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194章 农民真牛4更
  【本书连爆5天了,接下来几天先保证每天4更,赚点全勤,后面再来爆发。今天的四更继续一起发布,希望兄弟们继续订阅、打赏支持本书,谢谢。】

  第194章农民真牛

  王野峰不是个傻子,立刻知道张铁根的话,其实比他现在立马上去,就跟人家血虎帮的人拼命的做法要理智得多。

  他感激地跟张铁根点点头,说道:“铁根兄弟,血虎帮的人很凶恶,你自己一定要小心。一旦情况不对劲,立刻就跑我这边来。”

  张铁根微微一笑,虽然明知道跑是没有必要,但是还是点头道:“我知道的,峰哥你放心吧。”

  说着,张铁根转身向柳如烟她们那边点点头,向血虎帮的那帮人,优哉游哉地走过去。

  就听到,一个醉醺醺肥头大耳的中年人,正在骂街:“谁特么敢惹老子的人,谁啊……”

  张铁根笑了,他正想着怎样才能顺利把事情解决,想不到肥猪朱守这家伙竟然主动送上门,那事情就简单多了。

  这时候,血虎帮的人见到有人拦路,站在路中间,双手插着裤袋,晃悠着一条右腿。

  人生的土里土气,身上穿着地摊货,也不知值一二百块钱没得,十足的农民一个。

  就这样的一个老实农民,也敢挡住爷们的路咩?简直找死!

  血虎帮的人二话不说冲上去,将张铁根包围起来,只等肥猪朱守一声令下,就把张铁根打死。

  面对着这些混混的包围,张铁根完全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

  但是,张铁根不害怕,并不代表别人不害怕。

  柳如烟她们那边,都紧张地坐不住,吓得花容失色。

  只有魏新晨的还好,显得比较淡定。她掏出自己的警官证,一旦张铁根被打,立刻上去制止。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了到时候。

  王野峰心里也是一紧,手里的杀鱼刀,握得更紧。他的心思,其实跟魏新晨差不多,要是张铁根倒是挨打,他少不得要操刀过去拼命。

  但是,肥猪朱守身边的几个贴身小弟过来,立刻认出张铁根,惊呼道:“张铁根!”

  张铁根的大名,血虎帮的人都听说过。

  血虎帮和血龙帮是血肉相连的关系。张铁根搞血龙帮,还让肥猪朱守吃大亏的事情,早就传开了。

  所以,那些混混一个个露出惊慌神色,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农民。

  心说:就这个农民,真是那个一个人单挑血龙帮的超级高手吗?会不会太假了点?

  张铁根向前走一步,包围他的血虎帮帮众,不由自主地倒退一步,显得颇有些可笑。

  张铁根就一个人,而对方至少有二十个人!

  张铁根露出一丝嘲讽的冷笑,径直向前走,包围圈只好给他让出一条路。

  张铁根啥也没说,啥也没干,居然就让那些混混给让路了?

  这样的不可思议的事情,让那些好事的围观的食客骚动起来,纷纷猜测着那个农民究竟是什么来头,怎么那么牛x。

  同样震惊的,还有王野峰。

  张铁根边走,边从口袋里面掏出半包三块五的哈德门,用打火机点燃。

  微微的火光,和街路灯光映照在一起,照亮张铁根的眉角,烟头的火星一闪一闪的。

  张铁根惬意地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轻轻地上飘,夏夜星空点点。

  他站到肥猪朱守面前,淡淡道:“老猪,还认得出我吗?”

  肥猪朱守的夜生活显然很丰富,今个儿喝了不少酒,神志不清之下,不知是从哪个天上人间被阿良哥拉来的。

  所以,想要让朱守认出张铁根,几乎不可能。

  肥猪朱守打了个酒嗝,伸手指着张铁根骂道:“你特么谁啊?!”

  张铁根出手如电,握住肥猪朱守的那根手指,轻轻地用力。

  “啊呀……啊呀……”肥猪朱守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剧痛让肥猪朱守酒醒过来,一双小眼珠子停在一张冷笑的小帅脸庞上,嘴里还很得瑟地叼着一根一毛七分五的哈德门。

  这么有性格的农民,除了张铁根还有谁?

  朱守的心一沉,心说:这究竟怎么回事?老子怎么又遇上张铁根这个杀神了?草!死定了!

  张铁根松手,从肥猪朱守的小眼睛,看到惊恐的光芒,冷声道:“看清楚了吗?”

  肥猪朱守肯定不愿招惹张铁根这个农民,赶紧赔笑道:“大根哥,你在这里玩啊!打扰你雅兴,真是抱歉!”

  这时候,肥猪朱守不知道在心里把阿良骂了多少遍。

  张铁根淡淡道:“废话少说,你的手下欺压我好兄弟王野峰,你说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大根哥说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肥猪朱守惊慌地说道。

  回想上次,张铁根把哈德门的烟头,插在他个舌头上面,害得他现在再也不敢吸烟的事情,身子一阵颤抖。

  “很好。”张铁根满意地点点头,向阿良哥招招手,说道,“你过来。”

  “这个,这个……老大,救我……”阿良哥哭丧着脸,向朱守求助道。

  “大根哥叫你过去,你特么快过去!”朱守怒道,一脚踹在阿良哥身上。

  “哎呀!”阿良哥痛叫一声,摔倒在张铁根的面前。

  “跟我走!”张铁根伸手一把抓住阿良哥的后劲的衣服,直接拖起来。

  “大根哥饶命,大根哥饶命!……”阿良哥如同狗一般,在地上爬着,被在大庭广众下,拖到王野峰面前。

  王野峰瞪大双眼,极度震惊地看着眼前情景,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都。

  “峰哥,这人现在是你的了,你要杀要剐都可以。”张铁根拿下嘴里叼着的那根哈德门,很潇洒地说道。

  “这个……”事情变成这样,澳门赌博网站:反倒是让王野峰不知所措了。

  “峰哥,我错了,你大人大量,就饶了小弟这回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阿良哥连忙声泪俱下地哀求道。

  王野峰是那种,你跟他硬,他也硬;你更硬,他就拼命的主儿。如今阿良哥这一通哀求,却让他心软了。

  “哎。”王野峰叹息道,“滚!以后不准再到老街来收钱!”

  “谢谢峰哥,谢谢大根哥!”阿良哥千恩万谢地起身就跑。

  朱守那边连忙向张铁根拱拱手,带着人灰溜溜地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