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242章 天人交战2更
  【四更一次性发布,求月票和订阅!!】

  第242章天人交战

  就在张铁根被苏玉堂附近玉堂春饭馆里面的时候,在张铁根的车子过来的方向,黑暗之中悄悄地停下一辆黑色的,造型极其紧凑的雅马哈r1顶级机车。

  这种机车的价格极为昂贵,达到了惊人的二十万人民币。加上其极其优秀的性能,注定其能够跻身梦幻坐骑之列。

  想不到在乌龙镇这种乡下地方,会出现这样的一辆车子。

  驾驶者拿下头上戴着的头盔,落下一头乌黑的秀发。

  光线昏暗,看不太清容貌,只能看出是一个容貌颇为漂亮的女人,身材更是好得没话说。

  这样的一个美女,跟踪在张铁根的后面,本身就是很值得让人怀疑的事情。

  “原来是住在这里!”美女低声说道,“这个小子连李大嘴那样的高手都干掉了,是一个非常棘手的人物。我要从长计议。”

  然后,一楼的灯光熄灭之后,美女又看了一会儿二楼窗户,透出来的苍白的灯光。

  觉得没啥可意思,重新跨上机车,掉头开着机车走了,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苏玉堂的房间里面,苏玉堂的俏脸红扑扑的,抿嘴一笑,对张铁根道:“好啊,那我可要检查你的后背。衣服撩起来吧。”

  “真看啊?”张铁根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这里可是苏玉堂的房间,而且现在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

  “咋了,露馅了吧?”苏玉堂微微一笑道,“就知道你是骗我的。早知道是这样,就不应该让你进来。”

  声音柔柔的,带着一丝的柔媚。

  “这……”张铁根老脸一红,牙根一咬,老子豁出去了,道,“那你看吧。伤的很大的范围,你先帮我把衣服脱下来,家里有跌打酒,或者是红花油吗?”

  苏玉堂见张铁根不像是在撒谎,心里一紧,不由得有点慌了,连忙道:“有。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受伤了,还嬉皮笑脸的。我先给你看看伤势。”

  苏玉堂一脸嗔怪张铁根不懂事的神色,连忙俯下身子。

  身上穿的睡衣极为清凉,领口顿时大开,里面啥也没穿,绝美的风光再也掩盖不住。

  好白,好大,因为地心引力而微微地下垂,轻轻地摇晃着,一定是弹软无比的,规模还跟魏新晨的差不多。

  张铁根看得眼睛都直了,猛咽口水,一时间居然忘记了后背的伤痛。

  张铁根今天穿着的,是一件白色的地摊买的短袖衬衫。

  苏玉堂看着张铁根的衬衫上的一排口子,想到自己要去脱男人的衣服,脸上是一片殷红,心扑通扑通跳的好生地厉害。

  好半晌之后,苏玉堂才用着略微颤抖的小手,去解开张铁根的衣服口子。

  随着扣子逐渐被解开,露出里面张铁根那强健之间的肌肉,皮肤泛着微微的古铜色的光泽,身材超乎意料地好,苏玉堂看得一怔。

  世界是对等的。既然男人喜欢看美女的好身材,那么女人自然也喜欢看帅哥的好身材。

  然后,苏玉堂突然发现,张铁根身上的那些密密麻麻的的伤痕,简直是惊心动魄!

  苏玉堂心里一颤:这个男人的皮肤,这还能够叫做皮肤吗?为什么这样伤痕累累?他真的就只是一个爱打架的年轻人而已吗?

  但是,这些伤痕同时也给了苏玉堂一种奇妙的感觉,伤痕增添了张铁根的大量的男子气概。

  她不由自主地伸出颤抖的手指,在张铁根心口的一道伤痕上滑动,柔声道:“你的这些伤痕……”

  张铁根低头一看,苏玉堂的玉指放在自己的一道伤痕上面,正好是前些日子跟雷狮堂打架后留下的,弄得他的那里感觉痒痒的。

  微微一笑,随口说道:“以前打架留下的。”

  “哦。”苏玉堂这才清醒过来,觉得自己去摸张铁根的皮肤,显得很奇怪,连忙将手指拿开,“我帮你把衣服脱下。”

  “嗯。谢谢你三姐。”张铁根感激地说道。

  苏玉堂抓着张铁根的双手抬高,弄得张铁根痛得直皱眉,这才将衬衫脱下来,露出张铁根那健美之极的好身材,看得苏玉堂啧啧称奇。

  不由得心里一荡,心说:想不到平时看铁根身板有些瘦,想不到身材这么好,一定是常年下地劳动锻炼出来的吧!

  然后,苏玉堂的目光才落到张铁根的后背,赫然看到,整个后背一片又青又紫的,如同是一块画布一样!

  “啊!”她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心说:他伤的这么严重,居然还能够忍住而一言不发不说,还能够谈笑自若?这个男人是铁打的吗?!

  “怎么样?”张铁根扭头问道。

  “伤得非常严重。不行,我送你上医院!你等一下,我穿件衣服!”苏玉堂非常担心地说道。

  张铁根伸手拉住苏玉堂的手,柔声道:“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用红花油擦一下就成,死不了的。”

  “不行,不要怕花钱,我给你出……”苏玉堂急道。

  “不是花钱的问题三姐。真的不用去医院,你去拿红花油吧。”

  不知道为什么,苏玉堂看到张铁根那清澈的眼神后,心里对他充满信任,点点头道:“好吧。”

  然后,苏玉堂扶张铁根躺下,才转身急匆匆地出去找红花油。

  一股淡淡的香气钻进张铁根的鼻孔,感觉很舒服,还有点迷醉,这就是苏玉堂那样的熟女睡的床的味道啊!

  味道好,睡着也舒服,这样一来,似乎也减轻了一点后背的伤痛。

  “红花油找到了,铁根……”苏玉堂急匆匆地拿着半瓶红花油,回到卧室的时候,突然怔住了,突然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张铁根居然趴着睡着了,还打着呼噜,也不知道究竟有多累,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够睡得着?

  “这个小子!”苏玉堂一阵好笑。

  走过去,看到张铁根睡得那么安详,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轻轻地拉过毯子,给张铁根盖在身上。

  心说:人家的床都被你给睡了,那我今晚要睡哪里?这个坏小子!

  有些心砰砰跳地看了看张铁根身边,还有老大的空位,足以睡得下一个人了。

  但是一想到要跟一个男人睡在一起,苏玉堂顿时感觉娇羞不已。

  窗外夜色沉沉,传来几声婴儿的啼哭声,屋里还有一个心里正在天人交战的美艳大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