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207章 恕不奉陪5更
  【为了庆祝同学们高考结束,耀阳祖师说到做到,今天加爆二更,六更献上,求订阅和打赏,谢谢!】

  第207章恕不奉陪

  “你说啥?”张铁根彻底震精了,有木有!

  他忍不住仔仔细细地打量了这个胖子一番。

  留着一头七分头,身高一米七三一下,肥头大耳,大嘴巴,小眼睛,围上一条蓝色雨果博斯领带就看不见的短脖子,体重在二百五以上。

  张铁根心里严重怀疑,就这样的一个人,他怎么可能会是安然那样的美女的父亲呢?完全就看不出他们父女的长相,有哪一个地方是相像的!

  “我是安然的父亲。你就是那个救过我们安然的那个张铁根吗?”安大富缓缓地说道。

  “嗯。”张铁根心里现在非常不爽,所以也不太想跟安大富废话。

  他今天可是因为安然穷嚷嚷着要他来见她生病的爷爷,让她爷爷高兴的。

  在张铁根看来,他今天说白了,就是纯属于来义务劳动的。

  可是,现在连人家的家门口都没有够到,就在这里备受侮辱,他张铁根又不是个贱人,还要再进入这个高山别墅园吗?

  当然不可能!哥那也是个有脾气有节操的农民!张铁根现在已经打定主意要走了,谁鸟你的爷爷生病啊?去死吧!

  所以,张铁根现在对待这个安然的父亲安大富,自然也是没啥好脸色。

  “原来真的是你张铁根,谢谢你救了我女儿。”安大富微微一笑说道,但是语气却显得很平淡,完全没有见到救命恩人时候的那种激动。

  说白了,人家自认为是高高在上的富豪,心里还是鄙视张铁根这个农民,觉得给予一个农民感谢,还是太过多余了。

  说着,安大富立刻上前伸手,就要跟张铁根握手。

  张铁根强烈地察觉到了安大富心里的那种对他的鄙视,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阴沉。

  他看着安大富伸过来的,肥胖的手,感觉那就是一只猪手,上面似乎沾满了猪粪一样!

  所以,张铁根的脸上,完全是红果果地露出强烈的厌恶的神色,冷冷地说道:“应该的。”根本就不去鸟安大富伸过来的手,拒绝跟他握手。

  安大富眉头一皱,这个穷苦农民居然决绝跟他这样的有钱人握手,德性!草,你以为老子就愿意跟你握手啊?跟你握手后,我回家还要多洗好几次手呢!

  安大富立刻缩回手去,说道:“既然你是来见我们家安安的,那你就跟我走吧。”

  张铁根看着安大富,冷笑道:“不是我来见安然,是安然吵着嚷着要见我,这点你要说清楚。”

  安大富脸色一变,立刻沉下去,这个农民还真是给脸不要脸。他们安家的门,是虽然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的吗?

  “张铁根,注意你说话的态度。你要清楚,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什么人!”安大富很不高兴地说道。

  “哼哼哼哼哼……”张铁根冷笑道,“我不清楚,我也不需要清楚,你是谁,关我毛事?好了,我走了,我现在不想进去,恕不奉陪。告诉安然,以后不准再给我打电话!再见!”

  “你,你这小子什么态度!”安大富怒道。

  他身为安大山的儿子,现在什么时候被人这样顶撞过?顿时气得脸色涨红。

  张铁根撇撇嘴,连再看一眼安大富都懒得。

  走过去,伸手打开保时捷911的门坐了进去,倒车,掉头,扬长而去,扬起地上被风打落的嫩叶,留给安大富一个骄傲的背影。

  安大富很震惊。

  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那辆保时捷911,居然是那个农民张铁根在开的!不由得有些疑惑,张铁根的真正身份了。

  “这个混账的农民,居然敢这样对我安大富!安安那个臭丫头,究竟是不是瞎眼了!”安大富好半晌之后,终于是气急败坏地大叫起来。

  可惜,这时候张铁根早就已经远去多时,过来的是一辆闪烁灯光的急救车。

  安大富丢下司机,自己钻进宝马7,对着那个保安高声嚷道:“你特么还不快给老子开门,信不信我立马一个电话就让你这个穷逼下岗?”

  “啊,是,我立刻开门!”那个保安被吓到了,连忙按下开门的按钮。

  宝马7随即冲入别墅园里面,路边高大的树木的树荫覆盖在车上,显出一幅光怪陆离的奇异画面。

  宝马7最终停在别墅园的18号别墅门口,这里就是安然的家,占地极为广大,有花园、游泳池甚至还有喷泉,真的是非常之奢华。

  别墅的大门自动打开,车子开入车库。

  安大富怒气冲冲地穿过花园,一个管家恭恭敬敬地出来迎接,却被安大富直接无视了。

  进入家里的大厅,里面的装修更是奢华至极,也不知道这样的一栋别墅究竟多少钱。

  “安然那个臭丫头在哪里?”安大富怒气冲冲地对那个管家嚷道。

  管家心里暗自郁闷:这个败家子又被谁给惹到了,还敢来找我们小姐撒气不成?

  但是,安大富毕竟是安大山的儿子,管家还是恭恭敬敬道:“小姐正在厨房给老爷熬药。”

  “让他出来。”安大山沉着脸,坐到沙发上。

  “是。”管家说道,快步去了厨房。

  很快地,安然便很高兴地出来了,笑道:“爸,你回来了啊。”

  “回来个屁!你这个臭丫头的眼睛是不是瞎了,被一个农民救了,给点钱就算了,居然还看上了那样的一个人!”安大富立刻对安然破口大骂。

  “爸,你这是怎么了?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安然连忙过去,惊恐地说道。

  “不明白?你还给我装!你知道刚刚在园区门口,张铁根是怎么羞辱我的吗?”

  啪的一声,气急败坏的安大富,伸手就给了安然一巴掌。看来,这个胖子真的很不待见她的女儿。

  安然捂着脸,二行泪水吧嗒吧嗒地落下来。

  “你这个孽子,你居然敢打我的宝贝孙女儿?”一个雄浑的声音,突然从安大富身后响起。

  安大富听到这个声音,心里不由得一颤,转身一看,果然是他老爹安大山。

  “爸……”

  啪啪,安大山立刻上前,重重地扇了安大富二个巴掌。

  涨红脸怒道:“你成天在外面鬼混,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你打我宝贝孙女就不行!滚,你立刻给我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