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206章 老子火大4更
  【为了庆祝同学们高考结束,耀阳祖师说到做到,今天加爆二更,六更献上,求订阅和打赏,谢谢!】

  第206章老子火大

  见这个保安,一口一个警告,一口一个对你不客气,张铁根本人脾气一向挺好,这时候也忍不住大为光火了。

  “对我不客气?你特么可以试试,叫人来啊?我要是跑,我就不叫张铁根,我特么就是个狗崽子!你叫人啊,我给你十分钟,否则到时候我直接砸门!”张铁根愤怒地吼道,声势极其地霸道。

  那个保安本来就是个狗仗人势的人,这时候被张铁根这一通怒吼,立刻就被镇住了,脸色涨得通红,眼神之中露出一丝的惊恐。

  “你,你这个农民,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叫人,到时候,到时候就是你倒霉了,报警也没用!”保安指着张铁根,色厉内荏地说道,为了提高自己的声调,结果变成了公鸡嗓。

  说着,保安回头抓起桌上的电话,就真的要找人过来。

  张铁根眉头一皱,这个保安还真的是个混帐,真不怕在这里搞事啊!

  于是,张铁根立刻打开车门,抢步上前一把就从窗户探手进去,抓住那个保安的衣领,骂道:“你特么真是给脸不要脸,是不是?”

  这时候,大门口缓缓地停下了一辆蓝色宝马7,后座上面老神在在地坐着中年胖子。

  司机早就看到张铁根和那个保安之间的正直,而且保安岗亭现在还不给开门,就很不耐烦地弄下车窗,探出头去,对着张铁根那边扬声道:“干嘛?怎么那么没有素质,还在这里闹事啊?开门,没看到外面要进去了吗?”

  保安显然认得这辆车子的主人,连忙扯着嗓子道:“您等等啊,这个农民要打我呢!”

  “喂,你这个农民究竟怎么回事?怎么敢这么高级的社区来闹事?你不怕我们打个电话,就可以吃几年牢饭啊?”那个司机很牛x地威胁张铁根道,明显也是看不起,身上一身地摊货的张铁根。

  “我草泥马的牢饭,老子进去之前,就先让你吃不了饭!”张铁根更为光火了,立刻抓起桌上的一个笔筒,就给扔向那个司机的脸上了。

  张铁根手法的准头,那用得着说吗?一扔一个准啊!

  “哎呀!”那个司机惨叫一声,鼻子上面一片乌青,鼻血也跟着下来了。

  那个司机捂着鼻子,感觉手上有什么在流动,连忙拿下来一看,顿时尖叫道:“血,我流血了?你小子居然敢打我?”

  司机顿时大怒,拉开车门就冲向张铁根,脚步颇为沉稳,看来这个人还是有些身手,可能是司机还兼保镖的角色。

  但是,张铁根那是什么人,那可是一代杀手之王,还会怕这样的一个人吗?!

  于是,愤怒的张铁根,现在也不管什么了,立刻抢先上前两步,抬脚就是一脚,重重的踹在那个司机的小腹上面。

  “哎呀!”那个司机,连接近张铁根身边都没有办到,结果就被张铁根一脚踹飞出去。

  碰!

  司机重重的撞在那辆黑色宝马7的车身上面,如同一条死鱼一样,从车上滑到地上。

  “哎哟,哎哟……”张铁根的这一脚可是相当沉重的,那个司机怎么都在地上爬不起来,只能够干哼哼了。

  张铁根鄙视地向那个司机啐了一口,骂道:“草,就这样的狗东西,你特么还敢跟老子较劲!老子打的就是你,你再起来咬我啊!”

  车里的胖子,见张铁根居然一脚踹飞他的司机和保镖,双目之中顿时闪烁一股精光。

  他这才有条不紊地推开车门,从车内下来。

  此人虽然身材肥胖,但是身上是一身的外国名牌货,显得极其奢华。

  就是脖子上套着的那条雨果博斯蓝色领带的价格,都至少是张铁根全身上下地摊货加起来价钱的好几倍,更别说身上更贵的西装和皮鞋……

  两相对比之下,张铁根确实太过穷酸,心知这个胖子,百分之百就是这个司机的老板。

  心说:看来老子真的是在乡下和凤凰山上呆太久了,现在穿衣服都不知道啥叫品位了……

  胖子下车后,看了看那个倒地不起的司机,很是牛x地对保安岗亭里面的那个保安说道:“没用的东西,叫救护车。”

  只是不知道,他口中的没用的东西,究竟是在指那个保安还是说他的司机了。

  “是!”保安连忙恭恭敬敬说道。

  胖子这才得空仔仔细细,上下打量张铁根一番,看到张铁根人长得土里土气,还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地摊货,简直就跟刚从地里跑出来的土豆一样老土,嘴角不由得浮现一个鄙视的微笑。

  “小子,你很有种啊,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居然敢在这里闹事?”胖子冷冷地说道。

  “我张铁根从来最怕搞事,但是耐不住别人总是要跟我生事!那可就由不得我了。”张铁根冷笑道,明显感觉到这个胖子,又在鄙视他这个农民了,感觉非常无语。

  心说:这个狗东西,一个个都狗眼看人低啊!当年要是没有我们农民自己饿肚子交粮交税(想起当年交不起粮,家差点被拆了,耀阳祖师就恨!),你们城里人哪来的钱搞城市建设,搞工业建设?现在要没有我们农民,你们城市人一个个不都得饿死啊?做人要有良心,澳门赌博网站:现在你们富了,就翻脸不认人了?对农民客气一点会死啊?

  但是,那个胖子听到张铁根的名字之后,心里一动,皱了皱眉头,连忙又仔细地将张铁根上下打量一番,真的是越看越老土。

  心说:这个人真的就是安安那个丫头,一直心心念念的那个张铁根吗?她的眼睛是不是瞎了,就这样的一个农民,怎么可能配得上她?不行,我一定要阻止这一切才行。

  于是,胖子连忙镇定了一下,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喉咙,问道:“所以,你就是那个来见我们安安的张铁根,从天南市上来的那个?”

  张铁根听得一愣,想不到这个看起来非常有钱的胖子,居然还认得自己。

  “你认识我?”张铁根奇道,心里同时有些担心,难道是以前自己当杀手时候的客户不成?

  “呃……”胖子顿了顿,说道,“我是安然的父亲安大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