玩,而是说她会过来拜访,这叫避免引狼入室!我以后要多跟她学一学才行。

  “好的。”苏玉堂点点头道。

  柳如烟这才拉着张铁根的手,和魏新晨一起走出玉堂春饭馆。

  赵伟和王冲一直跟随柳如烟在找张铁根,但是刚刚并未进入饭馆里面,此时见张铁根出来,不由得是大为惊喜,连忙跑过来问好。

  “你们怎么也来了?”张铁根笑着问道。

  “柳总昨晚深更半夜要下山来找你,我们怕她有危险,就一直跟着她呢!”赵伟高兴地说道。

  “做得好。”张铁根笑道。“我们上山。”

  “慢点走。”柳如烟拉住张铁根道,“你昨晚不是伤得没法开车吗?怎么可以这样就回去,我先带你去医院。”

  “这个就不用了吧?我的伤已经都好了。”张铁根说道。

  “你说不用就不用啊?”魏新晨没好气地说道,“都伤得开不了车了都,还死撑?”真是吃了枪药了。

  张铁根今天就怕魏新晨,干笑一声道:“那好吧,我去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魏新晨撇撇嘴,傲娇道。

  张铁根便对赵伟和王冲道:“你们帮我开那辆保时捷去维修,不用跟我去医院了。”

  “好的大根哥。”赵伟说道,接过张铁根给的车钥匙,开车走了。

  魏新晨看到车头的那个大坑,奇道:“你那辆车怎么会变成那样的?”

  “我的后背砸的!”张铁根苦笑道。

  张铁根昨晚被人拦路打架而受伤的事情,魏新晨早就从柳如烟那里得知,但是并不知道伤在哪里。

  如今听说,张铁根的后背在车上砸出个大坑,现在人还站在自己面前好好的?

  她瞪大一双美目,不可思议道:“那你还敢说不去医院,你找死啊?”警花生气了。

  柳如烟也责怪道:“走,赶快去医院查一下我才放心!晨晨,你现在怎么办?”

  “我也去医院。”魏新晨说道,“我们赶快上车。”

  就在三人各自准备上车的时候,苏玉堂突然从玉堂春里面跑出来,手里提着个袋子,招手喊道:“铁根,柳总,你们等一下。”

  说着,快步走到张铁根跟前,柔声道:“这是皮蛋瘦肉粥,我看你很喜欢吃,所以给你打包了,你带回去吃。”

  “谢谢你三姐。”张铁根感激地接过袋子,说道。“那我们走了,再见。”

  “再见,走好。”苏玉堂柔声道,带着一丝不舍。

  然后,大家挥手道别,二辆豪车一起开出去。

  夏天天黑得晚,此时已经七点多,天还没黑。夕阳钻到黑色云团的缝隙,射下几条橘红色光柱。

  苏玉堂沐浴在光柱之中,脸上红扑扑的,凝望着车子消失在街角,飘飘欲仙。

  柳如烟在路上给韩庚新打了电话,告诉张铁根已经找到的事情,让那些小家伙们都松了一口气。

  三人一起到市医院去,结果人家医生早都下班了,柳如烟只好去挂急诊号。

  魏新晨见到柳如烟走了,这下子总算找到可以收拾张铁根这货的机会。

  于是,警花的“罪恶黑手”立马毫不客气地就拧住张铁根的耳根子。

  “哎,哎,疼,晨晨,你这是干啥啊?”张铁根疼的哇哇叫。

  “你说我在干啥?”魏新晨冷冷地问道。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对,我有罪!我的姑奶奶,别拧了,耳朵都要掉了!”张铁根那个悲催啊!

  魏新晨这才气呼呼地松开手,张铁根大口喘了一口气,耳根子火辣辣地疼,都变成红彤彤的了。

  “你这个女人一定是疯了!魏新晨我警告你,以后不准再揪我耳朵!不然,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张铁根摸着疼死的耳朵,生气道。

  真的,魏新晨这次拧得也太用力了。

  当然,这种话,张铁根当然只有在魏新晨松手之后,才敢跟她说了……

  小男人!

  “你敢!”魏新晨立刻柳眉倒竖,叉腰道。

  “我不敢?”张铁根眉毛一竖,这是男人要造反的节奏么?

  说着,立马推开旁边诊室的门,一把将魏新晨拉进去。

  房间里面黑灯瞎火的,没有半个人,医生早下班去了。

  “你,你要做什么?”魏新晨有些慌了。

  难道张铁根,还真的敢打她?要真的是那样的话,就是有一百个她也打不过他的!

  “当然是**做的事情了!”张铁根邪恶地笑道,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说着,张铁根的嘴突然向前一探,堵住魏新晨的嘴,一下子将魏新晨的人给压到墙上。

  “呜呜呜……”魏新晨又羞又急,柳如烟回来看到怎么办?连忙挣扎起来。

  张铁根将魏新晨的双手又压到墙上。

  张铁根舌尖上的功夫十分了得,一阵进攻之下,立刻让魏新晨沉沦了,忘记了挣扎。

  二人随即吧唧得那叫一个天旋地转,忘乎所以的。

  “啊!”

  好半晌之后,二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魏新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晨晨对不起,我昨晚不该不告而别。”张铁根柔声说道。“你不要再生气了好吗?”

  “我,我没生气。”魏新晨又害羞又欣喜地说道。

  这个吧唧,她可是期待好久了。

  这时候,要是里面有光亮的话,一定可以看到,警花的俏脸红得要滴出血来了。

  居然因为一个吧唧,就原谅张铁根了?警花,你太没有节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