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182章 快乐女声6更
  【兄弟们,本书在上架第五天,一如既往十更爆发送上,请订阅和打赏支持。谢谢。】

  第182章快乐女声

  张铁根和柳如烟把给子衣服穿回去,偷偷摸摸地出卫生间跑回自己的屋里换衣服去了。

  然后,这二人各自换好一身干爽的衣服,这才一起走回客厅。

  柳如烟此时的脸上,还是红晕未消,眼角之中还带着一丝迷离,显得那个千娇百媚。

  被男人给滋润得心满意足之后的女人,果然都会变得异常风姿绰约!

  再看张铁根,现在是一副精神奕奕、神采飞扬的架势,整个人看起来好像又变帅了一点,再也看不出刚才进门时候的落汤鸡的模样。

  这二人一出现,让客厅的四女都看得是一怔,心里都在说:这二人进去里屋出来之后,怎么好像都大变样了呀!

  但是问题是,具体二人身上有什么大变样,她们四女一时之间又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见到四女的目光,全都刷刷地落到她跟张铁根二人的身上,回想起刚才她跟张铁根在卫生间里面干的事儿,柳如烟俏脸微微地一红。

  轻咳一声的柳如烟,连忙镇定心神,道:“都看什么呢?”

  “姐,我发现你这一进一出之间,怎么整个人都变得漂亮了呢!”柳晴春好奇地说道。

  魏新晨她们三个,立刻猛点头表示赞成。

  柳如烟当天晚上被张铁根给滋润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气色总是会变得特别号,皮肤更是会变得更加水灵。

  所以,她这样被柳晴春说,那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还是比较能够应付得来的。

  不过,这次有安然这个外人,还有一个还在上中学的小姑张彩萱在场,柳如烟心里不由得是一阵心虚,顿时闹了个红脸。

  “哪有?”柳如烟连忙否认道。

  “怎么没有?你看,脸色都变得粉红嫩滑的呢!”柳晴春道,“而且,还换了新衣服了呢!姐夫,你说是不是?”

  张铁根的心里那个一阵得瑟。

  心说:这男人要是真的有能力,总是能够像老子这样,把自己的媳妇儿滋润的越来越水嫩的了。不要看整容广告,要向男人索要!嘎嘎嘎嘎……

  “姐夫,你笑什么呢?怎么笑容看起来那么猥琐呢?”柳晴春不满地说道。

  “啊,我笑了吗?没有吧。”张铁根连忙一脸正气地说道,然后扭头看了看柳如烟,点头说道,“嗯,我媳妇儿也不知道刚才在里屋,都偷偷地干了些啥,现在这一出场,果然变得越发地艳光四射了。”

  柳如烟顿时心里一阵气苦,心说:这个混蛋的张铁根,这时候不但不帮人家解释,居然还敢取笑我?看我怎么治你!

  柳如烟立刻偷偷地伸手,在张铁根的腰上掐了一下。力道不重,澳门赌博网站:像是蚊子叮咬一样,有些舍不得弄疼自己的男人……

  张铁根眉头轻轻地一皱,腰上有点疼的,猜到柳如烟的心思后,嘴角微微地上扬了起来。

  别人可能没有看到柳如烟和张铁根之间的小动作,但是安然坐的位置,却是正好全都将之看到了。

  安然的心里一沉,知道张铁根与这个美丽又风情万种的柳总之间的关系,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心说:要是柳总真的是铁根的女朋友的话,那我这次是不是白来了呢?

  想到这里,安然的心里不由得感觉一阵失落,如同外头山上暴风雨中无助的草木一般。

  “哪有!我一直都是这样天生丽质的,好不好!”一向冷艳的柳如烟,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臭屁的话来,顿时就把大伙儿都逗乐。

  “是,是,我媳妇儿当然是最天生丽质的了!”张铁根连忙奉承地笑道。

  “对了如烟姐,刚刚安小姐说,她有听到里屋传来女人痛苦的声音。你有听到吗?”魏新晨这时候问道。

  柳如烟闻言,不由得瞪大了双眼,俏脸扑腾又红了。

  心说:什么“痛苦的声音”?刚才铁根那么卖力,我简直是在腾云驾雾一般,会痛苦吗?登上极乐世界还差不多!小丫头啥都不懂……那可是快乐女声。但是,这种事情要人家怎么说得出口……

  于是,灵机一动的柳如烟,连忙说道:“没有听到啊,也许是外面的风雨声太大,安小姐听错了吧。”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魏新晨赞同地点点头。

  “可是,我真的好像有听到女人嗯嗯啊啊的声音的。”安然有些想要争辩地说道,看来骨子里也是比较倔强的性格的一个人。

  “我是没有听到的。”柳如烟红着脸,一推二作五,说道,“不信你问铁根。他刚刚不也在里屋换衣服吗?”

  众人的目光立刻全都盯在张铁根的身上。

  刚才的事情,那是谁干谁知道!

  张铁根脸皮一向很厚,想起刚才丢下客厅的四女,自己跟柳如烟躲在卫生间里面战得忘乎所以,感觉回味无穷。

  “是这样的吗媳妇儿?我好像是听到卫生间里面,还是哪里,是有传来一种有些奇怪的声音吧。”张铁根坏坏地看着柳如烟笑道。

  “是吧,我就说是有奇怪的声音的。”有了张铁根的支持,安然顿时信心增加。

  柳如烟绝对想不到,张铁根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叛变,心里不由得一阵气苦。

  心说:张铁根你这个大坏蛋!偷吃不知道抹嘴不是,你还主动当众招供啊?真是气死我了!

  说着,伸出白嫩嫩的小手,这次毫不客气地用力,掐在张铁根的腰间软肉上面。

  张铁根疼得脸色都变了,自找的,有木有。

  忍,忍……我忍!

  张铁根硬是挤出一个灿烂的微笑,道:“不过,我现在仔细想了想,那好像是屋外面的呼呼风声,不是人叫的声音。其实,那种声音不但不难听,而是很好听,我就挺喜欢的,好像叫做天籁之声,对不对?”

  众女目目相觑,这个张铁根究竟咋回事,怎么尽说胡话,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

  柳如烟自然是听得懂张铁根的话里的意思,感觉一阵莞尔,这个张铁根真是的,这是故意要玩死人呢!这才将手放开,让张铁根松了一口气。

  “下次要是再敢乱说话,小心我掐死你。”柳如烟“恶狠狠”地警告道。

  “遵命媳妇儿!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张铁根连忙说道。

  这个家里的夫纲,日后要继续地不振了。