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241章 紧急救命1更
  【今晚补觉,熬夜看球赛,结果都忘记要更新了,大家见谅,现在四章全部送上!】

  壮汉的铁布衫被张铁根一拳破掉,更是因此受内伤,让他的心里又是懊恼又是气愤。

  他挣扎着想要从地上起来跟张铁根拼命,但一时间愣是站不起来。

  张铁根得意地呵呵一笑,道,“我说大个子,这的铁布衫,其实也不咋地啊!”

  壮汉心里不由得大恨张铁根,心说:这个小子忒不是东西了,把老子的铁布衫给破了不说,还特么故意羞辱我,是吧?

  恶狠狠地瞪着张铁根,在地上生着闷气。

  张铁根问壮汉道:“到底是谁让你调查苏怡的?”

  壮汉此时内伤很重,脸色变成煞白,很硬气地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不理会张铁根。

  “说不说?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张铁根威胁道。

  心说:只要找到那个一直追踪苏怡的人,老子也好防备着,或者干脆将之干掉算了,省的老是派人来我这里捣乱!

  “不知道!你就死了那条心吧,我是不会说任何的东西给你知道的!”壮汉怒喝道。

  张铁根眉头一皱,这个死家伙脾气真倔啊!

  一想到,如今在华夏国内,他张铁根的身份不再是那个杀人如麻的杀手秃鹫,就不可能对这个壮汉刑讯逼供,或者干脆杀掉,还真拿这个壮汉没啥办法。

  “老子是看在你还有点勇气的份上,今天放你一马!”张铁根恶狠狠道,抬脚一脚扫在壮汉的脸上。

  壮汉此时铁布衫被破,抗击打能力跟一般人也就没啥区别。

  所以,张铁根这一脚过去,立马让他昏死过去。刚才那个摔在保时捷上的账,还是要讨回来的。

  然后,张铁根去壮汉的车内翻找一通,结果啥也没有,就只有一只手机。

  他在手机上翻找一番,比那个老鼠专业很多,啥也没有。

  “狡诈的家伙!”张铁根郁闷道,只好拨打120,给壮汉叫了一辆救护车。

  然后,张铁根将壮汉拖到路边扔下,丢下手机,上了保时捷911。

  车子启动,车灯射穿黑夜照在水泥路面上,显出一丝淡蓝色的光泽。车子向前冲出去。

  张铁根靠在座椅上,“嘶……”倒吸一口凉气。

  后背刚才砸在车头盖上伤的不轻,这一碰之下,让张铁根吃疼不已。

  他连忙挺直身子,不敢再碰到座椅上。

  心说:这华夏国内果然到处是卧虎藏龙,古武术的威力更是甚为惊人,随便蹦出来一个铁布衫,都可以伤到老子!看来,这国内也不是那么好混的!

  等到车子开到距离乌龙镇还有几公里的时候,张铁根终于顶不住。

  说实话,虽然他的忍耐能力超级强悍,但是后背真的疼啊!估计肌肉伤的不轻。

  而且,他的视力也开始变得模糊,有些看不清道路。

  夜色苍茫,张铁根的车子有些摇摇晃晃的,如同一个喝醉的人。

  张铁根知道不妙,这样开上凤凰山的话,只怕半路上就会从山路上冲下山涧,来个一车一命!

  好在乌龙镇已经到了,张铁根强提精神开进镇里,停在苏玉堂开的“玉堂春”饭馆前面。

  张铁根跌跌撞撞地下车,脚步踉跄如同一个醉鬼,上前用力地在餐馆的玻璃门上敲打起来。

  喀拉拉的声音持续响起,对面街上二楼房间的灯亮起,显然被声音吵醒。

  然后,玉堂春楼上的灯也亮起来。

  “谁啊,这么晚了,饭馆已经打烊了……”苏玉堂的声音从二楼的窗户传来,头从窗户探出来往下看。

  睡眼朦胧,头发显得有点散乱。

  “三姐,是我,张铁根。”张铁根道,声音显得一丝无力,“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

  “你这是怎么了?”苏玉堂看到张铁根铁青的脸色,澳门赌博网站:吓了一跳,连忙道,“你等一下,我给你开门!”

  然后,玉堂春里面的灯亮了。

  苏玉堂穿着一件夏天的清凉的睡衣,也顾不得再穿上一件衣服,脚上穿着一双拖鞋,啪嗒啪嗒地下楼来了。

  苏玉堂急匆匆地拿出钥匙开门,上前扶住张铁根,由于没有闻到张铁根身上有酒味,就知道他不是酒醉过来撒酒疯的。

  急道:“你这是咋了,脸色这么难看,又跟人打架了?哪里受伤了没有?”

  语气之中充满关心的味道。

  “没啥大事,就是不能够开车上山了。”张铁根苦笑道,“伤在后背。”

  苏玉堂警惕地探头看向外面的街上,街灯昏黄,四下无人,空空荡荡的。

  看到没有人之后,她松了一口气,责怪道:“你啊,好好的找份工作做着不好么,怎么总喜欢跟人打架?!”

  “谁不想这样啊?可是,就是办不到嘛!”张铁根苦笑道,后背的疼痛顿时让笑容僵住。

  苏玉堂一脸的不信的样子,让张铁根搂着她的肩头进入店内,返身锁上门,搀扶张铁根上到二楼她住的房子。

  这里整条街过去的房子,都是楼下开店,楼上住人,很是方便。

  也就乌龙镇这种小地方还存在这种房子,据说华夏国内这种房子已经差不多拆光,其实给年轻人创业用最合适不过,很是可惜了。

  二楼很简单,一室一厅,大厅里面只有几把椅子,和一台有些旧的电视机。

  苏玉堂也不避嫌,将张铁根扶进她的房间。

  里面也很简单,白墙,一张床,一台电风扇,一个衣柜,一个梳妆台,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气,是一种跟柳如烟的房间不一样的香味。

  “你先坐下。”苏玉堂柔声道。

  张铁根坐到床上,好奇地看了看,道:“三姐,这是你的房间?”

  “嗯。”苏玉堂俏脸一红,道,“你可不准胡思乱想哟。”

  “嘿嘿,不会啦,我可是很纯洁的好青年。”张铁根笑道。

  “还这么油嘴滑舌,我看你就没事,故意夜里进我的家门,是不是?”苏玉堂抿嘴一笑道,美目之中放着一丝异样的神采。

  二人双目四对之下,让张铁根的心里一荡。心说:这个风情万种的老板娘真是越看越漂亮,越看越是有风情啊!你奶奶的,真是让人受不了!

  于是,张铁根连忙轻咳一声,道:“哪有,我是真的受伤了。不信你看看我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