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208章 露馅了啊6更
  【为了庆祝同学们高考结束,耀阳祖师说到做到,今天加爆二更,六更献上,求订阅和打赏,谢谢!】

  第208章又露馅了

  “爸!”安大富委屈道,“我都几岁了,你还总是这样打我?而且,我可是安安的父亲,我教训自己的女儿都不可以吗?你不知道,张铁根那个农民刚刚在园区大门口,他……”

  “闭嘴!我还没死呢!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安大山心疼安大富打他的宝贝孙女,现在绝对地气急败坏。“你还立刻给我滚出去?还要我拿拐杖把你打出去啊!”

  “别,别,我走,我走!”安大富连忙说道,“安安,你这个臭丫头,我下次再找你谈!你给我记住,不准再跟张铁根那个农民扯上关系,他根本配不上我们安家!他可说了,叫你不准再打电话给他!”

  “废话是么,你还马上给我滚出去!”安大山怒斥道。

  面对着老爷子的怒火,安大富是屁也不敢放一个的,连忙拖着肥胖的身子跑了,居然还显得相当地灵敏。

  “爷爷……”安然抱住安大山放声大哭。

  “孽子啊孽子!我安大山英雄一辈子,怎么就生出那样不争气的儿子啊!”安大山唯有叹息了,轻轻地拍了拍安然的后背,柔声道,“安安啊,别哭,有你爷爷在,谁都不敢把你怎么样的。乖,别哭了。”

  安大山安慰了安然好半天,安然才终于是停止了哭泣。

  谁能够想得到,这个浮云市的超级富豪家庭,其实也是问题重重呢?安然这个公主一般的美女,也有如此受伤的时候呢?

  只能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吧。

  安大山轻轻地拨开安然的头发,看到安然的脸颊上面留下安大富的五个鲜红的手指印,脸颊都被打肿了,不由得又是心疼又是愤怒:“管家,开去给小姐拿药来!”

  “是,老爷!”管家连忙应道。

  安大山拉着安然在沙发上面坐下,可是安然又开始流泪了。

  “怎么了安安,很疼吗?”安大山连忙问道。

  “疼,爷爷……”安然流泪道,“可是,铁根他现在一定恨死我了,人家的心里更疼。呜呜……”

  “哎,安安啊,这一切都是孽缘啊!”安大山叹息道。

  “他不要我给他打电话,现在一定是回天南市了,人家怎么办啊爷爷?”

  安大山现在当然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够尽力地安慰着安然,让他的情绪赶快安定下来,心里不免也有些埋怨起张铁根的冷酷来。

  张铁根那边怒气冲冲地开车走了之后,怒火倒是没有持续多久。

  毕竟,他曾经可是国际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秃鹫,杀手最基本的技能之一,就是忍耐。除了忍耐一个人的寂寞之外,那就是可以轻易控制自己的心态。

  所以,张铁根很快恢复冷静,从后视镜看到些怔住的安大富。树荫洒在安大富身上,脸上好像留下一个乌黑的大疤。

  张铁根开着保时捷911上了城内的大道,心里想着,好不容易自己出来外面,总不可能这么快就回凤凰山吧?

  他是个年轻人,即使凤凰山庄有柳如烟,但是一直窝在那里,也会觉得没意思的。

  所以,张铁根便想起了他的那二个互相看不顺眼的徒儿:柳晴春和魏新晨。

  但是,张铁根刚刚在高山别墅园外面受辱,现在虽然相见魏新晨,但是一想到她那官二代的身份,他这个农民过去的话,说不定又要被谁给白眼,立马就兴趣缺缺了。

  于是,张铁根当即决定,还是去大学城浮云大学看看柳晴春小姨子,比较来的轻松愉快。

  张铁根的车子开到大学城里面,晃晃悠悠地在里面转了一圈,看到了好多的大学和各色的职业大专院校。

  门口,穿着各色衣服的学生一起进进出出,有的抱着书本行色匆匆,有的则是结伴说说笑笑,略带稚嫩的脸色洋溢着,张铁根这种人从未见过的自信和欢愉。

  张铁根心里很清楚,其实他们跟他的年纪差不多,但是人生的境遇却是如此的不同。

  说老实话,澳门赌博网站:张铁根这个初中毕业,连高中都没有上过的人,虽然混到了国际第一杀手的位置,但是那又怎么样?他心里确实羡慕那些无忧无虑的学子们。

  轻叹一声,找了个停车场将保时捷挺好,找了个学生问清楚浮云大学的方向,这才晃晃悠悠地走了过去。

  鉴于张铁根身上一身旧旧的地摊货,看起来确实是寒碜得很,顿时引来路过的学生纷纷驻足观摩,心说:这货穿得这么极品,不会又是哪个脑子进水的艺术家,或者是脑缺的行为艺术家吧?

  要是张铁根她家媳妇儿柳如烟同志,早知道张铁根不去见安然,而是跑去浮云大学见她妹柳晴春的话,肯定打死也不会让张铁根穿着这样一身行头过来的。

  这不是故意给她们姐妹丢人么?

  但是,张铁根连生死都见惯了,人早就磨练得相当地豁达。

  他见到一路上有不少学生样子的人在对他窃窃私语,也没有往心里去,有时候还不忘跟他们招招手,顺被嗨一下,弄得那些人个个一头雾水。

  纷纷心说:我认识这货咩?

  张铁根就这样且行且自我嗨皮,好半晌后才找到了浮云大学的大门。

  一看,好家伙,校门装修的好金碧辉煌,这是要开门接1客的节奏,还是要做学问的节奏?用得着修成这样咩?多费钱!

  然后,张铁根乘着门口保安不注意的当口,嗖的一声,就给闪进去了。

  可惜啊,张铁根一身的地摊货实在是太“耀眼”;

  何况,他最皮肤现在即使变白不少,可是跟那些细皮嫩肉的大学生们比起来,那……还是不要比了吧?

  再加上,张铁根这一身的气质,实在太有农民特色,往人家大学中一站,里面就是红果果的农民一枚!

  于是,人家保安的眼睛再瞎,也立马就发现了张铁根这个农民的存在。

  “喂,那个农民,你干啥跑我们学校来了,你给我站住!”一个保安立马高声在保安岗亭里面高声叫喊道。

  “我草,老子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上面一定说,出门不宜见保安!保安大哥,放我一次不行么?”张铁根心里老郁闷了。

  看到那个保安操着塑料棍追上来,张铁根自然立马撒丫子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