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189章 闹事来了3更
  【本书连爆5天了,耀阳祖天天熬夜码字,顶不住了,接下来几天先保证每天4更,赚点全勤。希望兄弟们继续订阅、打赏支持本书,谢谢。】

  第189章闹事来了

  由于张铁根所在的桌子,距离烤鱼的师父那边不远,所以那个小年轻人说的话,被他们大家听得清清楚楚。立刻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张铁根的目光随即落到那个烤河鱼的师父身上。

  他的年纪约莫三十多岁,留着平头,身高一米七六以上,身体健壮,脸型方正,浓眉大眼,给人以一种非常刚毅的感觉。

  露出t恤的双臂,更吸引张铁根的注意力,非常坚硬有力。

  心说:这个峰哥看来是个练家子,不然身体不会这么强壮。不过,看他的站姿,不像当过兵。再看看。

  那个峰哥放下烤架,用着粗壮的声音,跟那个年轻人交谈了起来,显得有条不紊,不慌不忙,颇有气度。

  张铁根这才知道,年轻人就是离峰哥摊位不远处的一家大排档的小老板,摊位小,自己就一个人单干。

  “又是白毛他们几个?”峰哥问道。

  “不是,但好像和白毛是一伙的。”年轻人答道。

  “看来是找到了帮手,又想要过来老街搞事,收保护费,这群混蛋!”峰哥叮嘱道。“阿宾,你就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跑。待会儿他们要是来了,交给我来处理。”

  “谢谢峰哥。”阿宾感激地说道,就在旁边给峰哥打起下手。

  烤河鱼很快考好,散发出一阵阵焦香。

  峰哥熟练地将之装盘,朗声对他的炒菜师傅道:“老云,动作快点,炒螺快点上,客人都等着吃呢!”

  “好嘞,这不就好了吗?”老云乐呵呵地说道,熊熊炉火,照的他的脸膛成了红色的,满头大汗的。

  将炒螺丝出锅装盘,递给那个峰哥。

  峰哥端起二个盘子,大步走到张铁根的桌子放下,微微一笑,说道:“烤河鱼和炒螺丝好了,诸位慢用。还有一份,很快就一起上来。”

  他的目光只是很淡然地在几个美女身上扫过,并没有多流连,然后跟张铁根的目光相碰。

  峰哥突然一怔,精光突然一闪,跟着隐去,连忙避开张铁根的目光。

  “诸位慢用。冰啤酒在冰柜里面,大家可以自己去拿,结算的时候轻点酒瓶就行。”峰哥说着,转身就要走。

  “峰哥是吧?”张铁根叫住峰哥,笑道,“我们今天是第一次来老街,听说这里的夜啤酒是整个天南市最出名的。你在这里做大排档很久了吗?”

  “有三四年了。”峰哥微笑道,还是比较热情的。

  “哦,那你之前是做什么的呢?”张铁根追问道。

  “也没做啥,就一直只是做点小营生而已。”峰哥说道,“客人,澳门赌博网站:你们先吃着,我那边比较忙。我先走一步,你们大家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打声招呼就成。”

  “好的。”张铁根点点头说道,这才起身去冰柜拿来几瓶啤酒,给大家的被子都满上。

  张彩萱已经十五岁,算是可以喝点酒的年纪,所以张铁根也给她倒上,让她很是高兴和兴奋,觉得自己像这些姐姐们一样,也是一个大人了。

  柳如烟等人看着热气腾腾的炒螺丝和烤河鱼,早就已经馋地都要流口水,这时候扬声说道:“来,大家,大家先干一杯,然后开吃!”

  “干咯……”

  大家兴高采烈地说道,被子碰在一起。

  一杯冰啤酒下肚,原本夏天感觉身体的燥热,立刻消失无踪,全都忍不住舒服地啊了一声。

  “舒服!怪不得晨晨会说,夏天大家都来这里吃冰啤酒,果然名不虚传。”张铁根忍不住赞道,然后看向张彩萱,她也喝了一大口,学着大家的样子也啊了一声。

  笑道:“妹,能喝酒不?”

  张彩萱立刻猛点头,笑道:“虽然味道不咋地,但是能喝。”

  张铁根呵呵一笑,道:“能喝就慢慢喝,今天这杯啤酒你可是要喝完了。”

  “好啊!”张彩萱笑道。

  “好了,大家吃菜吧!”柳如烟笑道,温柔地先给张彩萱夹了一块鱼肉。

  然后,她看了看一边的柳晴春,也给她夹了一块,柔声道:“多吃点。”

  如此简单的一个动作和一句话,说实话,柳晴春想要不感动都不可能。柳晴春似乎想要跟柳如烟道谢,但是却是跟着低下头,默默地吃了起来。

  一切都在不言中。

  张铁根看着小姨子忸怩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这个小妮子平时对别人动不动就撒娇,这个时候反倒是说不出话来了。

  然后,她看到魏新晨和安然在一旁,显得有些被冷落的样子,便也给她们都夹了一块鱼肉,笑道:“大家今晚一定要多吃一点哦。”

  “谢谢。”安然很高兴地说道。

  “你自己也多吃点,我自己来,你不用管我。”魏新晨柔声说道,眼角撇了撇嘴张铁根,低头吃了起来,万般的心思暂时被她收起来,露出很是满足的神情。

  然后,大家又喝了两杯,气氛重新变得热络起来。

  杯盏交错之下,大家的话匣子也打开了,这冰啤酒吃的真是很有意思。

  “各位大哥,我们这是小本生意,没有多少收入,傍晚时候城管已经收过一次钱,你们现在再来,我们真的负担不起啊!”说话的是一位干瘦的中年人,也是旁边的一个大排档的小老板。

  “你母亲的,城管是城管,我们是我们,老子管你给谁交过钱,反正老子的这份,你就一定要交齐了才行!”一个三十岁左右,脖子上戴着一条金链子,体格彪悍的家伙,气势汹汹地吼道,身后还跟着一群打手。

  “这位大哥,我们真的很困难。我们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也就赚那么一点钱,哪里还有钱给你们交啥场地费啊!”中年人看着眼前的这些气势汹汹的家伙,苦苦哀求道。

  “老子管你家死活啊!我警告你,以后这一片谁也跑不掉,每天都要交场地费,否则就别想在这里做生意。快点交钱,我们阿良哥很忙的,待会儿还要去见我们血虎帮的帮主!”一个头发染成白色的年轻人,立刻上前叫嚣道。

  看此人头发的颜色,应该就是那个阿宾,刚刚口中提到过的白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