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226章 二壮同志2更
  【本书今天四更,继续一次性发布,求订阅、打赏和各种票票,谢谢!!】

  第226章二壮同志

  第二天一早,张铁根早早的起了床,看着还睡得沉沉的柳如烟,俯身在她圆润的额头上面,轻轻地吧唧了一下。

  张铁根出去洗漱、做早饭,真正的好男人一枚。

  然后,张铁根带上给张彩萱和韩庚新他们的小吃,快步走出木板房,上了保时捷911,开出凤凰山庄。

  天蒙蒙亮,显出一种苍白的灰色,山间白雾漂浮,苍翠松柏的叶子滴落露水。

  山下水田里,留下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田埂,稻谷已经收割完毕。

  来到天南市一中的时候,时间已经七点多,上学的孩子挤满街道,或闲聊,或嬉闹,或只顾低头走路……

  张铁根放慢车速,缓缓地开着,如同蜗牛在地上爬行。

  好不容易到一中门口,张彩萱已经在等着了,看到张铁根开车过来,立刻欣喜地跑过。

  张铁根呵呵一笑,将吃的都交给她,让她分给韩庚新和江小鱼他们一点,又问了下她在学校的情况之后,兄妹二人才依依惜别。

  在开往浮云市的路上,张铁根接到了柳如烟打过来的电话。

  其实,张铁根怕柳如烟担心,所以昨晚就没把今天要去浮云市警察局,接受调查的事情告诉她。

  而且,今天张铁根起了个大早,柳如烟醒来一看,身边早没人了,以为他是去运动了,结果老半天也不见回来。

  后来柳如烟真的着急了,这才给张铁根打电话询问人在哪里。

  张铁根这才将事情说了,自然换来柳如烟的一通埋怨。夫妻本是一体,张铁根这样子算怎么回事?

  但是,张铁根现在人已经上路了,柳如烟也没办法,只是叮嘱张铁根小心一点,她会立刻给公司的法律顾问打电话,让他赶过去帮他。

  张铁根心说:现在浮云市警察局那边,我有魏新晨在罩着,应该没啥问题才对,带个律师多麻烦?

  张铁根便这样一说,立刻就把柳如烟给惹火了。

  说实话,张铁根的不告而别和刻意隐瞒,早就让柳如烟这个强势的美女心里不太好受,好像二人之间突然变得生分了的样子。加上,张铁根现在还不愿意接受她的帮忙,她自然火大。

  张铁根哪里顶得住柳如烟的脾气?他在她的面前,从来只有乖乖就范的份儿,典型的妻管严,只好灰溜溜地道歉,然后接受了律师。

  张铁根挂断电话,脸上一阵苦笑,家里的男人真辛苦,绝对的夫纲不振!

  不过,张铁根也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知道柳如烟生气是因为爱他,想起这点,心里又感觉暖暖的了。

  到达浮云市的时候,时间已经差不多十点,烈日当空,天气相当闷热,天空云卷云舒,看样子今天又有可能要下雨。

  张铁根一看快到地了,便先给魏新晨打了个电话。

  魏新晨今天的态度可不比昨天,张铁根给她打电话的时候,立刻接听了电话,说话之间充满了欣喜之情。

  然后,魏新晨将警察局的地址告诉张铁根,她会立刻给门岗打招呼,让他到地方后,先在门岗那里登记一下,车子就可以开进去。

  一切都为张铁根设想得极为详细。

  这时候的魏新晨,似乎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傲娇的警花,而只是一个细心之极,温柔之极的陷入恋爱中的女人而已。

  张铁根的心里不由得是颇为感动,魏新晨那样的女人,能够为他做出这样大的改变,他还能够奢求啥呢?

  车子开到浮云市警察局门口,门岗一看到张铁根开的车子和车牌号,立刻很是殷勤地给张铁根做了登记后放行。

  看来,魏新晨果然事先已经打过招呼,否则人家的态度不可能那么好的。

  张铁根车子开进去,在停车场停好下车,就准备再给魏新晨打个电话的时候,旁边突然出现了一群警察,人数有五个,每个人的脸色都非常严肃。

  本来,张铁根对此也没有必要太在意的。也许人家警察蜀黍是要出警,去除暴安良,保护一方平安对吧?

  但是接下来,张铁根不得不在意,知道对方肯定不是出警去,而是来找他的茬儿的,便将手机放下了。

  那五个警察的身边还有三个人,二个胳膊缠着绷带的青年人,赫然就是昨天在篮球馆被他卸下胳膊的杜文泽和程冠希。

  这二个小子的身边,站着一个大腹便便,秃顶的中年男人,瞪着张铁根身上,一脸的愤怒。

  阳光灿烂,这些人在地上投下浓浓的影子,水泥地上如同打入一排木桩。

  张铁根的目光在这些人身上扫过后,盯在程冠希和杜文泽二人身上,冷笑道:“承蒙二位所赐,我今天来警察局报到了。”

  程冠希立刻指着张铁根,对那个秃顶中年人气急败坏地道:“爸,就是这个家伙把我们给打了!你今天一定要帮我出气!”

  中年人点点头,加上看到张铁根土里土气的,身上的衣服还全都是地摊货,眼睛里面不由得露出一种极度鄙视的神色。

  心说:就这样一个家伙,也不知道是哪里做工的农民工,澳门赌博网站:居然敢打我程二壮的儿子,不知道我们家在浮云市的能量是吧?简直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所以,程二壮同志立刻很是牛x地指着张铁根,高声喝道:“小子,知道我媳妇儿是谁吗?敢打我程二壮的儿子,我今天一定弄死你!”

  张铁根一听,觉得很是好玩,心说:

  如今这华夏国内的风气,咋都变成这样了。前阵子一群败家的二代们,风里来火里去地干着拼爹、坑爹大业,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爹是干啥的。如今好了,拼爹行为已经落伍,这个程二壮同志开始拼老婆了。

  张铁根呵呵一笑,问道:“二壮啊,你老家是农村的吧?”

  程二壮小眼睛顿时睁圆了,奇道:“你咋知道的?”

  “我咋不知道了?看你名字就知道了呗。你叫二壮,我叫铁根,肯定都是农村人,听起来感觉贼亲切的。”张铁根笑道,“怎么样,今天放兄弟过去,我们用法律来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